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父亲的耳光

父亲的耳光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父亲的耳光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几乎没有对我动过拳脚。唯一的一次发生在36年前。那年我18岁。
  就是这唯一的一次,竟然影响了我的一生。
  那时,我在老家农村当兽医。
  那时,农民真正是缺吃少穿。如果家中有两个吃闲饭的,尽管父母都下地干活挣工分,年底不仅没有什么收入,还要倒欠生产队的。这样的家庭被称为“欠社户”。而那时,大约有70%的家庭都是儿女成群,少则三四个,多则五六个,甚至七八个。也就是说,有70%%的庄稼人年年白干。他们辛苦一年的唯一回报就是全家人保命的口粮。至于家里的穿、用等日常开支就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也许正是因为太穷的原因,农民尤其看重春节。平时的油盐酱醋就靠养几只鸡鸭鹅,卖蛋换取。过春节就不同了。家里再穷,也得叫孩子们吃上一顿肉饺子,要给孩子做件新衣服,还要给孩子和亲戚家的孩子们准备几毛压岁钱,当然也要为大人们准备点酒。还要买鞭炮、年画等等。这一切,没有百八十元钱是不行的。
  农民从哪里筹措这百八十元钱呢?唯一的办法就是养猪。春天买一只猪娃,喂些残汤剩水养到年底,卖掉或者宰掉,一切就一次性解决了。然后再买猪娃,准备下一个年的到来。
  猪在农民心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许多农民自己病了,往往是挺着忍着,猪一旦生了病,他们会心急如焚。
  我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当上了兽医的。
  父亲对我的唯一一次巴掌就发生在我“上岗”后不久。
  我当兽医几乎可以说是正逢其时,很快就打开了局面,使我这个默默无闻的孩子成为全村的“名人”。主要原因一是解除了农民翻山越岭到邻村请兽医的麻烦;二是药品便宜,一支40万单位的青霉素才1毛8分钱,而且也绝对没有假药。用“好评如潮”来形容乡亲们对我的评价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事情发生在一个赤日炎炎的中午。我正在家吃饭,我应该叫“三哥”的乡亲来到我家,说是他家养的老母猪“不吃食”了。我让他先回家,并告诉他,我吃完饭就去。“三哥”走后,我父亲放下碗筷,劈头问我:“你刚才说什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随着一声“你这个兔崽子!”父亲一巴掌从饭桌对面打过来。紧接着就训我:“人家老母猪不吃食了,七八个猪娃子的命,几百块钱,挪到我们身上试试。你吃完饭再去?你挺难请的是不是?你架子不小是不是?”
  或许因为挨了父亲的打而赌气,或许是不想听他再罗嗦下去,我背起出诊包就朝“三哥”家走去。
  按年龄,“三哥”与我父亲属同龄人,家中有6个孩子,就靠他两口子干活。老母猪的病自然是他的一块大大的“心病”。我一到,“三哥”就说:“这么快就来了。”三嫂则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大兄弟,你看,早晨就没吃食,身上滚烫。”
  我量了一下体温,又根据猪浑身发抖的症状,用1?5倍的剂量给猪注射了青霉素配安乃近,并告诉“三哥”,晚上我再去看看。
  晚上,我正在吃饭,“三哥”来了。“我怕你再跑一趟,来告诉你一声。我家的猪病好了,吃了一盆子。多亏兄弟了,要不真不知会怎么样。”“三哥”又和我父亲聊了一会儿家常,并不时地向父亲夸奖我“真是个好儿子”,然后就走了。“三哥”走后,父亲并没有“检讨”自己的行为,但父亲的话却永远地铭刻在了我的心中。父亲说:“家家都过日子,家家都不容易。你晚吃一会儿饭不影响什么,但你晚去一分钟,人家的猪就有可能死去,无论干什么,都得为别人想想。”
  从那以后,无论是谁登门,只要一说猪病了,我立刻就跟着走了,而且再不用人家跑第二趟。有这样的表现,再加上我兼职的大队通讯报道工作和团的工作也干得比较出色,在那个特别讲“政治”的年代,虽然我爷爷有“历史”问题,我还是在21岁的时候就入了党。再后来,我就被推荐上了山东大学,成为我们那个山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尽管是“工农兵大学生”。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