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校园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盛夏的浅眠

分类:校园故事   更新:2015/6/12   来源:本站原创

  在这座温暖湿润的南方小城,教育的水平远远及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因此,教师这份职业会格外受到尊敬。而我的父母,就在这座城市唯一的一所大学里,有着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

  他们无疑是爱我的。只是,或许是职业使然,他们给予我的爱,显然要比寻常父母严厉许多。我背负着他们的期望长大,在众人赞赏的目光中从容微笑,乖巧可人。老师们在夸赞我的优秀的同时,常常会不忘补充一句“果然是教师家庭出来的孩子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这时,我往往会微微一笑,矜持地低下头,不置一词。却无人知道,我内心深处浮起的浅浅怅惘,和漫无边际的寂寥。

  他们都不明白,我长久以来渴望的,不过是一个亲密的朋友,可以谈心,牵手,拥抱。可以有一个怀抱,让我无所顾忌的哭泣,全心全意的信任,不必在意形象。可是没有。我的同学们,都有意无意地将我隔离在他们的圈子之外,保持着一种温和却疏离的态度,因为我的“清高”和“不可接近”。但是他们不知道,不是这样的,我是多么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嬉闹、逛街、唱K,疯疯癫癫,肆无忌惮。只是我一直没有勇气,去做一个叛逆的女儿,去承受父母老师失望的目光。

  于是,许多个漫长的午后,我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默默地坐在冰冷的木地板上,看空气里悬浮着细细的尘埃,被斜斜射入的阳光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金边。寂寞潜滋暗长。

  我的青春,便是以这样一种安静得近乎沉默的姿态,缓慢地蔓延成一片灰暗的色彩。直到那个名叫夏小眠的女孩,像是一株散发着清新气息的植物,明媚地扎根于那一片荒芜的时光。

  第一次遇见夏小眠,是在我的高中生活开始两个星期之后。

  我一直都会记得,那一天,有着很好的阳光,路边的广玉兰香气幽然,初夏的枝叶显出几分近乎透明的绿,轻轻摇曳着,投下一地的光影斑驳。我远远地看见前面的女孩鲜艳的红色T恤,两个大得近乎夸张的行李箱,和背上硕大的画板,在校道上艰难地跋涉着,一脸龇牙咧嘴的生动表情,在校园里张扬成一道醒目的风景。我忍不住轻轻笑了,真是个有意思的女孩!

  那个女孩,就是夏小眠。那天,我帮她把行李搬回了课室,同时,也认识了这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女孩,认识了这个,在我的青春岁月中无可替代的女孩。

  我所就读的这所重点中学在全省都排得上名次,因此,从来不乏那些非富即贵的名门公子和富家千金。而在开学两周后才来报到的夏小眠,显然也被归入了这一类人里,班里同学看她的眼神里或多或少都带了几分冷淡和轻视。可是,小眠却只是若无其事地耸耸肩,“没事啦!我成绩本来就不好嘛!其实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都是我爸死要面子,非要我转来这里。我要读美术,我一定会成为中国的毕加索!”说完,她还握紧了小拳头,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神情中透出几分狡黠的灵动。我不禁莞尔,伸手捏捏她鼓鼓的脸颊,她不服气地俯身捏回我的鼻尖。小眠,实在是一个太可爱的孩子。

  遇见小眠之后,我变了许多。谁都不承想过,人前沉稳安静的季然,原来可以这般张扬跋扈,喧嚣明朗,甚至,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不知道究竟是小眠改变了我,还是这原本就是我的性格,只是被我压抑得太久太久,久到连我自己都不再记得。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这个爱说爱笑的我,显然要比过去那个优秀却沉默的季然快乐许多。

  我常常会对着小眠刚完成的水粉画沉思许久,再一脸凝重地对她说:“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崇拜毕加索了。你的画估计也只能像他的风格靠近了。”然后不等她反应过来便迅速地逃之天天,三秒后,从美术室里肯定会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季然,你给我站住!!!”此时,我早已站在安全地带,笑得张牙舞爪,无视旁人惊异和不可理解的眼神。

