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法制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富亲戚帮穷亲戚咋帮来横祸

分类:法制故事   更新:2015/6/12   来源:本站原创

  2011年1月17日晚10点左右,西安市公安局碑林分局突然接到报警:一个15岁的初中女生当晚遭人绑架,歹徒向其家属勒索巨款62.6万元!警方迅速出动,并于18日凌晨3点左右,在城郊的一条公路上将女孩成功解救。随车的两名歹徒,一人被捕,一人逃逸。

  3天后,最后一名犯罪嫌疑人归案。令人愕然的是,3名犯罪嫌疑人中,年仅19岁的女孩柳艳,竟然是被害人的亲表姐,多年来其全家一直受被害人事业有成的父亲的帮助。那么,柳艳为什么会伙同他人绑架自己的表妹?这个案件,又带给人们怎样的思考呢?

  富姨夫救助外甥女一家好心却落下怨恨

  柳艳1991年3月出生于湖北省十堰市郧西县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她父亲柳富良是个泥瓦匠,母亲严琼在家务农,她还有个大她1岁的哥哥柳英。严琼的姐姐严梅嫁给了在郧西县一家国营仪器设备厂当技术员的魏大鹏。魏大鹏早些年带着全家人辗转到西安市打拼。靠着聪明能干,短短几年间,魏大鹏就赚下了千万身家,过上了有房有车的富裕生活。

  2005年底,严琼患上了慢性肾炎,这场病将她家也拖垮了,女儿柳艳和儿子柳英为此不得不先后辍学。正当柳富良发愁时,远在西安的魏大鹏突然向他们一家伸出了援助之手,不仅愿意承担严琼的大部分医药费,还盛情邀请他们全家到西安生活。柳富良感激涕零,2006年2月,他带着全家人,风尘仆仆地赶到西安。

  魏大鹏带着妻女接到柳富良一家后,请他们吃了一顿丰富的午餐,随后,把他们安排在一套120平米的大房子居住。几天后,魏大鹏不仅帮柳富良在附近的建筑公司找到了一份工头的工作,还要给柳家姐弟联系学校上学。柳富良过意不去,连连推辞:“我们哪还好意思麻烦你帮他兄妹俩联系学校,他俩已经辍学了,不如先让他俩出去打工吧。”魏大鹏没再坚持,安排柳英和柳艳到他的公司上班,让柳英当销售员,柳艳负责管仓库,每人每月1000元工资。

  柳艳像父母一样,对姨夫的热情帮助心存感激之心。因此,她除了尽心尽责地做好本职工作,每次看见姨夫,主动给他递烟倒水。她还经常帮大姨做饭、打扫卫生,陪表妹魏琳琳玩。

  柳艳的工作是库管,每天对着那些油腻腻的零件,让爱美的她逐渐心生厌烦。而在大城市熏陶了几个月后,柳艳的心思也活起来,上班时,她开始学着城里的姑娘化妆,平时买些时髦的衣服。魏大鹏是个实在人,见外甥女变得“时髦”起来,就不时恨铁不成钢地摆出长辈的架势训斥她。有一次,柳艳正在专注地化妆,魏大鹏恰好走进了仓库。他看见柳艳在往脸上抹东西,很生气,当着另外两个库管的面,大声地说:“你应该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每天把自己的脸抹得跟猴屁股似的,给谁看啊?真是没有出息!”柳艳被他训得脸红一阵白一阵,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后,出于长辈的责任感,魏大鹏经常教训柳艳,还经常向柳艳的父母反映她工作上的毛病。有一天,柳艳的爸爸严厉地对女儿说:“你姨夫为你安排了那么好的工作,你为什么不好好干?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柳艳觉得十分委屈,可不知道该如何向父亲解释。此后,柳艳对魏大鹏有了成见,觉得他故意刁难自己。

  魏大鹏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也许是当老板当惯了,他对柳艳的父亲和哥哥也经常是吆喝来吆喝去的。 这令处在青春叛逆期的柳艳很不爽。

  有一次,魏大鹏邀请柳艳全家去他家里吃晚饭,柳富良进屋后,突然内急,于是,他顺手把脏兮兮的外衣往沙发上一扔,就往卫生间跑去。结果,严梅硬说柳富良故意把他家上万元的沙发弄脏了,并指责柳富良“不讲究卫生”“一辈子只配做农民”。 魏大鹏也在一旁强调:“你都来城里这么长时间了,不讲卫生的坏习惯怎么还没改?”柳富良只是低三下四地赔不是。柳艳看在眼里,气得浑身发抖。可她强忍住心里的怒火,没有说什么。

