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拉了勾,你就是我一生的依靠

拉了勾,你就是我一生的依靠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拉了勾,你就是我一生的依靠


                 
  “叮……叮……”午夜的电话铃扰人清梦,云昊摸黑拿起手机。“喂”
  “请问是李云昊先生吗?”“你是?”
  “我是渔人酒吧的领班,非常抱歉深夜打扰您。是这样的,有位叫一一的女士在我们店里喝醉了,她给我你的名片说让你来接她。”
  “衣衣”云昊从床上跳起来,睡意全没了。
  “对一一”“我马上到,你们先照顾她。是衡山路的渔人酒吧吗?”“对”
  云昊看看时间,凌晨两点,衣衣搞什么飞机呀。飞快的穿衣,拿起车钥匙就下楼。
  15分钟后,到了渔人酒吧,看到打佯的店里,只剩下三个人了。两位服务员,加一个领班模样的人。
  “你是李云昊先生吗?”领班模样的人说。
  “是的”云昊拿出身份证给他看了看。“请跟我来。”
  在靠窗的高背椅上,衣衣睡着了,脸上还有着泪痕,云昊皱起了眉。
  “她已经哭了很久了,刚刚睡着。还有她的帐单还没结,一共是……”
  云昊结完帐,抱起衣衣,走出了酒吧。衣衣在他的手里,轻的象要蒸发了,云昊的眉皱的更紧了。开车回到家,把衣衣放在床上,盖好被子。为她清洗了一下脸,整理了一下头发,看着衣衣熟睡的容颜,他抱起另一条被子,来到厅里的沙发上。
  点了一根烟,躺在沙发上,思绪回到了很久以前。
                 
  二
                 
  15岁的他,趁着放暑假,摇摇晃晃地在军区家属院的操场上,练习骑车,一个不小心从28寸的永久上掉了下来。手臂和膝盖的皮都被擦破了,血流出来。他忍着痛站起来,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小女孩,递过来一条白手帕。他很惊讶的看着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却只看着他流血的膝盖。
  “大哥哥,一定很疼吧!我帮你包起来。”说完蹲下来,轻轻的替他包扎起来。不一会儿,她就帮他包好了。
  “好了。”她抬起头对他说,水灵灵的眼睛看着他。他看着她小天使一样的笑容,可以肯定她以前一定没有出现在家属院里过。
  “谢谢你,你是哪里来的呀?”“我从杭州来,我来看我爸爸。”
  “你爸爸,谁呀?”“不告诉你,我知道你,爸爸说你叫李云昊。”
  “啊?那你叫什么?”“柳衣衣,是衣服的衣,不是一二三的一”
  姓柳,哦是柳参谋长的女儿呀。云昊笑了起来。“衣衣,好听。”
  “骑车好玩吗?等你学会了,可以教我吗?我要跟你玩。”“好玩,没问题!”
  “那拉钩”衣衣伸出了小手指。他的笑意更深了,也伸出了手指。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衣衣清脆的声音那天以后,他的身后多了一个小跟班,一大一小在军区大院里到处都留下影子。学骑自行车成了那个假期最开心的事,多年以后他都会想起那个小小的影子。暑假结束衣衣又回杭州去了,后来柳参也转到了别的军区,他就再也没见到衣衣,多年以后他都会想起那个小小的影子。那年衣衣10岁。
                 
