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儿童][童话][成语][寓言][哲理][幽默][百姓][校园][历史][口述][创业][科幻][民间][惊险][侦破][恐怖][法制][情感]【优生】[怀孕][妊娠][新生][婴儿][幼儿][学前]
早教】[为什么][第一时间][科普][游戏][笑话][童言][心理][托幼]【家教】[家教][亲子][家园][家长][误区][合作][家庭][专家]【管理】[目标][制度][园长][经验][法规]
保育】[安全][防治][疾病][营养][发育][保健][护理][用药]【教案】[大班][中班][小班][托班]【总结】[小班][中班][大班][托班][幼儿园][教研][后勤][保健][各科][个人][其他]
课程】[早教][智能][蒙氏][感觉][奥尔夫][珠心算][识字]【研究】[探索][特殊][乡村][策略][游戏][心理][音乐][社会][数学][环保][绘画][互动][语言][英语][环境][区域]
资料】[评语][文稿][随笔][案例][说课][成长][演讲][个案][观察][党团]【专题】[衔接][托班][小班][中班][大班][合作][环境][活动][户外][计算机][入园][课改][语言][科学]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民间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为您提供好资源,是我们的快乐!

鳖精画像

分类:民间故事   更新:2017/4/17   来源:网络

  从前,有一个小山村里住着个姓韩的私塾先生,这韩先生,不光“四书”、“五经”读得透,抚琴下棋样样通,还画得一手好画,他在纸上画水,水像在淌;画鸟,鸟像在飞;画人,人像在笑;画虎,虎像在跑,是远远近近有名的神笔画师。

  一天傍晚,韩老先生从学堂教完学回来,一进门,见屋里坐着个穿红挂绿的女子,这女子,一见他回来了,赶忙立起身来施礼道:“老先生,俺等您老半天了。” 韩先生连忙还了一礼,问她道:“闺女,找俺做什?”女子道:“听说您画得一手好画,今日特意来求您给俺画张像,不知老先生肯不肯?”

  韩老先生向来是以善良厚道为本,乡里乡亲,东邻西舍有求他画画的,他总是有求必应,听了这素不相识的女子的请求后,便说:“这位小姐,如不嫌老身画得不济,我就给你画一张吧!”说着,韩老先生便仔细端详起她来:只见这女子长得粉白脸,樱桃嘴,柳叶眉,杏核眼,杨柳细腰摆一摆,胜似那仙女下凡间,韩老先生把她从上到下看了个一清二楚后,说道:“今日天色晚了,你明天早上再来拿画吧!”

  那女子听了,笑着道了个万福,便转身走出了大门,韩老先生送走那女子,回到屋里吃了饭,点上灯,花费了半拉宿的工夫,才把那女子的像画了出来。

  第二天一早,韩老先生刚一敞大门,那女子就从门外走进来拿画,韩老先生见她来了,赶忙走进里屋拿画,谁知到了画桌一看,吃了一惊!惊什么?原来画上那俊俊秀秀的女子,一宿间竟然变成了一只黑不溜秋的团团鳖了!仔细一想:莫不是家中人来人往乱糟糟的,叫别人把那张俊秀女子的画拿走了,顺便画了这鳖和我开玩笑?想到这里,他便红着脸从里屋走出来说:“这位小姐,实在对不起,昨晚上画的那张像,还有几笔没有画好,改天你再为拿吧!”

  那女子听完,笑了笑,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走了,韩老先生等那女子走后,也急匆匆地吃了饭,上学屋教书去了,当天傍晚一回到家里,饭没吃,酒没喝,便为那女子重新画起像来,他画呀画呀,一直画了半拉宿,又为她画好了一张像,韩老先生手捧画像,左看看,右瞅瞅,自言自语地说:“这遭我得好生藏起来,别再让人钻了空子,把画换了去!”

  第三天,天一明,韩老先生就早早来到书房里,想把那张晾干的画卷起来,那知进屋一看,又愣了!怎么的?画上的女子又变成黑不溜秋的团团鳖了!他直愣愣地对着变了的画,边看边想:前天画上的女子变成鳖,俺以为是谁跟俺开玩笑,夜来俺画好了像,特为把画高搁起来晾着,怎么一宿光景又变成鳖了?真是土地爷放屁--神气!

  韩老先生怕那女子来拿画时看见不乐意,便赶急把画卷起来藏好,又编好一套瞎话,等那女子来了好应付她,一会儿,那女子又来拿画了,韩老先生急忙迎到门口,挡住她说:“这位小姐,夜来下晚,我把像画好了,铺在桌子上晾着,谁想让个该死的大黄猫,给赐倒墨海,洒了一画墨汁,把像染成一个黑蛋蛋,这样吧,今日下晚,我再下点细工夫,好生给你画一张,明天一早,俺保准不让你白跑冤枉路就是了。”听了老先生的话,那女子说:“老先生,您不用为难,俺明天再来拿就是了!”说完,告别了老先生,一转头又走了。

  当天下晚,韩老先生教书回来了,走进书房磨好墨,铺开纸,又第三次动手为那女子画起像来。这回,他真是使上了自己的所有本事,加上了细工夫画起来,只见他从一更天画到二更天,又从二更天画到五更天,累得浑身放了大汗,才为那女子把像画好。他手捧画好的像,左看,右看,觉得处处满意,便自己跟自己说:“今黑夜我豁上不困觉,非看看这画上的女子到底是怎样变成鳖的不可!”韩老先生一边说,一边两眼直勾勾地瞅着画上的女子,谁知,瞅着,瞅着,上下眼皮就打起仗来了,一会儿,便趴在画像上迷迷糊糊地困着了。

  韩先生这一困不要紧,等他一觉醒来时,天已大明了,他惊慌中抬起头,揉了揉眼,一瞅眼前的画:啊呀呀,那画上的女子又变成鳖了!韩老先生双手捧着第三回变成鳖的画像,心里又惊又气又恨,直立立地站在那里发愣,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只听身后闯进一个人来,韩老先生回头一看:啊哟哟,来者不是旁人,正是那来拿画的女子!

  那女子一进屋,瞅见老先生手中的画,便高兴地拍着巴掌说:“哎呀呀,老先生的手艺果真是名不虚传,您画得就像是照着俺的模子磕出来的一样!”说着,便把那张鳖像,从老先生手中拿过去,卷了起来,揣进怀里,转身一阵风似地走出门去。

  韩老先生惊呆呆地望着走出门的女子,心里话:人家都说鳖是万鱼之妻,我把她画成了鳖,她不但不恨俺,反倒说俺画得真像,奇怪!奇怪!真奇怪!这里面准定有个景!俺不如跟着她,去看个明白,弄个清楚。想着,便顺腚撵出了大门。当他撵到村西头的莲花湾前,只见那女子在湾沿上打了个影儿就不见了。

  韩老先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