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一夜

一夜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一夜

下了两三场雨,刮了四五天风,现在,天气晴好。
  学校教室里多少显得空旷,我的时间更充裕了,翘课也不会被记旷课(只要有个恰到好处的理由),呵,真是托了“非典”的福。
  上午和工作一同结束,本打算下午回学校听个报告来着。
  岂料在路上接到夏打来的电话,问我可不可以收留她一晚。真拿她没办法,讲得那么可怜做什么。午休时间很短,于是我没细问,只是知道她学校要放长假,预定在下午4时去学校接她。  我还算准时地把车停在夏的校门外,没等多久,看到个身形酷似夏的女孩向这边跑来,多半个脸被遮在印有大型号草莓的口罩下面,剩下的少半个脸也挡在眼镜后面。我告诉自己,这个,是夏没错。真是夸张得可以。
  迎下车,接过夏手中的大包小包。如果我有第三只手,也想把她那个看起来沉甸甸的背包接过来。真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总会有这么多有用没用的东西,我庆幸自己弄丢了摩托车钥匙因而开车过来。
  小夏总也喜欢做些出我意料的事。除此她还要我到实验室去帮她搬另外的行李出来。呵,我茫然了。                  
  “我想知道,这些是什么?”我指指车厢里那至少两个旅行包。
  夏正从鼓鼓的背包里往外掏着什么,“那个是我平时用的书啊,……找到了找到了!”
  倒,原来她在找另一个口罩,而且似乎不是草莓的。
  “给!你戴上吧。”说着在我面前比划起来,“会不会太小了呢?”
  “什么跟什么啊,你自己留着戴吧。”我摘下她的眼镜,“什么时候近视了?多少度?”
  “没有没有,这是平光的,老师说非典也可以通过眼镜传染呢!”夏执意要把口罩给我戴上,“戴上吧戴上吧,我们学校都有两个得的了呢。”
  我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不用了吧,我特意戴来这个,够用了。”
  “你骗人,你是因为打球弄掉了隐形才戴起眼镜的吧,”夏愤愤地说,“哼,你忘记前天你自己告诉过我啊。”
  “好了小姐,我已经讲过我不要戴了。”
  “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你这死脾气啊,把什么都不当事啊怎么成啊!”
  我无奈,“有谁说过要改么?快走了,我晚上还有工作呢。”
  感觉上,夏确实长大了,已经不再像之前那样和我拌嘴到没完没了了,我到底还在不满些什么呢。                  
  夏她们学校的警卫绝对忠于职守,不过是进去取个寄存物,却被拦在门外,相持许久,才通融到限我们十分钟之内出来,说什么流行病泛滥之际,情况不为一般,希望我们谅解。呵,都被吓疯了吧,有这个必要么。
  从里面又拎出两只厚重的箱子,放到后备箱中。夏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东西多得出奇,后坐和后备箱都被堆得满满的,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塞得鼓鼓的纸袋,终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不准笑我啊……”什么啊,已经笑得讲不出整句话了。
  “喂,一直在笑得是你自己吧。”我接过她手中的袋子,后坐好歹整理一下后把袋子放进去。
  不小心碰到了另一只纸袋,东西散落在座位上。什么跟什么啊,光是牙刷,牙膏,梳子,镜子就一大堆。我一把规拢起来,塞回袋子。“小夏,你该不会跑去超市抢购了吧。”
  “别乱说好不好啊你,我才没去呢。”夏拉过袋子满足地讲,“我都想不到还可以再把它们找出来呢。”
  “??”
  “哈哈……”夏又把袋子塞到我怀里,“有什么好奇怪的啊,因为每次都用到一半就找不到了,所以都买了新的啊,呵呵,没想到,今天收拾东西时它们又自己跑出来了!”        天,我可不想和她在这个话题上面把时间荒废掉,“你们这次休假是不是学校要求清空教室宿舍?”
  “哎??你怎么知道的?”
  “拜托,不然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
  “信……”
  “嗯?”
  “我今天打好几次电话回家都没人听,”夏变得这么消沉,真的是很难得,“我担心爸爸妈妈他们。”
  “不会有事的,不然你不可能在这儿过得这么踏实,”我拢过夏的头,今天的她,似乎连骨头都是软的,“你是不是又大手大脚忘记带钥匙出来了?”也难怪,小小年纪的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过着如此的宿舍生活,又遇到这种荒诞离奇的事情。
  “是啊,不然我想回家等他们呢。”
  “衡呢?”
