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梦里等着你来陪

梦里等着你来陪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梦里等着你来陪

轰鸣的火车终于把我送到了异乡的城市,呼吸着陌生的空气,我背起简单的行囊,漫无目的的往前走。今天必须找到个睡觉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尽快找份工作,身边的钱支持不了几天的折腾。
  黄昏的城市,车来车往都是行色匆匆的陌生脸孔,于我来说,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因为在车上,这一幕幕已在我脑海里演绎了N次,于他们,我却是地道的陌生人,没有人会为我的到来止步,也没有人会赶走我,我们都只属于平行线。
  我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住下。夜幕已拉开,没有对异乡的好奇与兴奋,我很累,只想好好躺下休息。饥肠辘辘的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可是睡不着,脑子像个轰炸机,虽然一片空白却又轰鸣不已,于是便盯着天花板发呆,从今天起我要完全独立的生活了,没有别人,只有自己。熟悉的一幕又开始出来作祟时,我“啪”地捂紧被子,试图用被单把它隔绝在外,在徒劳的挣扎中迷迷糊糊过了一夜。
  起来后,我买了个馒头作早餐,边吃边走出旅馆,开始忙碌的找工作。我没有一点信心,不知道谁会肯收留我这样一个只会做简单手工活的人,我只是强迫自己多跑几家,再多跑几家。还算幸运,有三家肯收容我,第一家是制衣厂,招收女缝纫工,包吃不包住,按件计费,第二家是五金配件厂,招收配件工,吃住自理,按件计费,第三家是一酒吧,招收女服务员,从晚上六点工作到十一点,每晚二十块钱。为了方便和时间的合理调配,我选择了第一家和第三家,并且在酒吧附近租了间房子,从此,我便开始了早起晚归,身兼双职的忙碌生活。
  那年我二十二岁。
  转眼间,在B城已居住快两年了,每天日复一日的操持着同样的事情,我不希望自己有空闲,即使如今生活基本上能自理,无须为上下顿而犯愁时。我每天都把自己全部投入工作中,然后在深夜里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住处,这样,便能尽早入睡。很多时候我都累的不想说话,躺在床上,“啪”地捂住被子,然而泪水还是把薄薄的床单打湿了,就像无数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徒劳的驱赶着灵魂深处的魔鬼,可是狰狞的脸孔却挥之不去。
  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逃脱阴影了。
  在婚礼进行曲中,在觥畴交错中,在亲友深深祝福中,突然闯进一个和我穿着一样白色婚纱的女人……
  天旋地转。
  一切就在喜悦的顶峰跌落无底的深渊。
  已是夜凉如水的时候了。
  异乡的深秋特别的寒冷,我虽然已穿上了所有能穿的几件衣服,可穿梭于人群中,还是觉得浑身打架。
  今晚酒吧客人不多,大概是因为冷吧,谁都不愿出门。
  “夏青,3号包厢客人要五瓶啤酒。”老板因为最近生意不好,所以口气也是冰冷的。
  “好的,马上送去。”
  我拿起托盘放了五瓶啤酒,敲开3号包厢的门。
  我不觉一怔,房内只有一个人,不像我想象中那样很多人围在一起笑闹。桌上已狼籍的散落了一堆空瓶。
  那人对我的迟疑一挥手说:“站着门口干吗,我没醉。”
  我马上回过神,赶紧上前去,可是脚下被一只空瓶一滑,一个踉跄,我傻眼了,“哗啦”一阵脆响,托盘里的啤酒全军覆没。门口处的老板赶紧过来,看到如此情景,铁青的脸上阴云密布,我惊慌失措,连声说“对不起”,赶紧去捡地上的玻璃碎片。就在老板刚要发威的时候,客人从身上抽出一张百元大钞塞入他手中,说了句“别骂她,是我故意捣蛋的”便离去了。
  幸亏他那句“别骂她,是我故意捣蛋的”才使我没被老板炒鱿鱼。
  后来,我注意到那客人经常来酒吧,并且都定3号包厢,都是只身一人,只顾喝酒抽烟。老板还是叫我给他送酒,对于老板的狡猾,我在心里恨极了。
  终于,有一天在送完酒后,出门之前忍不住说:“烟酒伤身,何苦这样折磨自己呢?”他一怔,抬起俊朗的脸,布满红丝的双眼射出清澈的诧异。我转身离去。
  回到房间,往床上一倒,可是今晚的头脑异常清晰。是啊,何苦这样折磨自己。一句安慰别人的话却怎么也安慰不了自己的倔强。我打开抽屉,拿出照片,同样俊朗的脸,灿烂的笑容。我的泪水不觉滑落,滑落在那双同样清澈的眼里。
  婚礼进行曲中,他的臂弯由于那女人的出现而僵硬,浑身的颤动就透过手臂传递给我。
  一贯潇洒的笑容显得尴尬异常。
  眼里是清澈的慌乱。
  慌乱在我心里焦灼。
  这就是我付出全部只想好好陪伴一生的爱人啊!
