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法制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妻妾协议好荒唐

分类:法制故事   更新:2015/6/12   来源:本站原创

  2008年8月21时许,海南省海口市某居民小区的一个居民楼里突然传出女子凄厉的尖叫声。随之,一个年轻女子浑身是血跑了出来,大喊救命踉跄着跑了几步就歪倒在门前的地上,不省人事。围观人们叫来了保安,同时拨打了120急救电话和110报警电话。警察赶到后询问女子是哪家的,大家都说,这个女子好像是陈世杰家的保姆……

  正在人们百思不得其解陈世杰家的保姆怎么会浑身是血出现在小区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挥着刀追出来,嘴里大喊着: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贱人……

  这个拿刀的女人,是陈世杰的妻子柳青青。五分钟后,警察带走了柳青青,救护车和警车相继鸣叫着,离开了。

  此时,A座二单元402室,柳青青和陈世杰的家里,橘黄色的灯光朦胧,因车祸去世的陈世杰的遗像挂在客厅中央,面容平和。屋子温馨淡雅,仿佛诉说着一个幸福家庭的静世故事

  这个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美丽转弯:俏丽保姆进驻幸福家庭

  陈世杰和柳青青本是一对幸福的鸳鸯。陈世杰在政府部门做事,薪水虽不高,但他和人承包了一个运输公司,利用公务员的人脉,生意做得风生水起。柳青青在一个公司做会计,工作安稳清闲。他们买了房、车,儿子在最好的寄宿学校读书。夫妻二人多金,恩爱,美满,很让人羡慕。

  2003年春天,柳青青的母亲不小心摔断了腿,生活不能自理。两个人都有工作,分不开身来照顾老人。陈世杰便托人给岳母家找了一个保姆。

  保姆叫赵晓华,来自安徽凤阳,高中毕业后,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辍学打工。赵晓华勤快又能干,深得老人喜欢。柳青青和陈世杰对赵晓华的表现很满意,母亲的腿伤好了以后,柳青青接着请赵晓华到自己家里帮忙。陈世杰没有反对,一来,家里确实需要有个人做家务,二来,赵晓华水灵、清透,又读过不少书,如果不是生在农村,该是个很养眼的女孩,他对赵晓华有种说不出的怜惜之情。

  赵晓华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每天都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在陈世杰家呆了两个月,陈世杰发现,赵晓华不仅会做家务,还喜欢写些小文章。这勾起了陈世杰的文学梦,他从小就喜欢读书写字,可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考大学的时候,就舍弃了文科,毕业后从政、经商,离文学越来越远了。他的周围也是一些政客和商人,相比起来,秀气的小保姆赵晓华,就像山谷里的一株幽兰,清新而脱俗。陈世杰对她渐渐生出了别样的情愫。

  在赵晓华的启发下,陈世杰也开始尝试着写作,再由赵晓华润色着墨,然后投到各报纸杂志。他们的文章陆续刊登了,陈世杰很高兴,将稿费分给赵晓华一半,他说,这本该是两个人的劳动成果。赵晓华没有拒绝,望着报纸上发表的文字,她年轻的脸上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事情如果按照合理的轨道发展下去,无疑,聪明灵秀的赵晓华就能很快跳出农门,以自身的努力和才华赢得活着的尊严。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命运的力量太强大,向前迈出的步子,没有回头的可能。

  2003年5月,海南的天气已经很热了。一个周末的午后,陈世杰感冒在家休息,柳青青一个人回娘家。赵晓华端了开水送给陈世杰吃药,那天赵晓华穿了浅粉的吊带裙,肌肤雪白,刚洗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扎,披散在肩头。床上的陈世杰心里一动,接过水杯的手,就势握住了赵晓华的手,赵晓华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她有点不知所措,但是她并没有把手抽出来。

  窗子开着,微风徐徐入耳,一个孤男,一个寡女,共处一室,拉着手,四目相对,默默无语。他青睐她的青春,她中意他的成熟魅力,这个情景给两个人日后的孽情奠定了香艳的基础。

  男女那点事,往往一发而不可收拾,探到一点甜头,就想吃一大口。不出两天,他们就突破了最后的道德防线,上了床。

  事后,赵晓华哭了,陈世杰拉着她的手说:别怕,我会对你好的!单纯的赵晓华把这句话当成了一个爱的诺言。以后只要有机会,她就和男主人陈世杰腻在一起,陈世杰也尝到了甜头,每天趁柳青青上班后,就找借口偷溜回来和赵晓华厮混。

  俗话说,上的山多终遇虎。半年后,不知是出于偶然还是柳青青有所察觉,她上班时间突然回家,将一对赤条条的男女捉奸在床。

  柳青青气得差点晕过去,上前先给了赵晓华一个耳光,又一把将胡乱穿衣服的陈世杰揪到书房,问:你想怎么样?是不是想离婚?

