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请你,说“爱”

请你,说“爱”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请你,说“爱”

十月,长城,独自行走,无法停下。一整日到夜晚黄昏时,八达岭开始亮灯,如一条彩龙盘旋,游人都在拍照留念,他走来时被我叫住,问,可以为我照张相么?
  他看了看我手中最古老的傻瓜机笑,“好,不过你那家伙可没有价值。”说完,他举了举他胸前的相机,一看就是个喜爱摄影的人,这么长的镜头,“没关系,只想看看自己曾经在这里走过。”有些累,觉得自己可笑至极,走了一天,阳光明媚,没有想过要把自己留念下来,到了这个时候,傻瓜机中可能只有黑乎乎一个人形。
  他说:“为什么不笑笑?”看着他的身姿,想起“廊桥遗梦”中的罗伯特。金凯。差不多年龄,四十开外的中年人,独行,举着相机为我拍照,很认真的样子。我笑,随意的,忽悠之间冒出的心情。
  他问:“怎么给你照片?”我摸了张纸片,很快的写了自己的手机号,告诉他到时联系,然后飞奔而去,有一辆返回的车停在那儿,我想搭着离开。
  没有道谢,因为根本没有想起。一个月后结束独自的蜜月,回家,开始上班,家中空空,寂寞的样子。林安在夜半偶有电话来问,还好吗?习惯吗?一人点头,没有承托。都是原样,只是有些空荡。                  
  和林安相恋八年,突然他要出国,走前说,小烟,我们结婚吧。我点点头,然后仓促成婚,婚后三天,我们在机场告别,一起上机,他飞纽约,我飞北京,独自行程,蜜月的旅行,一个人和一只手机。
  十二月才始,一个初冬清冷的上午,手机响,陌生的声音问:小姐,还记得你的照片吗?阳光明晃,我正立在窗前,有些恍惚。他说,长城。我“嗯”了一声,脑中又有罗伯特的身形,不由轻笑。没来由道了声谢。他说,奇怪的女子。然后,男女轻笑声,互相穿插。覆盖在温暖的阳光下,虚榥,找不到真实。
  留下地址。莫明的,有了细小心事,静等来信。独自消磨回忆,却一无所得,只有那长长廊桥,还有不搭调的罗伯特。金凯。
  三日后的午间,手机再响,他说,对不起,一直忙,还没寄,怕你等告诉你一声。我点点头,没有声音。他说,生活是寂寞的。我说,是。然后开始聊天,听他讲他的工作,他热爱的影楼,最后他问:上网吗?我说,上。
  晚上,开了Q寻找。昵称“阿杜”,除此一无所有。
  他叫杜依群,别致的姓名。每日很晚才能见到他上网来,慢慢的敲打键盘,互相道安,讲简单的白日,接着道别。
  有一天,他说,我很寂寞,想有个伴。
  独自屏前点头,心绪没来由的悲伤,已好几日没听到林安的声音,新婚的屋,家俱崭新的味道,独是没有人的气息。告诉他我的生活,独自无声的夜晚,蜷缩的身体还有随处可听的自已的呼吸。
  他说,你需要安慰,希望你好。
  我说,是。
  很少看到聊天的他笑,一直淡然。那晚,他讲诉一个故事,生命中曾经的女子,一切的发生就象在昨日,唯一一次的相拥,被逮住的尴尬,破碎的家,往后十几年,独自的行程,白日的影楼,夜晚的酒吧。
  静静的听,然后说,对和阿杜的聊天记忆不深,相遇却又无比捻熟。
  突生的温柔,网中阿杜,变得靠近。我以为这是交换了心事的结果。
  人是脆弱的动物,在很深的夜里,会渴望坦露。和阿杜慢慢变得找不到距离,在网路中打发寂静夜晚。
  照片来的那天,突然下起了雨,阿杜一晚没有出现,林安也没有电话,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看自己,笑得很隐约,却有飞扬的样子。想起阿杜说过,你是那样的年轻。