  小眠带给我的,是一种我从未想象过的日子。激烈,疯狂,却快意。说来真是可笑,一向是好学生的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逃课,却只不过是躺在操场上睡觉。因为前一天做题做到太晚,那天上午,我一直在昏昏欲睡,却依旧强撑着听完一节枯燥的物理课。小眠看看我眼底浓重的黛色,趁着下课,当机立断拉着我就往外跑。我浑浑噩噩地被她拉到了操场上才反应过来,她不容拒绝地指着操场中央的草地,“你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节课,没得选择。”我愣愣地看着她少有的严肃表情,居然没有再说什么。乖乖和她并排躺下,仰头看见浩淼的天,是纯粹的蓝,静谧安然。刚刚修剪过的草地,散发出草木天然的馨香。风浅浅的流过耳畔,时光如此安静。

  那一次的逃课事件,最后因为老师对我的宠爱而不了了之,却更助长了我们嚣张的气焰。我们甚至挑了考试前的下午相约去郊外看海。可是,尽管期待了许久,但当我真正看到那一片海的时候,所有的幻想都只剩下难以言说的失望。跟前的海,早已没了最初的深湛的蓝,灰褐色的海浪冷冷地拍打着礁石,一下一下,宛如一曲古老而沉重的歌谣,静默地吟唱着不能言说的忧伤。

  小眠看出了我的失望。她安慰我说:“没关系,高中毕业以后我们一起去青岛吧!听说那里有着全中国最漂亮的海岸和沙滩,我们可以坐在海边唱歌看太阳。”我勉强笑了笑,和她一起离开。坐在公车上,小眠因为吃了晕车药,倚着我的肩沉沉睡去,熟睡的面容是孩子般未受过伤害的乖巧安详。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刚刚走过的海岸,隔着浑浊的车窗玻璃,只能看到窄窄的一线黯蓝,和天际散落的浮云。丝丝缕缕的洁白,缠绵缱绻,犹如被归鸟遗忘的羽毛。

  那些肆意妄为的日子,快乐得令我忘乎了所以。只是,是不是所有的幸福都有一个限度,就像童话中灰姑娘的南瓜马车,过了12点就会消失不见?

  期中考试如期而至,我措手不及地收获了人生中第一张不及格的成绩单。然后,理所当然地,被叫到了办公室。

  这间我来过无数次的办公室,气氛从来没有像如今这般凝重。我的妈妈,和班主任坐在一起,眼神结满了冰。班主任苦口婆心地劝我:“你跟谁玩不好,非要和夏小眠搅在一起。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个怎样的学生。仗着家里有钱一天到晚游手好闲,不思进取……”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小眠是如此天真美好的姑娘,有着孩童般的不谙世事,澄澈如琉璃。她从来没有想要带坏我,她只是希望我,可以开心一点,可以轻松一点。这些话,簇簇拥拥地堵在我的喉咙里,叫嚣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你看看你妈妈多担心你。”班主任继续絮絮叨叨地说下去。我微微一震,抬头看见妈妈精致得体的妆容下掩饰不了的倦怠忧虑,突然间,就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我已经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样离开的办公室,又是怎样回到了课室。我只觉得头晕得厉害,思绪一片晦涩。我感受到了身后小眠担忧的目光,却坚持不肯回头。她执着地传来一张又一张的小纸条,我没有看,亦没有回复。我不知道,小眠会不会生我的气,只是此刻,我实在没有力气再顾及更多。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听话的女儿,乖巧的学生,懂事勤奋令人放心。尽管我对这样的生活早已厌倦,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改变这一切。将头埋入臂

  弯,心底的彷徨如屋外夜色弥漫。

  回到家,我收到小眠的短信:季然,你不理我了么?可怜巴巴的语气。隔着手机屏幕,我仿佛看见她委屈地噘着嘴,大眼睛里黑白分明,盈着一汪纯净的湖水。我有点心疼,却还是狠心关机,不再理会。 接下来的日子,我尽量不着痕迹地避开小眠。她或许也感觉到了,渐渐与我形同陌路,只是偶尔投来的目光里,隐隐透着几分哀伤。我又恢复到了曾经的形单影只,但不再责怪任何人,因为我没有资格,是我太懦弱太自私,义无反顾地背叛了这一段友情,才会落得如今的凄伤。

