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儿童][童话][成语][寓言][哲理][幽默][百姓][校园][历史][口述][创业][科幻][民间][惊险][侦破][恐怖][法制][情感]【优生】[怀孕][妊娠][新生][婴儿][幼儿][学前]
早教】[为什么][第一时间][科普][游戏][笑话][童言][心理][托幼]【家教】[家教][亲子][家园][家长][误区][合作][家庭][专家]【管理】[目标][制度][园长][经验][法规]
保育】[安全][防治][疾病][营养][发育][保健][护理][用药]【教案】[大班][中班][小班][托班]【总结】[小班][中班][大班][托班][幼儿园][教研][后勤][保健][各科][个人][其他]
课程】[早教][智能][蒙氏][感觉][奥尔夫][珠心算][识字]【研究】[探索][特殊][乡村][策略][游戏][心理][音乐][社会][数学][环保][绘画][互动][语言][英语][环境][区域]
资料】[评语][文稿][随笔][案例][说课][成长][演讲][个案][观察][党团]【专题】[衔接][托班][小班][中班][大班][合作][环境][活动][户外][计算机][入园][课改][语言][科学]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法制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为您提供好资源,是我们的快乐!

万恶的赌约

分类:法制故事   更新:2015/8/10   来源:网络

  酒过三寻,菜过五味。本想就此散了,我正起身要走,可成彬却突然急赤白脸的拉住我,"哥,别走,今晚陪我,待会咱俩找个小姐乐呵乐呵去。"

  "哈哈!说啥呢,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出了名的‘妻管严’,就你也敢找小姐?!"我笑着,讥讽他。

  "哪个不敢了?!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成彬在强词夺理,但他的话里分明含着隐情。"兄弟,咋了这是?"我急忙询问。

  只见成彬一仰脖,又灌下一杯二锅头,面红耳赤的,接着就语无伦次起来,"哥,我的亲哥。你今晚必须陪我,我郁闷、我难受啊。"成彬突然垂胸顿足,嚎啕大哭起来,他的举动把我吓了一跳,"兄弟,到底咋了?"

  "我***的不是人啊,我就是个大王八,老婆被人偷了,我还帮人家数钱,我***的就是个窝囊废啊!"成彬一边拍打着桌子,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似乎在说胡话。他的话让我如坠雾里,我是一句也没听懂。

  "兄弟,你真的醉了,别喝了。"我赶忙夺下他手中的酒瓶,"跟哥好好说说,到底是咋了?"

  "我没醉。哥,我真的没醉。"成彬打了个酒嗝,定了定神,把我按在座位上。

  "没醉?没醉,那你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呢?"我不客气的训他。

  "你还不知道吧?我戴了绿帽子了。我老婆在外面有情人。"成彬狠劲地点戳着自己的头皮,话语雷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张虹不是那样的人。"我立即提出抗议,"不许你对张虹如此的污蔑。"

  "我这么说,你可能不信,或者说我是多疑,但这是真的。"成彬继续解释,"前天,我突然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让我拿钱去赎人,说张虹涉嫌违法,当时,我也不信,还说他们搞错了,但他们坚持说她与一个男人在宾馆里开房时,被民警逮了个正着,现在被定性为"嫖娼",当然了,涉嫌"嫖娼"的不是张虹,而是他的情人,张虹被定为"娼妓".俩人都被关进了拘留所,说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要被拘留15天,罚款5000元,让我去交罚款。"

  "啊!这不是真的吧?"我当时真的被成彬的话给雷倒了,说什么也不信。

  "问题的关键还不在这里。等我赶到派出所后,才发现与张虹开房的男人不是别人,是我的顶头上司李昌久啊。"

  "啊!"我一时无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成彬。

  只听成彬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更想把他们俩给撕碎了,只可惜我见不着他们。"

  成彬说完这些话后,又开始喝酒,我没有阻拦,而是陷入了沉默。成彬则一边喝酒,一边说着脏话,骂的极其的难听,只是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张虹是我老婆的大学同学,也可以说是我老婆的闺密,当年还是我把张虹介绍给成彬的,老婆说她的人品绝对可靠,人长的又特别的漂亮,既温柔又贤惠,很会过日子,家里家外,侍弄的井井有条,更把个成彬管理的老老实实,服服帖贴的,以至于我们常常开涮他,说他是个妻管严,怕老婆,而成彬呢,则不以为然,还时常引用赵本山的一句名言"怕,就是爱"来对付我们。

  我是绝对不相信张虹会干出那种事的。我决心帮成彬查个水落石出,因为我是一名律师。

  第二天,我就赶到了拘留所,办理了相关会见手续,我见到张虹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哭了。好半天,我才从张虹的口中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同时也得知了一个更惊人的秘密。

  原来,事发那天,成彬在外地出差,李昌久打电话给张虹,让她到宾馆里来找他,说要告诉张虹一个关于成彬的重大秘密。张虹本不愿意去,但李昌久说,如果她不来,成彬就会有牢狱之灾。张虹一听吓坏了,也信以为真,于是,就急忙去了李昌久开好的宾馆。

  张虹到了宾馆后,当时李昌久还在棋牌室里打牌,见张虹来了,就让别人替他打,自己则带着张虹上了楼。一进房间,李昌久就说,成彬涉嫌挪用单位的巨额资金去炒股,问张虹知道不知道。张虹说,成彬喜欢炒股他是知道的,但没听说他买的特别大啊。李昌久却告诉他,不知道并不代表没有,成彬确实挪用了单位里200万元的资金去炒股了,现在股票被套牢,抽不出来,而不久集团就会派会计师下来查帐,到时候势必会东窗事发,他身为财务科长很难保的住他。张虹当时被吓坏了,急忙问,那可怎么办呢?李昌久不慌不忙地说,也不是没办法,只要张虹答应她一个条件,他就有办法把事情给解决了。

  条件是——要求张虹陪他上床。张虹因为太爱成彬了,在再三思索权衡之下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