  十二月,休公休,又一人开始独自的行程,从江南往南飞去,在海边,给阿杜电话,因为想起他曾说过,希望可以在水边时和你讲着话。他说,开心。我说好,然后举起手机,让波涛的声音传到寒冷的京城。没有再道再见,举累后合上了机盖,七天的行程,林安来了两次电话,在夜半时,我告诉他,想念你的怀抱。                  
  转眼阳春,三月桃花,工作开始忙碌,疲劳侵袭,慢慢不再在深夜聊天。阿杜的形象开始比“罗伯特”更加模糊。一日工作出错,被责令写检查,独自一人委屈,无处可诉,没有怀抱。离开单位时,压抑的心境,看不到夕阳落日,垂着头,有泪一直一直想要落下。然后撞到人,想说对不起,对方却轻轻的叫了声:小烟。
  是杜依群,在夕阳的余辉下静静的看着我,四十开外的人,外表还依旧年轻,沉沉稳稳的象山一样。就这样走上去,伏在他的肩上,呜咽。
  一起去晚餐时,他轻轻的握了我的手,拍得很温柔,没有言语。往我的碗中夹菜,一边说,记得你说过,这你喜爱吃。有些昏暗的灯光,包厢中两两相对的目光。我说,想你。
  拥抱,象梦想的怀抱,他轻轻的吻我的额,他说,不敢说爱,小烟,是喜欢。我点头,觉得很轻松。两人走到大街时,我开始笑,拉着阿杜的手,带他逛我的城市。不停的问,喜欢么?喜欢么?
  他说,喜欢,这里有你。
  不可能不听见,也无法不动容,眼泪都会溢出,我吊上他的脖,这样的男人,不多的言语,这样的让人想要依靠。我说,我独自真的寂寞,有时,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否是在等待林安,好象只要有个人,在我的心掉至脚底心时站在我的面前的,都会是我所需要的。我问,是不是很不好?这个样子?
  他说,不,你一直是这样的率真,这样的年轻。他又说,我喜欢。我问,到我家去吗?
  在大街上,我吊着他的脖,他轻轻的拥着我的身体。互视。暖昧不清。
  他不言语,我说,请你,我只是想屋中有人。
  我给他泡咖啡,他静静的坐着,看着窗外。我们相对却再也无法言语,好象有个第三者在看着我和阿杜。他笑,有些尴尬,在街上的那种亲昵,迷眩的暧昧,落回梦境。
  一起走至阳台,看繁华落幕下的城市,是我和阿杜曾经夜夜相聊的时候,此时却各倚阳台一角,无语望天。我说,你替我拍的太漂亮了,你的技术真好。他看看我,沉默了很久才说,你在我心中就是这个模样,飞扬的朝气。
  他垂着头,用很轻的声音说,你让我看到曾经,好象一幕幕就在昨天发生。我喜欢你,珍惜你。可又很想听你说……
  无语。说什么呢?这是我新婚的家,我独自生活,廊桥的梦,理想的“罗伯特。金凯”只是故事。
  阿杜走向我,把我的头拨进他的胸怀。轻轻的说,请你,说“爱”。
  我看到很清澈的泪水,沿着他的衣襟划着深色渗下。这么温柔的相拥,这么寂寞的渴望。可是“爱”却卡在喉口。
  不能说的字,这是禁忌。
  亲吻,我抱着他的头,不肯让他离去。如果我不是新婚独居的女子,如果我们不是这样的小心,如果不是如此的害怕破坏。是否我们之间就可以最简单的飘落“爱”字?
  清晨,阿杜离开,在门口他再次亲吻我的额。告诉我,我喜欢你。然后转身消失,飞快的离去。我在阳台看他的身形,寂寞的背影,这次没有想起“罗伯特”。
  再也没见阿杜,Q中有他最后的留言:请你,说“爱”。
  我轻轻的哭,在最深的夜里。                  
  请你,也对我说“爱”。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