  陈世杰不假思索地说:不想。

  柳青青说:那好,你拿出一个不想离婚的样子来。说完,就走了。

  陈世杰走出书房,见赵晓华正躲在自己的屋子哭泣,很是心疼,可是,他并不愿离婚,孩子、财产、房子、社会关系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他只好狠下心来对赵晓华说:她现在知道了,你还是走吧。

  赵晓华听到信誓旦旦说爱她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心如刀绞,她愤怒地起身,给了陈世杰一个耳光,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提起行李就走。看到娇俏的小情人要离开,陈世杰充满了不舍,他一把将赵晓华拉到怀里,哽噎着说:晓华,不要离开我……

  为保面子:忍辱签妻妾荒唐协议

  柳青青是个很能想得开的女人,丈夫和保姆上床,她并没有觉得是天塌了的事情,在她看来这只不过是男人图一时新鲜。所以,气归气,她没有将这件事闹大,而且出事后,她发现陈世杰老实多了,不但第一时间将保姆辞退,还争着做家务,每天等柳青青下班时,他都已经在家把饭做好了。柳青青既往不咎,一家人又其乐融融地过回从前美满的日子。

  2005年3月,陈世杰运输公司的合伙人在一次事故中摔断了腿,他得接手打理运输公司的生意,于是,陈世杰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这一次柳青青多了个心眼,她在上班时间请假偷偷跑到了丈夫的运输公司,透过调度办公室的窗户,她看到了让她愤怒的一幕:只见赵晓华依偎在丈夫陈世杰身边,两人亲昵地分吃一个苹果。

  柳青青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满脸怒容地踹开了办公室的门,等待着丈夫给一个说法。

  这次,陈世杰表现得很干脆,他没有解释没有求情,当着赵晓华的面,他提出了离婚。

  柳青青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凭本能,她很想将这一对狗男女乱棍打死!可是,这样一闹,丈夫被小保姆夺走的家丑必然张扬出去。柳青青是个好面子的女人,这些年她一直顺风顺水,羡煞了周边的姐妹,如果让别人知道了她被保姆抢走了丈夫,指不定怎么笑话她呢?

  看着丈夫鬼迷心窍的样子,柳青青又气又无奈,她气结地指着陈世杰的鼻子:你考虑清楚后果!转身就离开了。

  回家的柳青青慢慢冷静下来,理智地分析离婚的后果:离婚对自己来说无疑是一点好处也没有,陈世杰每月挣的钱是她的十倍,如果离婚,那么这些钱就理所当然属于小保姆支配了,她不甘;房子车子虽然都买了,可是,还有贷款,再加上孩子昂贵的学费,少了陈世杰,她一个人应付不来;更何况,怎么能让大家笑她被保姆抢了丈夫呢?

  思前想后,面对非要离婚的丈夫,柳青青痛哭着做了让步,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和孩子的心灵健康,柳青青和赵晓华签了个荒唐协议。

  协议规定:赵晓华可以和陈世杰保持关系,但是,赵晓华得搬回家里住,身份依然是保姆,而且还要负责家人饮食起居,白天二人不得往来,不能在亲朋好友面前露出端倪;由陈世杰供养赵晓华的吃住,不单独给她钱,所有的钱都要交给柳青青;陈世杰每月有四个晚上陪赵晓华,其余时间陪柳青青。

  柳青青想,丈夫只是一时的迷失,总有厌倦的一天,将赵晓华控制在自己眼皮底下,一方面好寻找合适的契机将其扫地出门;二来,也能监控张世杰是否偷偷把钱给小情人,这样一来丈夫和家产还是她的。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