  此后,柳艳对魏大鹏一家的印象越来越差,觉得他们仗着有钱,给了点儿小恩小惠,便肆无忌惮地欺负自己一家人,她恨不得马上离开那个没有尊严的地方。

  有一次,柳艳用自己积攒了几个月的钱,买了一件价值500多元的时髦外衣。魏大鹏听说后,很痛心地骂柳艳:“你妈妈有病,家里非常需要钱。可你却不惜花钱买衣服,你还有没有良心!”这次,柳艳终于忍不住了,对姨夫大喊:“我是用我的血汗钱买的这件衣服,没用你的钱,你凭什么管我?你又不是我的父母!”魏大鹏万万没想到柳艳会跟他说出这番话,气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事后,魏大鹏把柳艳跟他吵嘴的事情告诉了柳富良。晚上,柳富良不听女儿的解释,狠狠地打了她一耳光:“你姨夫对我们一家这么好,你却好心当成驴肝肺,那样对人家,真是不懂事!”柳艳流着泪没有解释什么,但对姨夫的怨恨又增加了很多。

  2007年底,为了不再生活在姨夫的“阴影”里,柳艳提出想随一个女友到福建打工,她想赚大钱,好在富亲戚面前争口气。魏大鹏听说后,不由自主地摆出老板的架势,说:“难道我对你不好吗?你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打工?”柳艳吞吞吐吐地说:“我不想麻烦姨夫……”魏大鹏一听,更来气了,训斥道:“你妈身体不好,难道你真的不想管她吗?真自私! ”

  柳艳不愿意再跟他辩解,一气跑了。几天后,她偷偷地收拾好东西,去了福建。魏大鹏得知后,气得直接跑去找柳富良:“柳艳怎么说走就走?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在背后骂我开个公司连外甥女都容不下!”柳富良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拼命递烟,窘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偏执的柳艳后来从哥哥口中得知老实父亲被姨夫“欺负”,恨不得打姨夫一顿。

  柳艳只有17岁,出去后,她才体会到谋生的不易。在福建一家电子公司的流水线上蓬头垢面地干了5个月后,柳艳再也吃不消了,2008年10月,她只好灰溜溜地回到西安。柳艳的母亲买了很多礼物,带着女儿来到魏大鹏家,一个劲地说好话。随后,柳艳试探着提出:“姨夫,我能再到你公司上班吗?”魏大鹏眉头一皱:“柳艳,看在你妈的分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踏踏实实地干,不能再任性了。”柳艳连声答应。

  此后,柳艳每天待在仓库里安心工作。可是,魏大鹏对她的要求依旧严格,她若有过错,还是毫不留情地训斥她。柳艳在他面前始终有种直不起腰板的感觉。慢慢地,她讨厌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发誓一定要赚到大钱,让这些富亲戚们刮目相看。

  “恨铁不成钢”惹祸落魄恋人化身鸳鸯绑匪

  一晃到了2010年7月。魏大鹏公司的仓库位于劳动南路,距离仓库不远处,有一家规模颇大的家政公司。两家公司的员工之间关系比较融洽,经常见面打招呼。那家家政公司有一个身高1.85米、长得一表人才的帅小伙,别人都叫他“徐经理”。慢慢地,情窦初开的柳艳对这个名叫徐涛的小伙子产生了好感。

  7月15日下午,柳艳走出公司,正想发动电瓶车回家,徐涛突然笑着凑过来,问:“我今天没开车,你能捎我一段路吗?”柳艳脸一红,竟说不出拒绝的话。就这样,两人很快熟络起来。虽然徐涛是家政公司的经理,每天却显得无所事事。只要魏大鹏不在公司,他就开着他的福特福克斯轿车,带着柳艳满西安地转悠。

  8月初的一天晚上,徐涛把柳艳带到一家格调很高雅的西餐厅吃饭。席间,他给柳艳献上了一大束玫瑰花。柳艳无力抵挡他的追求,当晚,在一家酒店的房间里,她和徐涛跨越了男女底线……激情过后,柳艳问起徐涛的家庭状况,他这才坦言相告,原来时年27岁的他两年前就已结婚,妻子马慧兰在高新区的一家公司上班,儿子已经1岁多了。

  柳艳听罢,气得浑身发抖,半天才号啕大哭起来:“你们谁都欺负我,骗我……”哭着哭着,她把来到西安以后,在姨夫那里所受的欺负与冷落等,也一并倾泻出来。说来也怪,柳艳的哭诉仿佛触动了徐涛的心事,他眼圈泛红,说:“没想到我们俩同病相怜!”原来,徐涛中专毕业后,就一心想着创业,可是,他先后做过几种生意,都以失败告终。而他亲哥徐宏的事业却发展得异常顺利,那家家政公司就是他的生意之一。虽然徐涛在那里挂着个经理头衔,可谁都没把他当回事……而每当徐家老小聚会时,徐宏就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徐涛则蔫蔫地坐在一边,一言不发。徐宏的老婆也趾高气扬,经常用讽刺的语调与马慧兰说话,妯娌间暗潮涌动。回到家,马慧兰就老戳徐涛的额头出气:“你怎么事事都要靠你哥,什么时候你能有点儿出息?让我也好扬眉吐气一把。”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