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今夜,我为谁守候

今夜,我为谁守候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今夜,我为谁守候

城市的夜晚灯火阑珊。
  唐仁指着那间著名的饭店——情人客舍说:“你真得很残忍,那天让我在这里等了一夜。”
  那天唐仁第一次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纸,每隔三分钟便发来一次短信,就几个字,“情人客舍等你。”
  那天是情人节,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味道。据说情人客舍几个月前便订完了所有的位置。据说情人客舍里有一尊经高人开过光的神像,祈过福的情侣,他们的爱情会被守候,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淡紫色的灯光闪烁着,门前停车场上一遛遛的车返着迷离的光。这里有一种神秘的诱惑。不只一次次地,叶青青路过这里的时候,很想进去看看那个神像长什么样。是不是像西游记里的关音。可是,那应该是情侣双双出没的地方。那应该是心爱的人在一起求福的地方。
  所以她那夜没有前去赴唐仁的约。
  “对不起。可是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叶青青躲着唐仁越走越近的身体。
  她听见了他沉重的呼吸。
  “为什么?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唐仁伸手拉住了叶青青。
  “我不是说过了吗?有一种人,天生就是朋友。”
  “我不要你作朋友,我要你嫁给我。”说着唐仁拉叶青青入怀,不由分说地开始吻她。
  啪,一声轻脆的响,两个人都震住了。
  “你是为了他?”唐仁眼里的哀伤远远大于痛楚。
  叶青青颤抖了,泪水如决堤般喷涌而出。               
  是巧合吗?这一天是情人节后的第一个礼拜天。一年前的这一天,他说他认识了另一个女人,他要走了。于是他便走了,到今天,整整的一年。
  她的爱曾经如涛涛的江水奔流不羁,而他说他了,让她一个人收拾覆水。
  那种痛,现在想起来依旧那么真那么切那么深入体肤。一年里她努力地学会重建生活,努力地收拾着破碎的心片,今天被唐仁轻轻的一推,片刻间便瓦解。
  唐人狠劲地摇着她:“青青,醒醒吧,你应该拥有新的生活。他毁了你的前半生,不能再让她毁你的后半生了。”                  
  可以吗?可以吗?
  巨烈的痛传遍青青的身心。
  “忘一个人,真的需要一生吗?一生的时间,真的就够了吗?”              “我曾经深深地爱恋过,所以知道爱恋是什么。它来时你根本不知道,知道时已被牢牢捕捉。”
  “我曾经深深地失恋过,所以知道失恋是什么。它来时你根本不知道,知道时已无法挽回。”
  多年前琼瑶阿姨的诗,常常地浮现在她的脑海。江海对于她,真的就是这样的。    
  第一次江海送她回家是在江梅的婚礼后。一帮人围着新郎新娘大闹。坐在角落里的青青悄悄地拿起包准备离开。
  “我送你回家吧。”
  “我是江梅的哥江海。”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站在了她的身旁。
  “我是叶青青。”
  江梅觉得有点突然。一个陌生的人,虽然江梅是她最铁的朋友,可是她的哥哥她却从来不认识。第一次见面,说的第一句话,便是要送她回家。
  那是四月中的一个星期天。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花香还有暖春的气息。阳光明媚地照着,道两旁开着粉色白色花的树像一把把花伞绵延着。她和他有一种奇怪的熟识,一向和陌生人很拘紧的她居然和他有说有笑。
  过了一个道口,江海说:“我家到了,上来坐会吧!”
  看出了她的疑问,他说:“我没和家里人住一起,这是单位分给我的。”
  当江海在一扇门前停下来的时候,青青震住了。那扇门上贴着的那幅画,似曾相识。A4纸那么大,蓝天白云,一叶白色的小舟漂浮在碧蓝的大海上,还有白色的沙滩、白色的海鸥……明明是她门上贴着的嘛,她自喻是那漂着的小白舟。
  一定是江梅。江梅喜欢她的这幅画,非要一张一模一样的。没想到画飘到了这里。那碧蓝的大海便是江海了?