  我的成绩逐渐回升,迎着老师们欣慰的目光又回到了前几名。但小眠却是越来越多的缺席,看着她时常空空的座位,我的心里,升起了隐约的不安。

  我的预感,竟是前所未有的准。当小眠再一次站在我面前对我微笑的时候,已是一个月之后。她的笑容,依旧是那么漂亮,却带着些许的恍惚。鲜见的安静,沉默得令人害怕。

  “季然,我要走了,去巴黎。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喜欢美术。现在,我爸终于同意了,我应该高兴的,对不对?”喃喃的低语,与其说是问句,倒不如说是安慰,安慰我,也在安慰她自己。

  良久,我才听见自己的声音,仿佛是从生锈的自来水管里挤出来的一般,带着些微的生涩。“什么时候?”

  “下个星期。”

  我沉默了。是的,我还能说什么呢。在她即将离开的时候,我却用冷漠将她拒之门外。此刻,再多的话语,又能挽救什么呢?

  我听见小眠的声音,悠悠地在风中散开,纷扬成孱弱的一缕一缕。“季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疏远我的,对不对?我不怪你。”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我瞬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我紧紧地拥抱着她,眼泪染湿她的湖蓝色上衣,氤氲成无边无际的悔与伤。小眠,始终是如此善良美好的孩子,甚至,还没有学会责怪。

  我看着她渐渐远去,背影融入纯净的斜晖,那么的单薄。怀里,是她给我留下的画。依然是她最喜欢的抽象派画风,却是意外的安宁静美。那幅画,像极了我们一同去过的海岸,画面却是深深浅浅的蓝,深邃,忧伤,而又隐忍。

  小眠,你说过我们要一起去青岛看海的。现在,你是要用这幅画代替从前的承诺吗?

  小眠离开的那一天,我没有去送她,而是乖乖地呆在学校里,做着一本厚厚的奥赛辅导题。已是初秋了,沿海地区却依旧热得恍若盛夏。头顶陈旧的风扇吱吱呀呀固执地转着,让人莫名烦躁。半天算不出一道题,索性扔下笔,看向窗外幽蓝的天,明朗而空旷,低低地浮着大团大团的云,恍若一句温柔的感伤。我仿佛看见银色的飞机轰鸣着划过天际,载着我少年时代最亲密的朋友,带走了所有甜美的时光,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痕,仿佛在证明,我的青春曾有过的繁华绚烂。

  讲台上的老师轻轻咳了一声,我回过神,乖乖地继续对付面前的题目。烟灰色的铅笔迹纠缠地画着电路图,却怎么也画不出一个挽留的手势。

  生命中,至死不渝的爱情太难遇见,这样一份友情亦已弥足珍贵。无需华美的修饰,亦无需煽情的言语,平和朴实,却自有一份明朗的静美。

  相遇,相伴,相依,然后相离。或许,这只是年少的故事里最常见最普通的桥段,但是它们于我,却是切肤的深刻与疼痛。那些牵扯纠缠的情感,和澄澈甜美如水晶的瞬间,也许,只有我才懂得。

  只是,时光是倥偬的白驹,我们是漂泊的旅人,一张不知终点的车票,让聚散匆匆,从来无可把握。小眠就这样离开,将我独自留在了原地。驰隙流年,恍如星霜换尽,已是此去经年。接下来的日子,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我以一种令人放心的姿态,默默走过高一,高二,然后,是昏天黑地的高三。那些兵荒马乱的日子里,我常常做题做到深夜,临睡前,在镜子里看见自己苍白的脸,眉宇间积聚了冗长的疲倦,却再没有人会凶巴巴地用命令的口吻催我去睡觉了。那个随着初夏一同来到的女孩,早已随着夏天的结束,离开。只剩下一地清澈的笑声,凉凉地浸透了整个盛夏。

  关上走廊里的灯,静静地走回房间。爸妈已经睡了,平和绵软的呼吸声,如水般无声弥漫,缓缓漫过我的脚踝。蛰伏在暗处的夜色悄然袭来。世界是一片混沌的黑,只有手腕上的电子表,微微地发出幽绿的光。

  再见,小眠。再见,我的夏天。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