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幼儿家庭教育 >> 家长教育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浅论少年法的基本原理

浅论少年法的基本原理

分类:家长教育   更新:2015/4/12   来源:本站原创

浅论少年法的基本原理

欲确立少年法的应有地位,需要解决的首要、核心问题是系统探究并明确少年法的基本原理。少年法基本原理的内容主要包括少年法的基本属性、调整对象、根本宗旨和基本原则。少年法基本属性应当界定为独立的特殊部门法。少年法的调整对象为三元的少年法律关系,即由国家、少年及其社会成长环境构成。少年法旨在保护、促进少年的健康成长。少年法的基本原则包括少年最佳利益原则和少年特别保护原则。
    在我国大陆地区法学界,少年法尚未获得正视,甚至在许多的法学研究者眼里,所谓的少年法似乎并无独立存在的必要。欲确立少年法的应有地位,开展少年法学的理论研究,其所需要解决的首要和核心的问题,即系统地探究并明确少年法的基本原理。少年法基本原理的内容大体包括如下四方面:其一,少年法的基本属性;其二、少年法的调整对象;其三、少年法的根本宗旨;其四,少年法的基本原则。   
    一、少年法的基本属性
    少年法的基本属性问题,即少年法在整个法律体系中的定位与性质问题。对此,学界大体有三种观点:其一,少年法属于(或主要属于)刑事法;其二,少年法属于(或主要属于)社会法;其三,少年法是一个独立的特殊部门法。少年法的基本属性与少年法的发展历程密切相关,即如果说少年法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狭义到广义的演化过程,那么少年法的基本属性也相应的经历了一个从没有独立性到有独立性、从刑事法到综合法的发展过程。申言之,少年法的基本属性问题是一个具有动态变化性的问题,不能简单一概而论,而宜因时因地而论。具体如下:
    (一)工业社会之前:少年法尚未成型
    少年法的产生、发展与儿童观、少年观的产生、发展密切相关。在16-17世纪的社会里,人们将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儿童期和成年期。对儿童和成年人的规范期望明显不同。年幼的儿童被认为是无助的并需要完全依赖于其他家庭成员才能得以生存。父母是权威,儿童应当服从父母和长辈。对做错事的儿童,父母有惩罚的权利和管教的义务。刑事责任年龄常以7岁为分水岭,如根据不列颠普通法的规定:7岁以下的儿童即使实施了越轨行为,但因缺乏认定犯罪所需的“犯罪意图”而免于刑事责任;7岁以上的儿童具有是非辨别能力并能够理解行为的后果,因此应当对违法行为承担责任。虽然如此,“7岁以上的儿童并不被认为是一个成年人。一般来说,只有青春期开始后,可以工作、结婚或进行其他成年人活动的时候才达到成年期。成年人是在生理上已经长大并且拥有成熟的尺寸和力量的男人或女人。”{1}介于儿童期和成年期之间的少年期并没有作为一个人生阶段被认识,这可能与当时的经济形态相关。在传统的农业社会里,生产劳动对劳动者的技能要求较低,今天意义上的少年被视为“小大人”,可跟着大人一起干活,发挥着相当的生产劳动功能。在刑事责任方面,这个时期的少年基本被视同于成年人,如果他们犯罪,则适用与成年人同样的刑法规定,由同样的审判机构遵循同样的程序进行审判,被判处监禁的少年与成年人关押在同一场所。
    导致对犯罪的正式控制机制采取不分少年和成人的刑事司法一元机制的原因,除了“少年”未被认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即在工业社会之前的农业社会中,社会分工、社会结构和社会交往模式相对比较简单,少年的社会化大体上沿袭着一种“子承父业”的单一模式,少年问题基本上是家庭或家族内部事务问题,少年违法犯罪以及少年保护问题也尚未成为一个显着的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当时虽然也有关于少年的法律规范,但只是零星地散见于个别法律中,少年法尚未成型,尚无独立地位,故而谈不上独立的基本属性问题。