  青青的脸莫名的烧了。第一次认真地看江海。个子不是很高,不胖不瘦,好像还戴了幅眼镜。
  一点不奇怪,就跟江海的人一样,他的房子收拾得整整齐齐。就一个一居室的小屋,却阳光明媚,窗头一盆蝴蝶兰,白色的花蕊像在迎风飞舞,美丽异常。             
  “给你看样东西。”江海递给青青一个漂亮的夹子,里边天呢,全是报纸杂志的剪纸。每一页上边无一例外的都有一个铅印的名字“青舟”。青舟是青青的笔名,那两个字,从几年前她大一的时候第一次从校广播站的广播里传出,和她的文章一起,曾经风糜了整个校园,几乎无人不知,不人不晓。而这个夹子里,从大一她的成名作开始,到前几天刚刚发表在晚报上的一篇随笔为止一篇不少。
  青青又一次震憾了。
  青青自己从来不收集这些东西。有很多文章,都是连底稿也没有的。
  这个今天才刚第一次见面的人,已经让她震了三回了。
  这个叫江海的人,这个自己好朋友的哥,此刻正笑咪咪地盯着她。
  青青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向来是心里想什么脸上便会显示什么的。此刻她知道自己肯定满脸的狐疑。
  “别害怕。几年前,我偶尔从江梅那里看到了一篇散文,那篇文章里细细的雨丝、长长的小巷、还有淡淡的紫丁香气息,便深深地让我感动了。那时我便结识了一个叫青舟的结着淡淡紫丁香忧郁的姑娘。所以我让江梅收集了每一篇你写的东西。真得挺喜欢的。”
  那篇散文便是青青的成名作《雨中在小巷》。事实上是她大学生活里的第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的后边,青青看到了几行用红笔写的字:“很欣赏你的小小的柔柔的手法写的那个广博的世界,由心到开,你写透了,由泪到雨,你烈军属明了。无法用片言只语写出心中的那个感觉,不是留恋,不是祝福,也不是留给明日的思念。
  是一种感觉,快要成诗了。
  关于诗,是有神才交融的。我从文字读懂你了,我的心已如你笔下的紫丁香叶,飘了落了……
  午后的萍露,是吧别去邀请太阳他一来你就去了,我宁乎,不要太阳。“
  下边的日期,是七年前。那个时候她刚上大一。
  “所以我一直期盼着,期盼着有一日能遇见你。我想我一定会认出你的。我真得相信,你就是我命运中的那一个女孩。我的肋骨会认出你的。”
  “真的,今天,我看见你坐在角落里的时候,我感觉那就是你。”
  青青还有点懵懂。七年,这么长的时间,自己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青青笑了,露出了虎牙。
  江海说跟我想得一样。
  “什么一样?”
  “你,跟我从你文章里勾画出的你一样。不是很漂亮,便是很可爱;很娇小,但是不造作;你是个很矛盾的人,我从来想不出,这些很对立很矛盾的特征会统一在一个人的身上。而你却偏偏是个例外。”
  “有时候你很深沉,像一面湖水,让人看不透,可是稍稍的一阵风,便会让你波澜乍现;有时候你很快乐,路边的一棵小石子都会勾起你的童心。可有的时候你很忧郁,你眼底常常流露出一种可以拧出水的忧伤;有时候,你很柔弱散解人意,可是也有的时候却很坚强很倔强……
  你最最和别人不一样的,是你自己也不知道你自己。你常常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你的心很飘,就像你的笔名,是一叶小舟,但是却是绿色的时时充满生机。“
  ……
  青青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是不是有点夸张了?”
  “不是,你真的,和我想像的一样。眼睛很美,笑的时候有两个小虎牙。”
  “作我的女朋友吧,我已经等了你七年。别再一个人飘了,以后我就是你的大海。”
  青青的眼里蒙了层水雾。江海说得真对,一直以来,她真得觉得自己就是茫茫夜海里的那片青舟,飘啊飘,不知道该去何方。
  现在她知道了,江海就是她要去的地方。
  人很奇怪。从大一开始,她的身边便有很多的人。有的人毕业几年了还一直联系着。可是却是只见过一次面的江海成了最懂她的人。也许真像人们说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心距;世界上最近的距离,也不是近在咫尺,而是人的心距。
  就在那个飘着芬芳气息的四月的那一天,青青找到了她的小舟要去的方向。     
  其实江海不是青青想要的那类人。青青曾经想,以后的老公一定是一个肩膀宽宽的大手大脚的人。因为从小妈妈就说那样的男人靠得住。而且青青也觉得那样的男人才有男子汉的气概。还有一点点犹豫的是,青青的身边还有一个周伟。从大学到现在,周伟一直偈一堵墙一样给青青遮着风挡着雨。妈妈不只一次地说:“结婚过日子,还是得像周伟一样的。靠得住还懂得体贴人。”
  周伟便是那种肩膀宽宽的大手大脚的人。青青也不只一次地看到周伟眼里的期待。只是每每午夜梦回,心灵的那种飘泊常常困扰着青青,周伟走不到青青的心里,他不是她心灵停靠的港湾。
  只是青青没有预料到,原来七年的时候,其实周伟走到她生活很深很深的地方。她介绍江海给周伟的时候,她感到了周伟的心痛。因为她的心也很痛很痛。当周伟转身离去的那一瞬她听到了什么东西摔到地上的破裂声。是心吗?
  真的,那一瞬,她想如果周伟回头,她一定会跑过去的。可是周伟没有,有那么一会儿,青青好像感到了,是自己把自己的幸福打碎了。                  
  青青和江海,好像真得是上天安排好了的。因为从来没有人走进过青青的世界。而江海却能轻易地知道她想什么,她要什么。好多好多年困扰青青的那团雾,被江海轻轻地化了散了。
  青青的心不再飘了,她的心已经随着江海走了。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