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城市里的陌生人

城市里的陌生人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城市里的陌生人

是深航8:30分的班机,一小时二十分后抵达山城贵阳。
  下了飞机,天空阴郁,雾里飘着零星的雨。天气有些冷。旅行团的人清一色纯白短袖棉T恤。走出机场,看见路道上的纸屑,被风吹的经过我们。旅行社的巴士早早等候在机场外。
  是本次旅行的最后一天。行程安排:吃饭、休息、逛街,傍晚乘坐18:00的巴士到乌江吃鱼。然后回家。
  吃过午饭,一个人盲然在贵阳街头走了一段,到活尔玛给侄儿买了复读机。便不想再走。从前许多次走过这条街道,对它太熟,没有继续走下去的欲望。城市无风景,自小就一直坚持这么认为。一个人来到位于遵义路的时代广场,是这座城市最美的一景,一直喜欢这里巨大的空旷,可以将自己淹没。绿化很好,四季有大面积的芳草地,春天到来的时候,城市的许多人会在这里放风筝。
  找一个紧依法国梧桐树的石椅坐下,脚下是满地凋零的叶片。目光穿过眼前的人流,投向远处褪光叶片裸体的梧桐树。什么也不想,也不敢睡觉。几天的旅途,每天6:00点起床,后半夜入睡,体力有些透支,身体感觉疲累。
  心想整个下午就这样坐着。一直坐到车子出发的一刻。搁在旅行包里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是苏发来的消息。苏问我到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家。用同样的方式回复给苏,告诉苏全天的旅程安排,到家的大概时间。不一会,苏又发来消息,屏幕上写着:晚上等我。
  十八点出发的时候,市区塞车很厉害。接团的巴士未按时抵达。团队的每一个人站在在马路边翘首张望,回家的心情急切。巴士来的时候,离预定的时间晚了近一个小时。
  车速很快,驶往乌江的途中天渐黑透。乌江鱼在当地很出名,35元一斤。整个团队50人,付帐的时候,吃了1000元。
  吃远鱼,上车。四十分钟后,车从门前驶过,没有下车。记得苏告诉我,今晚等我。今晚只有这一个方向,什么都不可以改变。
  苏是我的朋友 ,是这个世界牵挂不多的人。
  到的时候,苏正值夜班。十二点后的时间属于彼此。手里提着一个包,肩上背一个,包里有从广州带回的礼物,一只狗熊。在附近的小百货买了酒和青岛啤烟。到值班室向苏要了钥匙,没有多言,回到苏的屋里等。
  从十点,一直到苏下班。就这么坐在沙发上,没有打开电视,身前的小木桌上摆放着烟酒,这是我和苏一段时间以来一惯的交流方式。我喜欢这样。不知苏找我有什么事。内心复杂,有一个舞台,正演出一场戏。
  苏下班回来的时候,回房洗了脸,换了衣,简单问候了几句旅行中的情况。象从前许多次一样,我们面对面开始喝酒,交谈。
  忽然的话少了。从前不是这样,从前的话总是源源不断。感觉气氛不对,之间一段长时间是沉默。没有问苏找我的具体原因,苏也没说,只是不停的喝酒。不断的重复着将酒从桌上拿起,倾斜,将酒倒进嘴里。苏也是。只是频率有些慢。彼此仿佛陌生人。没有了话。二瓶后,将桌下的酒提起,放在桌上,另一只手找开启的盖。苏的手盖住了我拿瓶的手,感觉苏的手很热,温热的感觉仿佛血液传遍全身。苏的眼光含蓄轻含责备向我投来,我清楚苏是在告诉我,要少喝。苏的另一只手抬起,拿去了我手下的酒。
  忽然有一种流泪的感觉,泪在眼眶轻含。这是我期待已久的。这是苏第一次这样待我。从相识以来。一切来的突然,在想象与揣测之前出现,情况变得有些猝不及防。从前不是这样的,从前只是不停的喝,直至醉后躺下睡眠。心怀心事,没有表达,没有行动,一切一直维持着心照不宣的平衡。没有得到过承诺过的幸福,也没有倾吐心结的勇气,心一直在欲望的路上攀爬。因为我害怕,害怕一旦说出,会永远失去苏,这样的现状也无法维持。
  但我知道,知道苏一定是知道我的。
  忽然的冲动,很想把苏收回去的手抓在手里,就这么不放弃。但我没有。一种不真实梦幻般的感觉,让人陶醉。心底孤独,可源头就在眼前,至少今夜不再孤独。心底有被爱灼伤的快乐,我想苏是关心我的,爱着我的,一直是。尽管从未表达。
  我说苏,异乡的夜总是睡不着。窗外是美丽的珠江夜景,可是繁华与已无关。每天身边的人如影晃动,但从未感知他们的存在。每天会说出许多的话,它们都与灵魂无关。没有倾心的人可以交谈,孤独得不到喧泻,痛苦就是这么来的。
  苏一直没有说话,一直在听我说。苏的身影在酒后的视线里有些朦胧。尽管很近,有些看不清。
  接着又对苏说,那夜在海边,站了许久,起风了也没有离开。所有的人都躲进车里,只有我,看着风的手牵着巨大浪的脚跑到海滩,打湿了鞋裤,仿佛在向我召唤……第一次见海,忽然的想起了你,忽然的感到绝望,忽然的海对我有了很大的诱惑。对自己说,要是怀上了绝望的爱,它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归宿。
