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倔强的树

倔强的树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倔强的树

小放是个不羁的名字,没有见到她听到这样的名字时我就这么想。
  小放是个美丽的女孩,生活在农村,是村里的第一大美女,18岁的时候来到城市驻扎在这里,是骑南朋友的亲戚,然后再成为骑南的朋友。
  有时候我问骑南,你爱不爱她,骑南说,爱,不爱。爱不爱?
  然后在那个明媚的下午我看到了有着一张美丽的脸的小放,小小的嘴有狐媚的缝隙,眼睛明亮弯弯的总像是在笑。我牵她的手,我说你可长的真好,怪不得骑南的七魂没了八魄。骑南敲我的头,摇摇头,你这个丫头,搞怪。                  
  我和骑南非亲非顾却要赖在他这个180平米的大房子里,厚颜无耻的令自己都心惊起来,骑南倒也不在意,喜欢收留我,喜欢我每每用心准备香喷喷的早饭。我想也是啊,他骑南何得何能能天天吃我煮的饭,不让我住那还了得。我霸道得没有道理,他就迁就的合情合理,别人问起我也不想给他添莫名其妙的麻烦就说我是他表妹,很远的亲戚。
  骑南笑起来有温暖的酒窝,可以盛住他所有的温情,可是我没有福分,所以12年的感情还是会输给小放,抬手落手尽显妖娆的小放。
  我会自我安慰,所以难过会淡忘,淡忘就是消失,知道消失就是善待自己。
  不争不抢,小放的眼睛可以看穿我,但是不言不语。
  她来的时候是7月,她背了简单的布包,把头发高高束起,我知道那是骑南喜欢的长发,我也是长发,但是怎么束也束不了小放那么高。我比较的永远都是骑南心里的分量。我知道自己始终都不及她。
  我轻如鸿毛,不值一提。
  有时候我看着骑南觉得像看白白的墙壁,很近所以触摸的到,可是竟然觉得空旷同时又无路可逃。我对爱情开始失望,就那么一瞬间,不能解释的沮丧起来。
  8月我离开骑南的家,骑南帮我收拾行李,但始终没有一句挽留的话,我的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我开始难过了,我爱了那么久的男人,我以为只要看到他我就会觉得幸福了,可是一瞬间的绝望像涟漪一样,层层叠叠,深深浅浅,划伤我,痛下去,没有了止尽。我好象活在了空城里,那么大的地方,摸不到墙也触不到天花板。可是他都不知道吧,他怎么会知道。
  小放倚在门上看我,我走过她的时候没有喘息,怕泄露自己一丁点的妒意。
  小放把手覆在我的背上,轻轻耳语,我不想伤害你。
  这个女子比和我相处了12年的骑南还了解我,我恍惚却没有眼泪,额头手心都是细细的汗。                  
  爸妈因为工作调到这个城市,我就转到骑南的小学。命里有姻缘,不可姑息,却情起缘已尽。太多的是是非非,离开大学校门的时候反而全都成了过眼云烟。身边的人全都寥寥,只剩下骑南,我爱的骑南。
  我的爱,是扎在泥土里的树,他不给我浇灌,我却想顽强的生长。
  他的爱,自有天地的滋长,却是附和的青草。                  
  离开后的几天,我的身体像被什么掏空,负载在尘埃上。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米兰这样说。我想这个城市虽然那么大,但我们的缘分也该像500年修的树,根深蒂固。
  我每天都明艳的出门,我希望自己最美丽的时候,绽放给他看。可是我遇到了城市里所有的人,遇到了久不遇到的高中同学,还有小放,就是没有遇到他。小放和另一个英俊的男人出出进进,我走上前,她的表情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尴尬,因为她总是美丽而从容的,所以无懈可击。
  她冲我笑,我问到骑南,她说他们已经分开,没有伤痛。
  我却不甘心起来,我的让步是为成就谁的幸福,我以为那是他们的爱情,我以为深刻的时候无人插缝。那么了解我伤痛的女子,就任我痛下去,再放手。
  我突然像孩子一样的哭了,隐忍了那么久,却没有哭声,手背把眼睛擦的又红又肿跑去照了镜子,看见一张惨白的脸,一张那么爱着骑南的脸。
  原来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爱到可以为他成全爱情,不圆满了为他痛哭。          想到问骑南的话,问他爱不爱小放,他似笑非笑的唇轻轻牵动。爱,不爱。爱不爱?