    (二)工业社会初期:少年法脱胎于刑事法
    随着人类文明的演进,特别是生物学、心理学和教育学等科学的发展,青春期概念被发明出来,用以描述介于儿童期和成年期的人生发展阶段。可以说,青春期(adolescence)的问题凸显了关于少年的特殊的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在法律上,“少年”(juvenile)逐步被定义为涵盖了青春期和儿童期的尚未成年的人,即通常指未满18周岁者。
    伴随着“少年”的诞生,少年被社会赋予了特殊的角色期盼。“在19世纪的美国,少年社会角色期盼主要包含以下五个方面:1.监督,强调少年应当受到严格监督的重要性,特别是父母应当担负起监督少年的职责……。2.规训,即强调首年受到规训的重要性,而不应该被纵容或溺爱,少年应当会学自我控制和举止得体……。3.庄重,即强调少年应当庄重……。4.勤奋,即强调少年应当勤奋。……5.服从,少年应当尊重和服从权威……。”{2}若违反了角色期盼,则少年被认为是越轨者。从某种意义而言,少年越轨是文化规则的产物。
    在18世纪之前,控制少年越轨的责任主要在于少年的父母,少年实施的不严重的越轨行为被认为是家庭事务。然而,到了18世纪,传统的家庭式控制机制因为各种原因开始瓦解。另一方面,在工业化以前,犯罪率总体上而言是较低的,但随着工业社会的展开,社会分工、社会结构和社会交往模式日趋复杂,再加上工业化的发展带来的城市化浪潮,大量的农村人口涌向城市,在农村生活向城市生活转型过程中,各种矛盾和冲突激增,犯罪也日益高涨。而少年这个特殊的群体,在国家教育的逐步普及、少年社会化模式的多元化和复杂化等因素的影响下,站在了犯罪高峰的顶端。此时的少年问题已经显然已不再是家庭内部的事物,而是超越了家庭或家族的范畴,成为了一种显着的社会问题和法律问题。
    同时,随着国家权力的扩张,家庭和宗教机构的权力萎缩,在对待少年犯罪方面,与之前相比,国家在此间的角色日益凸显。少年犯罪的严峻态势、传统刑事司法的失利和对少年的“戕害”现象触目惊心,于是,本着“挽救孩子”的初衷,有识之士倡导了针对传统刑事司法中的相关弊病的少年司法改革。借用英国普通法的国家亲权(parens patriae,或政府监护)的理念,国家开始扩大对越轨少年的干预和保护,各种少年“避难所”(Houses of Refuge)、“少年教养所”(reformatory)等机构相继产生。1899年,美国伊利诺伊州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专门的少年法典——《少年法院法》,并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少年法院。少年法从此诞生。无论从《少年法院法》的内容还是从少年法院的管辖范围来看,其主要针对的问题是对少年越轨行为的处理,因而其基本属性为特别刑事法。总之,诞生之初的少年法实质上即少年刑事法。
    (三)工业社会中期:少年法的属性演化
    诞生之初的少年法乃是脱胎于刑事法的,是为消减相关传统刑事司法弊病所进行的改革的直接产物,其刑事法的属性非常显着。然而,随着少年法的进一步发展,其与刑事法的分野加剧,二者在根本宗旨、基本理念、基本制度以及基本术语等层面都逐渐显着区别,各成体系。最好的社会政策就是最好的刑事政策,“防止少年之犯罪,除事后之处理及矫治工作之外,事前之防制工作亦属至要,以言少年犯罪之防制,少年儿童之福利问题,首应加以注意”。{3}基于此,相关的法律政策逐渐向前延伸,少年权益保护、少年福利政策等被大量的纳入少年法的范畴。于是,少年法的内容大大地超越了刑事法的范畴,大量的相关部门法(民事法、行政法和社会法)的内容逐渐丰富,如婚姻家庭法、义务教育法、儿童保护法、童工法等法律的相继出现或其中相关内容的更加丰富,大大地冲击了少年法的基本属性问题。甚至于在北欧地区,出现了一种所谓“福利型的少年法”,即在少年犯罪的社会反应中,社会福利部门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如在瑞典,“对年轻人犯罪作出反应的责任由社会福利部门和司法系统共同承担。