  “他上午来过了,而且感冒了,他也说让我先找你借宿一晚的为好。”
  “呵,那家伙够丢人了。”我停了车子,把房门钥匙递给夏,“他严重么?给,你先进去吧,当心别被绊倒了。”
  “看样子不轻呢,说话的声音都哑哑的,”夏跟着我绕道后备箱“我帮你拎袋子。”     我有个发现今天又一次被证实了,那就是“我对夏讲的话一般都不会起作用”。因为才到走廊转角我就听到了夏的叫声。但愿没她没有摔到才好。等我走到门口,反倒没了声音。
  “夏?”推开虚掩的门,人呢?还没走两步,膝盖好像撞到了什么,跟着“哗啦”书倒了一地。
  夏从门后探出头,“啊~~~没有绊倒你呢……”
  我把她从后面拉出来,“死丫头,刚刚没摔到吧。”
  “刚好摔倒床上,”说着吐出舌头笑,“你屋里乱死了!”
  “本来都是翻好页码放在那里的,用着方便,”我顺手整理着刚刚被踢倒散落一地的书。
  “完了,那——我刚才把这些都合上摞起来绊你了,全是些很难找的页码吧??”
  “不,我用过了,已经整打算收起来,只是一直没时间。”书堆到门后,好歹有了落脚的地方,地上还零零落落躺着几个啤酒罐也一道拾起丢了。
  “信。”
  “嗯?”
  “你是不是好久没回来了。”
  “嗯。”我直起腰看看自己的成果,还算满意。
  “你从上海回来后都没回家,去哪里了?”
  “一直在学校宿舍。”
  “你也歇一歇好不好啊!”
  “你到底怎么了。”我的预感告诉我,她也许在哪里听到了什么。不管怎样,我希望事情到此为止。                 
  我拉起夏出门,进了楼下的咖啡店,然后又被夏拉出来,进了对面的KFC.夏点了她热衷的套餐、冰激凌和牛奶,我随便要了鸡块、咖啡。然后小夏一句,“你不可以喝那个。”就变成了我喝牛奶吃鸡块,小夏捧着咖啡添着冰淇淋,怪癖。
  衣袋里的烟盒空了,起身,告诉夏我去买盒烟回来,很快的。不知怎么,今天的她一反常态,决不肯让我一个人出去。于是我放弃,不去了。
  “你以前很少抽烟的。”
  “嗯,和现在一样少。”                 
  回家的路上夏又戴上了二十一层的草莓口罩,透过眼镜,我看得到她眯起眼睛笑,我不能确定这像伸展四肢后的猫一样的笑中,到底暗藏着什么形状的不安;我拉着她的手,很凉,怎么会比我的温度低,越发想不清楚了。
  街上远远走来个穿病服戴口罩的病人(这附近有家规模不小的医院),这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被小夏拉着跑进临街的便利店。
  “用不着这样小题大做吧。”我拉住夏,她跑得还真不慢。
  “不行不行,你没带口罩,当心被那人传染。”
  “成了,谁告诉你穿病服的都是传染源。”
  “反正你要小心啊,你去医院的时候一定要当心当心当心……啊!”
  “好了,看把你吓的。”                 
  回到家后,夏讲要给她妈妈打电话。似乎是还是没人听吧,夏一直坐在电话机边,不时地拨着号码。
  我递过WALKMAN给她,告诉她太担心也没有用,明天我会陪她回去看下。
  知道夏不会死心,于是我抽了本书,在床边坐下来陪她。
  每抬头向窗外望一次,天色都逐渐暗淡,最终光亮消失不见。夏伏在工作台上,面向电话机那一侧,耳机塞在耳朵里。我起身到夏身边,轻轻拂起垂在她脸颊的发丝。
  “醒着?”
  “是啊,知道你过来了。”
  “不等了好么。早点睡吧,你今天精神不好。”讲出这种话,事实上很费力气,想必小夏担心她父母的心情不会比我担心她的轻松。
  “你不会了解我的心情的。” 夏的眼睛依旧定定地盯着电话机。
  ……                  
  真的……不知该怎样答复夏了,即便早已习惯了她的童言无忌,也难免心生莫名的痛楚。书丢到床上,开门出去。伸手在衣袋里面摸到的是空掉的烟盒,可恶。我径直来到楼下。真想就这样躺在街面上谁他一晚,呵!我到底在跟什么过不去啊。                  “信!”门厅里面传来夏的声音,“等一下!不要走!”
  我想告诉夏不用急;想告诉她不要理我我自己一会儿也会回去,回到她哪里;想告诉她无论怎样也么关系……可是,我……讲不出……一个字……
  “我不该那样的……”
  “傻瓜……”轻拭去她眼角的泪,“哭什么啊。”我真是没用得可以,只讲得出这几个不带颤音的字。
  “因为……惹你生气了。”啜泣。
  “没。”整理下心情,相信语调不会出问题。
  “那你为什么一个人出来。”
  “手机没钱了去买张卡。”连我自己都不得不相信的理由,“快回去吧,说不定你爸妈已经回来了。”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