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情感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初恋的无言

分类:情感故事   更新:2015/6/12   来源:本站原创

  林小清从小就家庭幸福。爸爸喜欢喝酒,喝多了父母就要吵架,摔东西打架自杀是家常便饭,报了好几次警都不管用,每次她都只敢默默呆在墙角不敢说话,吓的瑟瑟发抖。而且从林小清初中开始,她的妈妈就一直对她很苛刻,一定要考重点高中,各种补习班各种压力,仿佛不是亲生女儿。到了高中更是严重,她天天睡不好觉,没有朋友,沉默寡言,总是晚自习最后一个回家。

  高二那年要升高三了,她压力好大好大,有时候想到死,而在那一年最绝望的时候,她遇到了莫言。那天风很大,吹的秋叶簌簌作响。林小清站在住房顶楼上,她想跳下去,家庭的压力,学习的压力,真的没办法活下去了。“喂,同学,天那么冷,站那干嘛呢。”林小清楞住了,记忆中从来没有男生主动和她说过话,她是一个很普通的女生,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太普通了,没人会记得她。她缓缓转过头,是一个很干净的男生,高高瘦瘦,笑起来很阳光,像是梦里见过,亦或是正是她喜欢的类型。男生往她这边走过来,伸出手,“别站天台上了,下来聊会儿吧。”说着露出了微笑。林小清当时什么都没想,也忘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天台,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你好,我叫莫言。”男生笑着说。“你叫什么?”“林小清。”那晚男生问她为什么想不开,她什么都没说,一如往常的沉默。后来他们一起下楼,林小清发现他居然住自己楼上,怎么从来都没见过?也是,父母不和,更别提什么邻里关系了。那晚虽然林小清回家父母依旧吵的很厉害,依旧当她不存在,但是那晚她是开心的,也许是因为他呢。生活不一样了呢。第二天出门,“林小清,你也去上学啊?”“嗯。”“二中吗。”“嗯。”“我也是,真巧啊。”真是巧,巧到林小清都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两人一路无言到了学校,莫言说晚上一起回家吧,林小清想都没想就说好,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相信一个陌生人。林小清一整天都是开心的,她好像找到了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找到了一个存在的意义。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第三个月时,林小清家里终于出事了。父母吵架的时候爸爸失手把妈妈推下了楼,妈妈再也没有醒过来。虽然在林小清眼里妈妈这个词没什么意义,但是那天她是难过的。没人知道怎么回事,别人只知道妈妈自己摔下了楼,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林小清没有了妈妈,家里也不会再有争吵了。生活很艰难,压力那么大,但是至少还有莫言。

  莫言温柔的摸摸林小清的头,告诉她别难过了,他会一直陪着她的。林小清问他,为什么对她那么好,莫言只是微笑着,因为我了解你啊。如果说莫言和林小清是恋爱关系的话,又有些太不符合了。除了上学放学,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林小清有时候也会认为她只是莫言一个消遣上学路上无聊时光的人罢了。再说,高三了,谁不努力学习呢,哪有时间恋爱。林小清的心思,从来都不敢对莫言讲,她默默的把莫言当做了初恋,只有自己单恋的初恋。

  有一次体育课,林小清因为低血糖晕倒了,晕倒之前她分明看到莫言就在身边看着她,无动于衷,就那样默默的看着。林小清醒来后依旧清晰的记得莫言什么都没做,仿佛不认识她,他那么怕别人知道他认识她吗。林小清哭了,她以为莫言也是喜欢她的,看来是自作多情了。放学的时候林小清没有等莫言,她发了疯似地跑回家。回家之后她就后悔了,他已经对她够好了,凭什么还要要求那么多呢,她不想失去他,哪怕他不喜欢她。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莫言依旧在楼下等林小清。“林小清,早。”“早。”那天他们没有提及昨天的事情,仿佛很有默契一般都忘记了。那天林小清紧紧握着早就买好的电影票,邀请莫言周末一起去看一场电影,虽然已经知道莫言可能会拒绝了,但是看到莫言犹豫了那么久始终不说话心里还是不是滋味。沉默了良久,莫言说“好。”林小清讶异的看着他,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令人紧张又期待的周末。没想到到了约定的时间,莫言没有出现。林小清失落的站在电影院门口安慰自己,这是很正常的结局。突然林小清电话响了,是莫言。“林小清,你不是要看xxx电影吗,我已经在电影院里面等你了,你进来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等她一起,但莫言能来已经林小清已经很开心了,她蹦蹦跳跳的进了电影院。进了1号厅林小清一眼就看到了莫言,他还是笑着看着她。两个人并排的坐在了一起看了电影,电影演的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天林小清把头靠在了莫言肩膀上,莫言没有拒绝。林小清觉得春天就要来了,有了恋爱的感觉,这就是初恋吧。电影放映时林小清好像很开心,破例的多说了几句,笑出了声,还手舞足蹈的,周围的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林小清意识到自己打扰到了别人,就不再说话了。相反莫言那天的话很少,林小清也没有在意。

