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爱也罢恨也罢算了罢

爱也罢恨也罢算了罢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爱也罢恨也罢算了罢

王阳是在亲眼看见那份他任z市环保局副局长的通知后的当晚,掉入晓莉的温柔陷阱的。
  提拔王阳的公示贴出已有一个多月了。这年头,变数大,竞争成觊觎这个位子的正科干部也不少,且王阳也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在这个关键阶段,他时时处处事事小心奕奕,夹着尾巴做人,搞得他茫然焦灼,神经兮兮的,连和太太赵琴在一起时都举而不坚了。赵琴气得沮丧着道:“你看你现在这个德性样,整个人都蔫耷了,即便你官当得再大,又与我何益?”        说是掉入晓莉的陷阱,这仅是王阳事后为了摆脱心理负担的一种藉口。
  晓莉是王阳大学时暗恋的偶像,只是他当时羞于家在农村,学习成绩一般,虽长得壮实,但皮肤黝黑,没有胆量加入追逐晓莉的行列。大学毕业后,他和晓莉的男友,也是同班的施强一同被z市环保局录用。那时王阳有一种“跳出农门”,喜不自禁的感觉,很在乎也很敬业,但施强仿佛处处强他一头,工作不到三年就当上了局治污管理处副处长,当年即与在档案局工作的晓莉举行了令全局叹羡的婚礼。后来,王阳好不容易攀上了郑简局长的关系,当上了环境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在施强升任处长时,王阳所在的大队升格为支队,他又当上了主持工作的副支队长,与施强一个级别了。
  王阳是在当上副大队时,郑简局长为他介绍了在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侄女赵琴。两人由相识相恋到结婚,只用了不到三个月时间。赵琴身材丰满,皮肤红润,笑起来灿若桃花,左眉尖一个小红痣一闪一动的。王阳第一次见了她就眼花缭乱,欣喜若狂,骨酥腿软。第三次见面时,王阳便猴急地把她领回宿舍。那晚良宵,望着赵琴的魅力大放送,王阳剥光了她的衣服,一阵乱摸乱舔后,这个“初哥”竟不知如何动作。还是赵琴格格笑着,手把手地教会了他的基本步骤,使他完成了从处男到男人的裂变,使他惊叹世上竟有如此令人销魂荡魄之事。
  再次见到晓莉,是王强、施强有幸赶上了最后一批福利分房。局里在近郊的驸马山庄为他俩购置了两套各一百多平米的商品房,他俩只花了购房费的四分之一就购买了产权。王阳买的是六楼,他购房后几乎把工作以来的积蓄掏空了,还是赵琴掏出三万多元作了简单的装璜。及至搬家那天,施强赶来帮忙,匆匆整理好后,已到中午。施强拉着他们夫妇到四楼他家去吃饭。进屋后,赵琴见他家装修如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顶灯、墙壁装饰、地板和套件家具,都是进口的高档材质,刚搬家的喜悦心情一下子就冲没了。施强对赵琴讪讪笑道:“你家老公有本事,以后可以换更大的房子,再搞更好的装璜嘛。”王阳则是见人不见屋,看见晓莉依旧那么细腻娟美,肌肤似雪,身段窈窕,尤其她那双眼睛,总在没人说话时瞟来瞟去,流转顾盼,一旦碰上王阳的目光,马上就垂下头,只把长长的睫毛留给他去遐想。
  王阳自己皮肤黑,对皮肤白皙的女人总爱多看几眼,自己老婆虽然丰腴性感,但比起俏丽雅致的晓莉来就逊色多了。在他胡思乱想中,施强对他说:“咱们仨是老同学,我俩又在一个部门工作,晓莉那单位上班去不去都不要紧。你太太经常出差,没地方吃饭了,就到我家来。”听了此话,王阳觉得嗓子发干,“嗯”了一声,就和赵琴回家继续收扫去了。
  在这次竞争副局时,施强是他的强力对手。说实话,论实绩、论口碑,王阳都明显差施强一截,可王阳更是想谋到这个位子。他老家农村乡里从没出过一个县级干部,且他觉得施强各方面都比他活得滋润,尤其是娶了他大学时梦寐以求而羞于启齿的晓莉,使他感到有一种切肤之恨。为了上这个台阶,两人都使尽了全身解数。据王阳所知,施强向郑局长乃至市委组织部、市纪委写了匿名信,状告王阳负责的环境监管执法支队在下面乱收费、乱罚款、乱拉赞助。王阳从中中饱私囊。而支队的“小金库”却是郑局长预算外开支的重要渠道,犯了大忌。王阳乘机在郑局长面前说施强治污治标不治本,尽做表面文章,还到处吃拿卡要;施强根本不把郑局长放在眼里,经常给市里分管秘书长和组织部官员送礼行贿等。郑局长闻言虽面无表情,但心中大怒,思忖了一会儿,以培养专业人才为由,在王阳提拔公示前,将施强送至北京去学习半年,又做了不少工作,这才使得王阳当副局的梦想成真。
  那天下班后,王阳激动的心几乎要蹦出胸膛。一个多月来,他见谁都打招呼,且既不能笑容满面,怕别人说他还没当上副局就意得志满,傲气张扬,又不能阴沉着脸,怕别人说他还没升任,架子先摆出来了。这种似笑非笑,搞得他整天脸部痉挛,行走如履薄冰。可那天回家的路上,他春风得意,乘兴而行,不时仰天大笑,搞得路人对他侧目,感到诧异,王阳毫不理会,又哼唱着欢快的曲子,迈进了楼道。