  那一夜苏就是这么听我说。那一夜渴望延长,延长到一生的终点。          
  那夜后,依然隔三差五给苏打电话。有时候去找苏喝酒。苏也依然一如往昔待我。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渐渐的觉的,苏从不给我打电话,从不。
  不知为什么,这一点我很在意。决定用一月的时间考察。忽然的一个月没有了我的电话,苏会不会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苏会不会牵挂,为我担心。象我一样。
  一个月里,手机每天无数次的响,但每次都是失望。抑制住自己的冲动和欲望,将放在手机按健上的手无数次放下。苏没有打。我也没有。彼此仿佛一个城市的两个陌生人。甚至绝望觉得,也许从此不会再等到苏的电话,心底充满绝望。
  一段时间后,苏的电话号码被我从手机删除。可储存在心底的号码,却无计可施。许多次蹦在心头,摇控手指去拔。                  
  与南方的热带阳光不同,仿佛从南方回来的那天起,阴雨就一直笼罩在这座南方小城。看见办公室楼下平房的屋顶,爬满了鲜绿的苔鲜。吃过午饭的时候,不愿回喧嚣的办公室,爬到楼顶的平台,透过烟雨迷朦,朝北的方向眺望。依稀看见远方红白相间的那栋八层楼,在那里曾经发生过期待的故事。只是来去突兀,留不谜底,不忍细想。                
  又是一月,依然没有苏的电话。心想,苏已和我没有了关系,就象这个城市许多未照面的人一样,没有了任何的特殊性。
  再次见苏,只是按捺不住对苏如潮的思念,和想去揭开一个谜。想问问苏,如果那夜不是在广州的街头醉酒,拔打长途电话告诉苏我的身世我的思念,苏那夜会那样待我吗。会有关切的眼神,温暖的手吗,和一段倾述吗……
  只是想证明,苏不爱我,但也不是在可怜我、同情我。
  下班后独自撑伞,在苏的门外徘徊。冬雨绵绵,有些冷。苏的铁门紧闭。邻居平下班回家,告诉我刚与苏交班。想给自己留一点面子和自尊,没去找苏。在平的宿舍和平谈话,然后看电视。平出去买烟,回来的时候告诉我,顺路路过值班室,他已和苏讲了。苏让我上去找。
  那里人多,不愿去。就一直在平的房间里等。平是苏的朋友,住在苏的对面。我们曾经在一起吃饭,常见面,时间长了,我们也就成了朋友。我想平不会计较我在他那里等苏的,我们一直看电视,说话。十一点的时候,平困意难挡,平去睡了觉。走的时候,告诉我另一个房间有张床,困了可以休息。我有些过意不去,独自留在客厅看电视,心想,十二点的时候,苏会回来把我接走。
  墙上的时钟敲响十二点后,苏未回来。禁不住到窗外张望,不知苏去了那里。门外很大的雨,没有止歇的迹象。
  世界忽然的静极了。静的有些怕。只有疾疾的雨走在屋檐和地面的脚步声,响也响不完,让人落寞和不安。从小是喜欢这样落雨的夜,所有牵挂的人在自己的周围入了梦,还有多事爱吵架的的父亲。只有自己还醒着,听着窗外的风雨淋漓,感到世界是静谧与安全的。
  朦朦间,依在沙发角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门外传来巨大的开门声,将我惊醒,知道是苏回来了。心认得这声音。心醒了,但眼没有睁开。失望的感觉犹如冷却的开水。苏要是在今夜抽空下来找我,或者打一个电话,就好了。就不会这么绝望,这于苏是很容易的。忽然透过今夜看见了自己在苏心目中听地位。
  少倾,又是一声门响,是关门声。以为苏又出了去。只是不知道,夜深雨大,苏又去了哪里。仿佛是一个謎,让人想知道謎底。一直以为是了解苏的,忽然的感到了陌生。心整夜有些担心……   
  第二天走,是凌晨六点。天还未亮,但已有了早班车。夜里耽误了平太久的时间,这一刻平一定酣声正浓,没有叫醒他。开门,发现马路对面苏的门没有关严,有一条缝。是因为昨夜关门用力太大,弹了回来。苏就是这样的人。忽然顿悟,昨夜的那一声不是出门,而是关门休息。
  再一次验证,我于苏的舞台,只是一个渺小的角色,不容易想起和发现,容易被忽略。可是苏与我,是身体、脚步、思绪,每天围绕旋转靠近的中心。                  两月后,再没见苏。苏也没有电话。这才是彼此真实的状态。没有了任何的关联,是一个城市的两个陌生人。午饭后,不再去楼顶眺望,尽管天放晴,可以望的更清渐更真切。
  那一个谜底,对我已不再重要,就让它成为一生的谜。可我知道了一个更大的谜底,那就是苏并不爱我。对于一个并不爱的人,苏的行为并不为过,只不过是自己太贪婪,渴求的太多。
  我想,其实我们一直都是陌生人,从不曾相识,尽管发生关系,甚至长时间厮守,但还是陌生。
  下班走在路上,看见冬日的街道被阳光镀亮。盲然无处可去。在这个城市,我没有朋友 .心底孤独,只是源头已改变。
  心想再给苏拔去电话,还会一如既往的待我吗。我想一定的。可是我不能。尽管我知道,心底失去爱的人,心会变得麻木、孤独、痛苦,甚至会被绝望谋杀。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