司法当局和社会福利部门对年轻人犯罪作出反应的共同承担责任的程度主要依赖于犯罪者的年龄。对于15岁以下的人犯罪反应的主要责任在于社会福利部门。对于年龄为15-17的人(在一些案件中最高可至20岁)犯罪,犯罪反应责任在社会福利部门和司法当局之间分享。18-20岁的人犯罪反应主要责任在于司法当局”。{4}瑞典法之所以将应对15以下人犯罪的责任全部交付给社会福利部门,乃是因为这个群体的犯罪被认为是社会福利问题。另外,在美国一些州(如纽约州、夏威夷、密西西比、南加利福尼亚、德拉维尔、罗德岛等)和日本等出现的少年司法机构被称为家事法院(日本的家事法院有时也被译为家庭裁判所)。日本的家事法院除了受理少年非行案件外,还受理涉及有关婚姻、亲子鉴别和收养等“人事诉讼”,因为人事诉讼不仅关涉大人之间的权益,还影响到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
    由是观之,工业社会中期的少年法已脱离一般刑事法之范畴而自成体系,其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少年犯罪,还涉及民事及婚姻家庭、教育和劳动等领域,其业已具备了刑事法、社会法、民事法和行政法等多重属性,其基本属性已不再是特别刑事法或“小刑事法”所能涵盖。
    (四)少年法基本属性的归宿:独立的特殊部门法
    关于少年法的基本属性问题,中外学界尚未予正视,笔者认为,从上述演化历程及趋势来看,少年法基本属性的归宿应当为:独立的特殊部门法。其应然的基本属性体现为:
    1.超越刑事性
    虽然诞生之初的少年法主要为刑事法,但经过逐步演化的少年法已经超越了刑事法的范畴,其基本属性已非“刑事”所能定义。同时,基于其基本的价值诉求——保护、促进少年健康成长,少年法的基本属性也不可能止步于刑事性。
    2.部门综合性
    一国宪法之下的部门法一般包括:刑事法、民事法、行政法、经济法和社会法等几类。基于少年法的价值诉求,鉴于少年法的演化历程和趋势,少年法的内容业已或必然综合相关的部门法内容,如涉及婚姻家庭方面的少年民事权益、少年治安违法案件所涉及的行政法意义上的权益、涉及少年社会福利和义务教育方面的社会法意义上的权益,等等。由此,少年法的基本属性业已或必然具有部门综合性。
    3.特殊性和独立性
    如前所述,少年法不可能逻辑完整地归入通常的某个部门法的范畴。再者,因其调整对象、根本宗旨、基本任务、基本策略、基本原则以及具体制度的特殊性,少年法的基本属性具有显着的特殊性和独立性。因此,逐渐迈向成熟的少年法只能或必将“独立门户”,即单独成立一个特殊的部门法。其之所以特殊,乃是因为其部门划分的标准不同于上述的普通部门法。普通部门法的划分标准主要为相应法律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通常属性;而作为特殊部门法的少年法对其所调整的社会关系的划定是以“少年保护”的价值导向为基准的,且从普通部门法划分标准的角度来看,其法律关系的属性具有综合性。
    二、少年法的调整对象:少年法律关系
    (一)少年法律关系的基本内容与基本属性
    任何一门法律皆有其调整对象,如刑法的调整对象为国家与犯罪者之间的法律关系,民法的调整对象即平等民商事主体之间的人身与财产法律关系。少年法律关系是一种三元性(或三角形)的法律关系,即由国家、少年及其社会成长环境构成。如下图所示:
    (图略)
    在少年法律关系中,首先,国家是作为监护人的角色出现的,其理论即“国家亲权”或“政府监护”(parenspatriae)。基于天然的血缘关系,父母是少年的第一监护人,负有对少年进行保护、监管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但如果父母缺位、没有能力或不适合做监护人,则国家可以作为替补,充当少年的监护人,本着为少年的福利对少年进行干预和保护。相对于少年的家庭监护人(即父母或其他监护人)而言,国家(或

[1] [2] [3]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