  回到家时林小清的爸爸破天荒的在,妈妈走后,他就长时间加班很少回家,也很少喝酒了,林小清也只是把他当做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也从未想过他是一个杀人犯。“小清,你过来。”林小清诧异爸爸居然会主动和她说话。“小清,以前爸爸和你妈妈吵架不关心你不对,现在希望能多关心关心你,我说的什么你别生气。”林小清不知道爸爸是什么意思,只有听下去。“小清啊,你是不是一直都有一个朋友啊?”“嗯。”“我直说吧,我觉得你最近怪怪的,能告诉我你的朋友是谁吗?”林小清不想回答,就自己回了房间。

  林小清以为这件事就算完了,可是爸爸后面几天一直在追问,林小清只有硬着头皮告诉了他莫言的事。爸爸一脸不能相信的看着她,不过什么都没说。林小清没有告诉莫言爸爸追问的事,和莫言像往常一样。

  这个夏天,莫言第一次牵了林小清的手,林小清心都要化了。林小清问莫言,你会离开我吗,莫言只是笑着摸摸她的头,林小清看不懂他眼里的神情。良久,莫言说,小清,我只希望你快乐。其实不管莫言回答的是什么,林小清都会接受的,她不敢奢侈太多,甜甜的笑着,甜的就像初恋的味道。

  在夏天的知了叫的最欢的时候,林小清的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是一个医生。她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以为爸爸病了。没想到爸爸只是对她说“小清,这位医生是爸爸的朋友,希望你能和她好好的谈谈。”林小清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听话。谈话过程中林小清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医生一直在写,出来之后医生和爸爸交流了很久,林小清只听见了一句,接受治疗。她没病,她知道她没病。医生走后爸爸只对她说了一句话“小清,希望你能好好配合医生,爸爸希望你尽快好,至于你的朋友,希望你慢慢和他少来往了。”林小清什么都不想听,又把自己关在了屋里,爸爸只能叹气。

  接下来的一个月被迫接受治疗,医生和爸爸告诉她不要和莫言来往了,她渐渐的又开始变得压抑。这个月和莫言几乎没有见面,她变得很脆弱,稍微一句话不对就要暴躁。她没有告诉莫言自己在做什么,莫言也不问,只是告诉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夏天快过去了,又快到了去年和莫言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林小清好久没有见过莫言了,也不打电话了,莫言就像消失了一般。到秋天的第一片叶子落下来的时候,林小清渐渐意识到,莫言离开她了,亦或是,莫言根本没来过。秋天是思念的季节,但林小清却忘记了莫言了,她觉得好像没有过初恋,好像不曾靠过一个人的肩,不曾牵过一个人的手。林小清的治疗结束了。医生和爸爸都觉得她已经好了,希望她能面对新的生活,变得更加开朗。

  林小清仿佛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觉得心里很疼,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不知道其实自己是压力太大导致人格分裂,莫言根本不存在,没人会告诉她这个残忍的真相,她不会相信自己不存在的初恋。也许就这样结束了吧,一段和自己,不告而终的初恋。她落了一滴泪,却不知是为谁。

  第二年的秋天,林小清一如往常的走在街上,她看见马路的对面,一个干净的男生,高高瘦瘦,笑起来很阳光,正对她微笑,不知怎么的,她也跟着笑了起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