  当我再次递酒到他面前的桌几上时,他叫住了我:“能陪我聊聊吗?”眼里除了疲惫,是伤痛和真诚。
  “对不起,这是我的上班时间。”我冷冷的说。
  “没关系,我搞定。”他说完便按铃叫来老板。老板满脸堆笑的接过他为我付的酬金便出去了。这个势力小人!我在心里暗骂,为了金钱不惜出卖自己的员工。
  其实我完全可以拒绝,他并没有强求我,也并非是他的真诚打动了我,我更不怕被欺骗,因为我已被骗得一无所有,没什么值得别人再骗了,只因他的清澈的伤痛,这块也在我身上流脓的伤疤是我和他的共同之处。
  片刻的沉默后,我们便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起来,但很明显,对于某些东西,谁都努力保留,刻意不去触及。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不长不短的距离。他问我哪里人,在我回答“A城人”时,他的烟在空中弥留,烟灰被弹落在空中。
  “这么巧,我也是A城人。”
  这回轮到我一怔。在两年后的今天能在异乡遇到一个会伤痛的同城人,着其中的滋味没法辨认,有激动,有喜悦,有伤心,有沧桑,但更多的是浓浓的乡愁。我的眼眶有点温润,两年来,在无数个思家的孤独时刻,惟有仰望满天的星星,在无数次受委屈之时,惟有告诉自己,要坚强,再坚强。
  “你怎么会来B城打工?”他仿佛若有所思。
  我注视着他的眼神,沉默。
  “对不起,你可以不回答,就当我没问。”
  “可你已经问了。”我倔强的瞪了他一眼,起身离去,留下满脸诧异的他。
  我知道,我的倔强换不来任何好处,得罪客人也就意味着我将会失去这份两年来一直小心翼翼保护的工作,老板的旨意更不敢违抗,在其他女服务员的醋酸味中我只得接过托盘,只是盘中装的不再是啤酒而是两杯极品蓝山。
  我推门进去,这回没有满屋的酒味,只剩缭绕的烟云。两人只是沉默的对坐,相互的凝视。在咖啡因的作用下终于打破了沉默,聊起了毫不搭界的话题。
  以后,每次他都会让我坐下聊一会,而距离也在无形中拉进了许多,我和他已无话不谈,除了那些焦灼的痛。
  “夏青。”他欲言又止。
  “什么事?”
  “今晚,我送你回去?”眼里尽是清澈的期待。
  我调皮的眨眨眼,微微一笑,不说话。
  他果然等到我深夜十一点。
  “啊,夜色好美。”我抬头,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异乡的夜空也同样美丽,星星也会眨眼睛。
  “别像个疯丫头,小心着凉。”他拉住奔跑的我,眉头微微一皱,解下围巾细细绕在我的脖子上。我手指的冰冷沁入了他的关节,他紧紧握住,想要温暖它。
  沉默。
  沉默。
  终于到了。我没有请他进屋,只是静静望着他转身的背影,我的手指依旧冰凉,我知道他不可能温暖它,我们只是彼此孤独才会走在一起,这并不意味着什么。
  已快过年,到处是辞旧迎新的喜庆,制衣厂和酒吧都开始放假。
  我望着楼下堆雪人的孩子们,努力让自己找到一点节日的气氛。
  不知道苍老的爸妈怎么样了,不知道妹妹考上大学没有,还有……
  佳在敲门。
  “不要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出去走走。”他弹弹身上的雪花命令似的说道。
  我调皮一笑,眨眨眼,不说话。他便拉着我走在了马路上。这里不是闹区,比以往还要冷清,除了孩子们的嬉闹声,便只有漫天雪花。呼出的气息似白雾,在眼前飘散,它们也会凝结成片片小雪花,轻轻的从天空滑落。
  佳拦住我的腰,紧紧一带,将我拥入怀中。
  呼吸着男人的烟草味,我似乎陶醉其中。啊,肯定是孤独的缘故,这并不意味着什么。我不愿多想,只想好好享受此刻温暖的臂膀,漫无目的的走着,谁都没说话,谁都不愿打破这美丽的瞬间。雪花无声的擦过伞的边缘,轻曼的舞着华尔兹。
  忽然,我感觉到他的脚步有些踉跄,臂弯不再温柔而显得僵硬,浑身的颤动就透过手臂传递给我,微翘的嘴角无力的牵扯了一下,温柔显得尴尬异常。
  眼前是一个女人,一个在婚礼中和我穿着一样白色婚纱的女人。
  天旋地转。
  他的眼里尽是清澈的慌乱。
  慌乱在我心里焦灼。
  游戏结束。
  游戏结束。
  “夏青,别走,你听我解释。”佳追上来拉住我。
  我只是盯着他,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是你想象中那样的,我和她早已结束了,在她穿着婚纱闯入另一个人的结婚礼堂的时候就已结束了……”
  天哪!老天真是爱开玩笑。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