  那是爱,还是不爱?他没有答案,就给了我无限的猜测,无限的希望,无限的哀痛。
  也许他认为我折磨我自己无关痛痒,所以不持态度保持姿势,隔岸观火。
  有时我会绕道路过他的家,他的公司。想他为我的执拗刷的紫色墙壁,想我们一起做的蛋花汤,想我们的往昔,淡过云霄的让人恍惚以为是爱情,所以就不顾一切湮灭了自己。
  我的生活被一个小放就打乱了,从那个宽敞明亮的大房子搬出来后我不再去上班,告了3个月的病假。爸爸妈妈打来电话询问,他们退休后就被谴回老家,我咬着嘴唇在电话里硬气的说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再接他们回来,可是我一直都是公司的小角色,没有心计不求上进徒劳努力。
  很久没有出门,久到冰箱空空,肚子空空。忘记看那天的日历,只记得就像看到曙光一样的接到了骑南的电话,他说出来吧丫头,我请你吃饭。他这么说,我就立刻感觉幸福无比。
  看到骑南的时候我笑了,我感觉到自己像树一样的倔强,爱就扎在我的心里,好比蜿蜒的藤缠绕,躲避,再日夜催长。他看到我满面怜惜的说,丫头啊,你怎么日渐苍白了呢,是不是离开我以后没有好好吃饭。这样暧昧的言语,我一时间就潮湿了心里,红潮泛起。
  我和骑南在一起的时候一清二白,不遮掩也不躲藏。我们都清楚的看到对方,不用日后窥探,可是这样方便爱情的条件就是不能成就大器。
  和骑南一起来的男生叫阁,他的眼睛放肆的看着我,不离不移。我笑语,我是良良,呵,不是良家妇女,是良家女孩。他拍拍骑南,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了什么,笑起来。
  骑南俯身,丫头,他爱上你了。
  我的笑容一下僵在脸上。那么,骑南,你怎么想?我扬头看他,满眼被装的却全是阳光。
  骑南,你爱不爱我?骑南说,爱,不爱,爱不爱?
  那么,你的意思就是不肯放我走。                  
  那年我曾和母亲有了一次激烈的争吵,母亲嘶哑的嚷出道理,我最后只剩下一个动作,蹲在地上,哭。我那可怜的有高血压的母亲烈日炎炎下负气的奔出家。骑南来我家帮我补习,立在门口,一脸错愕。我呜呜的哭,他蹲下来柔我的头发,揽我入怀。
  那年我18岁,那是我十八年来第一个有关爱情的拥抱。
  18岁我还面似桃花,明眸皓齿。在什么地方都是个骄傲的女子,可是,是什么时候变得那般卑微了?                  
  和阁在一起的时候我开始觉得被爱的感觉很好,阁是个体贴的人,热了他知冷了他晓。可是隔日我就在街角看到了骑南,他远远的冲我招手,茫茫人海里我有错觉好象是为了爱他而生,我心里的那棵树日渐挺拔,招摇心胸。
  我走过去,我说骑南我们谈谈好么,骑南拉着我的手走进临街的咖啡屋。他说要牛奶,丫头只喜欢喝牛奶。我看着他,我说要果汁,骑南你那么怕死的人绝对喝不得苦的。
  呵,我们都笑出来,我们这么的了解彼此。可是,可是骑南你不知道我的青春只能为你挥霍一次么?
  我说,我们很快就会老去,我想嫁人了,骑南你说阁会给我幸福么?
  骑南的身体一震,他怎么会忽略了我对他的心。可是他不动声色,狠心的放逐我。我渐渐疲累,心底的树却始终无法枯萎。                  
  公司放长假的时候徒步旅行让我认识了叶绒,至此至今,我从没见过像叶绒那么钟情红色的人。她说那样的红穿在身上有惊心动魄的娇艳,可以第一印象就把你掠夺,她狡黠的笑,睫毛一眨一眨的。我笑了,我说叶绒,是你的眼睛掠夺了我。我们惺惺相吸,不是相象,也非喜好一样,是因为她是她,我是我。叶绒说良良我喜欢你是因为你是你,不是别人,是你。
  漆黑的夜里我的手放在她肩上微微颤抖,说骑南的点滴,说他怎样的狡猾,怎样狠心,说自己怎么用力的爱着他,适合时机泪如雨下。
  我想再深的伤害也不过如此的牵绊了。
  回来我把叶绒带到骑南的眼前时,我分明从他眼里看到了惊艳。我恍惚起来,这么丝毫的诱惑就可以颠覆他,这个世界诱惑那么多,我没有三头六臂无何抵挡这繁华盛世,盛世繁华。叶绒的红就那么轻易的俘获了骑南,不顾情面,我好似穿透时光看到那个妖治的小放,通彻我心却不肯罢手的小放。
  骑南,你知道的吧,你知道我只是你弱水三千中的一瓢,你那么自信,知道没有小放,也会有叶绒,没有叶绒也会有别人替代。
  你不会为了我,放弃你的如花美眷。                  
  阁的公司最近行情很好,老板放他大假,他深情款款,我就答应陪他旅行。
  阁是有情调的人,安排得尽善尽美,可我无法真正的快乐起来,纵然一切花好月圆,歌舞升平,也不过是良辰虚设,骑南不在,什么都变的无足轻重。我不过是矫情世俗的女子,只要有在意男人的赏识,欣喜雀跃就是轻而易举的事。世界那么大,我渺渺如尘,所以一个男子就可以颠覆我。
  我似乎要决定什么了,那个和阁在一起的浪漫夜晚我决定要离开他在的城市。
  骑南终于可以从我的生活里淡出。                 
  那些惶恐,那些骄傲,那些虚荣,那些往昔,也许都可以抛开不要了。我以为有些人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最后却最先记不起了。
  一开始我不会难过,因为我一直以为可以见到他,可是久了久了,想到自己很快就会骤然老去,而女人始终抵不过年华似水流。我卑微的愿望也只是想找个我爱的也爱我的人结婚,没有细节的想,就没有困苦,心里是安稳而塌实的。谁料情绊人心,人心折磨。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