  三
                 
  升学,毕业,就业他一路靠自己的努力,终于也算有了自己的事业。感情的事也起落了几次。
  “云昊,我们要结婚了,可儿要辞职,专职做我太太!”大学的死党子凌,在他的办公桌前幸灾乐祸。
  “你还真会挑时候,我这里现在那么忙,要可儿辞职你好意思?”他真想一拳打掉凌的笑容。
  “可是喜贴已经发了,下个月20号,你快招人吧”
  “你,真够哥们,今天已经是30号了,我到哪找象可儿这么好的日语翻译去?”“那我不管,我要我老婆。”“礼金砍掉一半,就送可儿,没你的份”“啊?不会吧?”
  征聘广告已经发了好几天,来的人都看不中,没有可儿的工作能力。他正为此心烦,乖巧的林可儿走了进来。
  “昊哥,我哥的女朋友也是学日语的,今年刚刚从H大毕业,要不让她来试试?”
  “可枫的吗?我怎么没听他说有女朋友了呀,呵呵,深藏不露呀”
  “刚认识不久,女孩子挺秀气的。”“那你明天早上九点,让她来试试。”         第二天,他准时的来到办公室。看见一个有点面熟的女孩子在可儿的椅子上坐着,却不见可儿的人。
  “你是?可儿人呢?”“可儿去总台拿挂号信件了,我是她的朋友”
  “衣衣跟谁说话呢?”可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人也跟了进来。
  “昊哥早,这就是昨天我说的人呀”“柳衣衣”女孩子很清脆的声音“衣服的衣,不是一二三的一”
  很熟悉的名字,难到真是那个小天使。云昊打量着眼前的人,优雅的职业装,165左右的个子,瘦瘦的,长发过肩的披着,肌肤似雪,大大的眼睛,满是疑问的看着他。
  “昊哥”可儿轻叫着他。“柳衣衣,好!就你了。可儿,你帮她几天,等她熟悉情况,你移交给她吧”
  “那个当然,我知道了”“哦,别忘了填一份她的录用手续,和个人资料。”
  真是她,下班后,他看着手中的资料。真是柳参的女儿,当年的那个给他手帕的小天使。女大十八变,都不认识了。不知道她还记得他吗?也许她记不得了,毕竟她那时只有10岁呀,还是个小孩子。                 
  过了几天,衣衣熟练的接手了可儿的一切工作。衣衣的口语很不错,人也聪明,工作上的事一点就明白,也做得很出色,周围的人都喜欢跟她相处。可是看到他时总是就象刚刚认识一样,这让他很心烦。一天午休时间,他们在一起喝咖啡。
  “衣衣,你小时候最喜欢玩什么?”“小时候,喜欢玩布娃娃?”
  “那你小时候有什么事是你印象最深的事?”“有呀”
  “是什么?”“是跟一个大哥哥学骑车”衣衣对他俏皮地眨眨眼睛。
  “啊,你记得呀”云昊惊得把咖啡都泼出来了。“嘻嘻……”衣衣笑的趴在椅子上“你挺调皮的!我还以为你根本不记得呢?”“你也没说认识我呀!”衣衣一脸无辜。
  “你呀”他笑着揉揉她的发“再说,我也不想让别人说我是靠关系进来的。”“鬼丫头!”
  “那现在你也不许对外说咱们很久以前就认识,好吗?”
  “为什么?给个理由。”“我不喜欢被人说来说去。”衣衣很认真。
  “好吧”“那拉钩”衣衣伸出小手指“不拉。”
  衣衣撅起了嘴。云昊看着她,总算搬回一局,要不又要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可是钩虽没有拉,做法却随着衣衣的走了,在公司里,也当着刚刚认识的上下级关系来处理。也不知着了什么魔,见她不开心就怕怕。               基本上每天下班,可枫会来接衣衣,刚开始也约他一起去吃饭。他总是推脱,久而久之,可枫也不约他了。每次看到他们走出办公室,心里都会很不舒服。偶尔休息,衣衣有空会约他出去吃饭,或者直接到他家来玩。他就乐的不得了。两个人再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小时候的事、父母、工作、事业、爱情无所不谈。最开心的事就是两个人坐在地板上翻各种书,听音乐
  时间飞转,衣衣来公司也有三年多了,他们也成了老战友。
  “云昊,你怎么还没女朋友呀?准备当老和尚吗?”“别胡说,你昊哥哥可是抢手货,怎么可能入空门。”
  “那你也不小了,怎么不找一个?”“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不告诉你!”
  “以后不理你了。”“那我理你,我问你,你跟可枫谈了三年了,怎么还不结婚?”
  “我不还年轻,不想结婚。”“你都有27了吧,老姑娘咯。”
  “你找死,敢说我老姑娘。”“投篮!”衣衣把一个靠垫飞了过来,正打中云昊的头。
                 
  四
                 
  “啊……”尖叫声。
  云昊思绪被惊醒了,才发现天已经大亮,跑进房间一看衣衣蒙头躲在被子里。他就静静的靠在墙上,等她出来。过了十分钟左右,还不见衣衣钻出来。
  “柳衣衣,给你五分钟时间,到厅里来。要不我要……”他话没说完。
  “知道了,人家马上出来啦”衣衣嗡嗡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云昊,转身进了厨房,热了两杯牛奶,煎了两个荷包蛋。等他忙完出来,衣衣已经坐在桌边了,眼睛红红看着他。
  “你先吃点东西,再说。”“我不想吃,也吃不下”
  “那好吧,你说吧,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去酒吧喝酒,还喝醉到睡着了?不想解释一下吗?林可枫怎么没陪你?”
  “他说,他要结婚了。呜……”衣衣的眼泪流下来了。
  “结婚,跟谁,不是你吗?”“不是的,新娘不是我!呜……”
  云昊拿来纸巾,递给衣衣,看着她哭的那么伤心,心疼的难受。
  “好好哭一场,哭完了就不许再哭了,他放弃你是他的损失,谁不知道衣衣是最可爱的呀。再哭下去,就成小兔子了。来肩膀借你用一下。”云昊很有意气的拍拍他的肩膀。
  “哇……”衣衣整个人扑进他的怀里,就象快要淹死的人抓着浮木一样。云昊温柔的抱着她,轻轻的嗅着她的发。等衣衣渐渐地平息下来,他把衣衣放在椅子上,替她擦干眼泪。
  “快吃,吃完了再睡一会儿,今天公司就别去了,我去处理。”
  “嗯,还是你对我最好。”
  “才知道啊?我要伤心死了,这么多年对你好,你都看不到吗?”云昊假装很伤心的说。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