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我的爱情故事

我的爱情故事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我的爱情故事

我们的爱情不是开始在充满浪漫元素的春天,而是在那个严严寒冬。人说春天是恋爱的季节,冬天是分手的佳期。也许正如此种说法,我们的恋情也注定以分开告终。
那年的冬天好冷,校园里人人都忙忙碌碌的。有的为考试奋斗着,有的则忙着外出打工。是啊,快要放假了嘛,外地学生怎么也要在多争点车费呀!而我,这个衣食无忧,考试不愁的人,在这严冬唯一的乐趣就是尽情享受那雪的美景,因为雪对于南方的我来说,真的好美。艺术系的学生们正忙着排练元旦的节目。说来好笑,室友小文的“黑马王子”——艺术系的康是晚会的主角。当然,这种消息只有在小文的“八卦”嘴里才能知道。
现在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周二的下午,我正坐在中文系楼下的花园中细品我的《基督山伯爵》,耳边乱糟糟的:“嘿,哥们儿,别跑啊!”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个“硕大”的雪球乎在我的脸上。“呵,哥们儿,你闯祸了!”一声刺耳的尖叫,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我的眼帘,是康!是小文的那匹黑马!“对不起!没有伤到你吧?”一个很男人的声音。“没伤到?这要还算没伤到,那死人也会唱歌了。”我心中暗骂着。但淑女嘛,总要顾及一下形象,我没吭声,气呼呼的丢下书便奔回宿舍。后来听小文说,那两个“蟀哥”楞在那足有5分钟。丢人呐!小文目睹了我受袭的全过程。
元旦了,欢快的气氛笼罩着学校,只可惜演出太没水准,小文的“八卦”消息也第一次失误,康根本不是主角,他只在结束时播了一则通知:“中文系的哪位女生的书丢在花园里了,散场后到后台来领。书名是《基督山伯爵》。”分明耍我嘛,我气不打一处来。散场后我拉着小文到后台要书,康一见是我马上拘出一副让人作呕的笑脸,“来取书?”“是!”我很理直气壮。“下次要小心呀!还有请不要再对别人的道歉无动于衷。”我本以为小文会帮我破口大骂,结果她花痴般的看着康,一副病态。
回到寝室,我仔细的检查我的书,希望那个倒霉鬼别把我的书弄坏。-一张照片从书页中滑出。更令我吃惊的是,那是我小学四年级时的全班合影,那时我很白痴的扎着两条小辫子。翻开背面,一行清秀的字:“没想到你那时像个风婆子,现在这么淑女!”落款是冯康。我看着照片,脑子以最快的速度回忆着,终于在最边上一排发现了一个小个子,那时他似乎也叫什么什么康的。天啊!不会吧!难道是他?真是见到鬼了。那个小个子当时很喜欢揪我的小辫子,而我经常把他数落得找不到北。天啊!他不会回来报复吧?我不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担忧。
以后的日子,我总会不经意的遇见他,他总是微笑,好象没有“报复”的心思。我们也熟悉起来,从最初的微笑,到后来的问候,有时心情好也会在一起聊聊文学,聊聊艺术,布置不觉成了朋友。
终于放假了,这是学生最喜欢的日子。我和康一起乘上南下的列车,暂时告别了这座北方城市。车上我们聊了好多,说到小学时的同学,说道那时的种种糗事,他还告诉我他失败的初恋。有他同行,我觉得过得飞快。火车快要进站了,康也停止了讲话。他憋了好久才对我说:“做我女朋友吧!”然后他垂下眼皮,生怕听到拒绝。这是我第一次看见男生这么腼腆,有些好笑。我并没有拒绝他,只是从背包中掏出那本《基督山伯爵》递给他说:“仔细读完它,然后告诉我,书里边哪对情人是不属于这个故事!”康一头雾水得接过书,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但依旧很开心,因为我并没有拒绝他。
正月家家过节忙,我当然也不例外。走亲访友,但我并没和康联络。初六早上,讨厌的电话铃把我吵醒。我拿起听筒,那头传来兴奋,而且很男人的声音:“我知道答案了,那对情侣就是我和你!”谢天谢地,他终于明白了。我笑得有点诡秘。
我和康终于走到了一起,也许是因为那场雪,因为那张照片,或是因为那本《基督山伯爵》。不知是由于在北方呆久了觉得家乡温暖呀,还是由于康的缘故。我们几乎每天都通电话,可时间却很快到了开学。这次离开家,我没有了往昔的不情愿,因为有康和我在一起,我不在孤单了。可小文却整天摆个醋坛子脸,一副失恋的样子。我和康经常在中文系楼下的花园里高谈阔论,谈人生,谈兴趣,谈我们的将来。那时阳光很灿烂,天空很蓝。春天我们看花开叶绿,夏天看彩莲满塘,秋天看红叶飞舞,冬天看一片银白。我们携手走过了四季,走过了我们相爱的第一年。可这年的雪不是太大,天总是阴沉的。又快要元旦了,我和康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总是说怕影响我学习才少和我见面的。我们的感情走入了低谷。
那天,小文告诉我了那个天大的秘密,而我宁可那是她送我的愚人节礼物。她说康病了,很严重,正住在医院里。我顾不上淑女形象,飞奔到第二血液医院。外边的雪下得好大,鹅毛一般,我脸上的泪珠也在风中结成了冰。我找到了康的病房,一片惨白,康的脸色也如同那四壁一样白,毫无血色。他告诉我他得了障碍性贫血,日子不多了,日渐疏远我,是怕看到我伤心。我狂吼着:“我不信,今天不是愚人节。看今天的雪,你会陪我打雪仗的,是不是?”我的眼泪落到康的脸上,划出一道道痕迹。康笑了笑说:“我的傻丫头,人总会去的,没有我地球又不会不转。再说你不是恨死我了吗?去年这时,我砸了你的脸,你忘了吗?你不是说看到我总会倒霉吗?别哭了,我不会这么快就走的,我会陪你过完这个冬天……”我根本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为什么此刻他仍然是一副调皮的样子,难道他不怕死亡吗?
今年的假期我没有回家,我一直留在医院里照顾康,我要和死神争时间。
天气越来越暖和,但那天又下雪了,零零散散的。我坐在康的床头看着他,他的脸更加惨白了,嘴唇干裂。康用微弱的气息对我说:“晴,扶我出去看雪好吗?我怕我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么美的东西了。”“你住嘴!”我的眼泪又溢出眼眶,“你不会有事的,你以后还要陪我看雪,陪我打雪仗呢!你砸我脸的那一下,要用一生去还。”康拉着我的手说:“傻丫头,怎么又哭了?我只是想出去走走。”我终于经不住他的要求答应了。我给康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把他扶到楼外。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自己哪来那么大力气,可以一个人支撑着康一米八多的大个子。他靠着我,孩子般的笑着,比划着,要我和他打雪仗。可我却无心赏雪,脸上结了两道冰柱。不知什么时候,康不再和我说话,只是靠着我,他的手好冷。我看看他,两眼闭着,嘴角上扬,表情是那样安详。
护士推着车走在安静的走廊里,我的康,我生命中的那匹黑马躺在车上,盖着那张洁白的床单,如雪一样白。康也如雪花一般静,静静的等待阳光的温度。
康葬礼那天,我没有哭,一滴眼泪都没掉。葬礼结束后,我回到学校,回到中文系楼下的那个花园,来到那张石椅旁边。那是我和康邂逅的地方。我扒开厚厚的雪和泥土,把我的《基督山伯爵》和我的心一起深埋于此……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查看本站更多关于哲理故事的文章
  •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