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儿童][童话][成语][寓言][哲理][幽默][百姓][校园][历史][口述][创业][科幻][民间][惊险][侦破][恐怖][法制][情感]【优生】[怀孕][妊娠][新生][婴儿][幼儿][学前]
早教】[为什么][第一时间][科普][游戏][笑话][童言][心理][托幼]【家教】[家教][亲子][家园][家长][误区][合作][家庭][专家]【管理】[目标][制度][园长][经验][法规]
保育】[安全][防治][疾病][营养][发育][保健][护理][用药]【教案】[大班][中班][小班][托班]【总结】[小班][中班][大班][托班][幼儿园][教研][后勤][保健][各科][个人][其他]
课程】[早教][智能][蒙氏][感觉][奥尔夫][珠心算][识字]【研究】[探索][特殊][乡村][策略][游戏][心理][音乐][社会][数学][环保][绘画][互动][语言][英语][环境][区域]
资料】[评语][文稿][随笔][案例][说课][成长][演讲][个案][观察][党团]【专题】[衔接][托班][小班][中班][大班][合作][环境][活动][户外][计算机][入园][课改][语言][科学]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法制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为您提供好资源,是我们的快乐!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分类:法制故事   更新:2015/9/22   来源:网络

  救命之恩

  孟庆东坐了六年牢,这天终于到了刑满释放的日子。站在监狱的铁门外,大口大口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他不由得感到一阵茫然,不知道该到哪里去。

  父亲在他入狱当天心脏病发作死了,现在他已经没有一个亲人。他发了会儿呆,最后决定直接去找周老蔫的家人。去年在监狱里劳动改造时,吊车的钢丝绳突然断裂,几吨重的集装箱如泰山般当头砸了下来,当时他吓呆了,根本不知道躲闪。周老蔫奋不顾身地冲上来,把他推了出去,自己却被砸成了肉饼。

  四十多岁的周老蔫在那群抢劫、伤害、贩毒的罪犯中间,就像狼群里的羊,活得战战兢兢,偶尔有人踢他一脚、打他一拳,他从来不敢反抗。盂庆东是因为诈骗罪案发入狱的,在里面的地位也比周老蔫高不了多少,于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成了朋友。周老蔫说他当年在街上摆了个烧烤摊子,有几个无赖又吃又喝却不给钱,他本想着息事宁人,就忍气吞声自认倒霉,没想到这几人变本加厉,说借俩钱花花,逼他交出当晚收入的一百多块钱,这下周老蔫不干了,死活不给他们钱。于是无赖们就动手打他,周老蔫拿了根铁签子,挥舞着想吓唬他们,没想到戳进一个人的眼睛里,结果被判了重刑入狱。

  周老蔫和孟庆东讲了无数掏心窝子的话,说出狱后两人就是患难之交,可俗话说“在里面许天许地,出狱后全当放屁”,狱里狱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孟庆东自然没敢把这份友情当真。但他没想到,在生死之际,周老蔫竟然豁出命救了他。

  孟庆东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看到周老蔫血肉模糊的惨状,还是忍不住哭得昏天黑地。他下了决心,以后周老蔫家里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哪怕当牛做马,也得报救命之恩。

  傍晚时分,孟庆东来到市郊的一片平房区,找到了周老蔫说过很多次的那座低矮的小房。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疲惫地声音:“谁呀?进来吧。”

  孟庆东推门进屋,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狐疑地望着他,问他找谁。孟庆东看过周老蔫的全家福,认出这女人就是周老蔫的老婆刘芬,不过她比照片上起码老十岁。孟庆东一阵难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嫂子,我是孟庆东,周大哥就是为了救我才死的。”

  刘芬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尖叫道:“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滚,快滚!”

  孟庆东没想到刘芬的反应这样激烈,急忙说:“嫂子,我没有恶意,我是来报恩的……”

  “你这个王八蛋,害死了我老公,还说什么报恩?快给我滚出去。”刘芬冲上来,拉扯着孟庆东,想把他推出门去。

  这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冲了进来,他长得与周老蔫有七八分相似,却是一脸桀骜不驯,正是周老蔫的儿子周晓武。孟庆东记得周老蔫说过,他儿子很聪明,就是有点贪玩,整天手机不离手,每月光发短信就要花几十块钱。只听周晓武恶声恶气地问:“你他妈的是谁?跑我家来干什么?”

  孟庆东硬着头皮说:“你是晓武吧?我是你爸的好朋友,你爸是为了救我死的,我来看看家里有什么需要……”

  没等他说完,周晓武眼里射出仇恨之光,冲上来一拳打在孟庆东的鼻梁上。“咯嚓”一声,孟庆东的鼻梁断了,鲜血如泉涌一般喷了出来。周晓武却并不罢休,拳脚雨点一样落在孟庆东的身上。

  等刘芬拉开疯狂的周晓武时,孟庆东已经满脸是血、遍体鳞伤。看着他惨不忍睹的样子,刘芬突然回身,打了周晓武一个清脆的耳光。周晓武一愣,不服气地说:“妈,要不是因为他,我爸能死吗?我这是替我爸报仇,你打我干什么?”

  刘芬不理儿子,扶着孟庆东要送他去医院。孟庆东强忍着断骨之痛,装作不在意地说:“嫂子,只要能让你们出气,我挨顿揍不算什么。今天太晚了,我改天再来看你们。”

  “你还敢来?我不许你踏进我家一步,否则下次我打断你的狗腿。”周晓武大喊道。

  孟庆东找了最近的一家医院,处理了鼻梁上的断骨,办理了住院手续住下了。没想到第二天天刚亮,刘芬找了过来,看着他缠了满头满脸的绷带,脸上露出不忍之色,掏出一沓钱放在床头柜上,说:“虽然我恨你恨到骨头里,但昨天确实是我儿子不对,这两干块钱你拿去治病吧。”

  孟庆东精神一振,虽然这次伤得不轻,但如果能换来刘芬的谅解还足值得的。他把钱推回去说:“嫂子,晓武还是个孩子,冲动点正常。这钱你拿回去,我在监狱干了六年,多少有些工资,这方面你就不用操心了。”

  刘芬却不接钱,脸上恢复了冰冷的样子,说:“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不过我不想再见到你,你也别想着我会原谅你。晓武现在整天想着混

[1] [2] [3] [4] [5] [6] 下一页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法制故事的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