  王阳上了三楼,看见晓莉的房门开着。王阳朝里面探望了一下,正碰上晓莉妩媚的目光。王阳停住脚步,晓莉朝他礼貌地浅笑了一下说:“王副局长,在这大喜之日,竟没人为你摆酒庆贺?这么早就回家了?”王阳心想,是啊,今天几个下属闹着要拖他去新春饭店贺他荣升,可他不想让别人骂他小人得志,更怕酒后控制不住自己,得意忘形,遂推拒了。他没想到赵琴出差去了,回家干什么?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自己找一家偏僻的小店,喝个酩酊大醉呢。他不禁愣在那儿。善解人意的晓莉朱唇轻启:“赵琴出差去了?一个人回家自我庆贺?我今儿烧了两个家常菜,不嫌弃的话,我来为你庆贺一下,怎样?”王阳一听就身不由已地迈了进去,哓莉随手关上了房门。
  没想到晓莉烧的菜是那么可口,没想到两人谈得十分投缘,没一会儿功夫,一瓶长城干红就见底了。王阳知道自己没啥酒量,在晓莉去取第二瓶干红时,他抓住她的手,晓莉没动,那手被王阳的手紧握着。王阳觉得晓莉的手很绵软,凉浸浸的,不由得用双手摩挲起来。晓莉费力将双手挣脱出来,可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倾倒在王阳怀里。王阳低下头用双唇吻住了晓莉红嘟嘟的小嘴,左手从她胸前探进,握住了那双尖挺圆润的双乳。晓莉挣扎了几下,浑身已软成了泥,双臂环抱在王阳的颈脖上,嘴里喃喃地说:“抱紧我,抱紧我……”王阳的右手又探至晓莉的裙下,见那儿已是汪洋一片。王阳横抱着晓莉,进入她的卧室……
  在晓莉家,王阳毫无陌生感,两人就好像是一对通谐已久的情人,配合默契。晓莉用嘴紧紧咬住王阳的胸肌,感受他滚烫的体温,体会他如火的激情。高潮时,晓莉一声快感的大叫,在王阳的胸肌上留下了两排深深的牙痕。
  晓莉事后夸奖王阳:“功夫了得,比施强厉害多了。”王阳也纳闷:与赵琴在一起时,完全进不了状态,还怕自己得了阳萎呢,没想到在晓莉身上重振了雄风。王阳感得自己幸福无比,通体舒坦,自己朝思暮想的官位、心仪已久的女人都轻易得到了,往后,他岂不更是一路欢歌?
  望着打开身体的晓莉,那如玉的肌肤,摸上去就像荡漾的水,好滑好嫩;那眼睛的清澈和言语的鬼魅,让王阳深感她的静美和灵秀。王阳激奋告诉她,早在大学期间就对她倾慕不已了……晓莉把头伏在王阳宽厚的胸脯上,羞羞地说:“那时候,谁知道你在官场上和床上都强于施强呢?”
  王阳激动得像个发情的小豹子,又跃身将晓莉压在身下。在他们赤裸的身体上,像被热气蒸腾过似的,滚下了大粒大粒的汗珠。王阳的胸肌上又留下两道深深的咬痕。
  晓莉娇气喘喘地说:“施强还有四个多月才回来哩。在赵琴出差的日子里,你一个人也不用做饭、洗衣了,就到这儿来吧。”
  王阳听了浑身打了一个激灵。他虽贪恋晓莉的美色,贪恋两人在一起的欢娱,但他更看重仕途,很在意刚刚谋到手的副局,怕陷入绮罗香泽之中不能自拔。思虑了一会儿,他对晓莉说:“我刚刚任职,以后工作任务肯定很多,担子很重。再说这事儿万一给别人知道了,说三道四的也不好。若让施强知道了,非跟我玩命不可。”
  晓莉气得在他胸上捶了一拳说:“堂堂男子汉,怕这怕那。在这方面,你还不如我家施强呢?”说完,把背朝着王阳,啜泣起来。王阳上下其手,好生劝慰了一番,晓莉方破涕为笑 .
  王阳与晓莉明铺暗盖起来。
  这天下午,王阳接到赵琴贺喜的电话,嗔怪他为啥不把升官的喜讯早点告诉她。王阳问她现在在哪?赵琴喜孜孜地说:“在家打扫卫生呢?当了个副局,家里却乱得像狗窝似的。”
  王阳心想,这几天,除了回去取过两次换洗衣服,还没在自家床上睡过一宵哩。他赶忙悄悄地打电话给晓莉,告之她自己太太出差回家了,让她把替自己洗好的衣服熨烫好,下班路过她家门口时塞给他。晓莉嘻嘻笑道:“我才不管呢,晚上我把衣服送到你家。让赵琴吃醋才好玩哩。”王阳心中一惊,忙心肝宝贝地哄个不停。晓莉要他一辈子对她好,且只和她一人好。王阳诅咒发誓了一番,晓莉方答应了。
  傍晚下班后,王阳在四楼接过晓莉塞给他装有衣服的塑料包,心情忐忑地进了家门。
  屋里已被赵琴收拾得干干净净,桌上摆满了王阳爱吃的几个凉菜和刚炒烧好的几个热菜,桌子中央摆着一只鲜艳的花篮和一瓶干红。
  赵琴抱着王阳在他脸颊上嘬了一口,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吻痕,喜悦地说:“恭喜老公荣升,为妻脸上有光。”王阳回应道:“当然了,夫贵妻荣嘛。”
  赵琴斟满了两杯红酒,满脸春色地举杯:“你我两人,一人从政,一人经商,是最佳夫妻档了。来,为你的升官,为我的发财干杯!”王阳喝完了杯中酒后说:“刚上任,事特多,忙得我顾不上回家,每天三顿饭都是在食堂吃的。”赵琴望着王阳疲惫的样子,心疼地说:“都说经商不易,看来当官也不易。不过,今晚上的功课你可得好好表现了。”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