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一个人的华尔兹

一个人的华尔兹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一个人的华尔兹

2003年的夏天,我一个人在南京。好朋友去了她刚刚毕业的男朋友的城市街道鹊桥相会,把房子让给我,临走时还画了简易的主要图,叮嘱我随身带着手机可以打110.我很是郁闷。可是怎么办呢?考研还是要做的事情,回南京上辅导班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倘若留在西安,仍然有很多事难以面对。于是放了假,就飞似的逃回来。
  房子其实是挺不错的。朝阳。虽然小一些,却各项设施齐全,只没有空调。但这样的房子已经相当不便宜,好朋友可没和我提付租金的事,我哪里还有道理抱怨。每天晚上上网,把电风扇对着主板猛吹。自己实在不行,就站起来光着脚去卫生间里冲一回。满地都是我湿淋淋七凌八碎的脚印。
  等了好几天才看到南行慢吞吞地从QQ里探出头来。他说,小宝,你在那边怎么样?我鼻子酸酸的,想说,有点热啊很难支持。但终究说了句,很好。他说,哦,那你自己小心些。没了下文。我想了想,说,南行,我想念你。他没答,一会儿,头像隐了下去。
  我咬住嘴唇不说话,拿起扇子来拼命扇,扇叶噼噼啪啪地打在我赤裸的肌肤上,一小块一小块的伤痕慢慢印出来。没有疼痛感。接着我就上线打游戏。当我连爆了五个匪头略感快意时有人跳出来骂,操!你他妈还是不是人?我立刻回击,操,你姑奶奶我是神!骂完后我独自坐在椅子里哈哈哈地笑,房间里空荡荡的让人恐怖。我慢慢安静下来,看到桌面显示的时间刚九点过。很早。我对自己说,就随便穿了件衣服出门去。
  南京39度的高温已经持续了十多天,晚上稍稍地好一些。爱热闹的人从各个蛰伏的窝里冒出来。街上纳凉的人很多,有穿着超短花裙的女孩子笑盈盈地挽着高大的男生走过我身边。我扁扁嘴,踩着重重的步子砰砰砰。新街口广场那边有一家必胜客,九点多人仍不少。我大大方方地进去买了一杯可乐又大大方方地出来。服务生有很奇怪的表情。我懒得理。我心里说,反正我已经疯了,做什么事都无所谓。这样一来,心里无比轻松。本来做人就是要承担各种各样的责任才会辛苦,所以孩子和疯子才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可不是疯了么?大伯在英国取得永久居住权,让我去那边发展,学校都联系好,只是我执意不肯,要在国内上研。爸妈很生气,说若不想通就不要回家来。于是我差一点就流落街头。我拿着大杯可乐在对面的花坛坐下来,坛里是一棵树,好象是榕树,我不确定,捡了一片叶子反复看。南行要是在一定会骂我神经病。我忽然想,不过我宁愿他在。不知道哪家专卖店在播蔡依林的《布拉格广场》。我喜欢这个女孩子无辜的眼神和长长的金色卷发。想象她在黄昏空旷的广场上独自起舞的样子,每一下群摆的飞扬都在诉说爱情。我边想边扯扯自己刚刚有些长的头发,就听见有人大声叫,宝心,杜宝心!
  我下意识地想走,我一直是不愿碰到旧日同学的。一是怕麻烦,二是怕丢人。几乎全世界都知道我因为南行和曾经一起四年的初恋男友分手的事实。而现在我和南行弄成这样,有多少人不够我丢的!我正要闪,却被那人抓了个正着。我一抬头,愣住,是不认识的男生,平头,脸色很黑,牙齿又白又亮,笑得一颗颗露在外面,右颊有一个酒窝。我脑海里第一反应是,虽然没南行高大,却也可观性很强了。呸!我立刻骂自己过分,大四的女生,不知羞耻。于是我说,对不起,我好象不认识你,我不和陌生人说话的。说完我又后悔,大概是很久没和人交谈竟把在网上常说的话逐句背出。果然他呵呵笑。我惭愧得不行,立刻逃走。只听到他在后面说,我是白天和你一起上课,还向你借过笔记的!我不理他,忙忙地走,想不起谁向我借过笔记。南行说我每天象游魂一样,心不在焉,真是不错。埋头上了公交车要回去,找了空座坐下,把最后一口可乐喝在嘴里,就看到刚才的男生站在自己面前。我咕咚一声将可乐吞下去,很怒地说,你跟着我干吗?声音很大,车里所有的人都盯着他。他似乎被我唬住,急忙说,我,回家。又手忙脚乱地掏出身份证,补充,真的啊,我不是坏人。我瞥了一眼,林森。真是哭笑不得的事情。两人都非常的尴尬。
  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主动向林森表示友好,将他列入了好友。其实他家离我住的地方步行只有五分钟的路程。从上课第一天起我们就坐同一趟车,只是我总是发呆,从不注意旁人。林森很纳闷为什么我的钱包和手机为什么能保存到现在。南京很乱的,他说,象你这种冤大头混了那么久都不丢东西,世界真没天理。
  我用脚狠狠地踏他。这小子,说话和我一样没心没肺。
  平白无故就捡了个人和我斗嘴,日子似乎没那么难熬。只是每天趴在网上的时间更持久,如果南行出现,就淡淡说几句,不出现,也有林森陪我扯皮。课快上完了,我没再和南行说过敏感的话。虽然是炎夏,仍怕被冷水泼到。何况,那是南行,泼过来的又岂止是冷水而已。
  小宝,你好象没男朋友吧?
  胡说!
  那是谁?你没说起过。
  我干吗每天把他挂在嘴边?你又不认识。他在西安。
  那你怎么不留在那里上课?玩两地分居苦相思啊?!
  你怎么这么烦!大男人家那么八卦!
  我忽然烦躁起来,恶狠狠地敲键盘。又猛地一伸腿,砰地很重地撞在桌子上,又不知碰到哪里,窗台上摆着的仙人掌晃了晃,掉下来砸了个粉碎。我的脑袋轰地一声响,冲上去捡那些碎片。那是我种了四年,唯一被我一直带在身边的植物。我的希望在上面。我跪在地上扶它,坚硬的刺扎进我的手心里。我的汗水一滴一滴流进带着腥味的泥土里。我记起我第一次见南行的时候,我捧着这盆仙人掌,穿着斜裁的红色碎花裙,站在陌生的校园里腼腆地笑。我听见南行说,你的花很漂亮,我帮你拿到宿舍去。然后,就有轻轻的风飘起来,扬起空气中溢满的他温和的样子。于是我的爱情就放在那里。我放弃不了。
  读亦舒的小说《喜宝》,最喜欢是喜宝说的那句话,我不怨社会,社会没有对我不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那样的独立,那样的决绝。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能够努力去争取是一件幸福的事。可以因此而忽略伤害。
  可这一刻,我的仙人掌碎在这里,我感到绝望,慢慢坐到地上,眼泪流不出来。
  第二天是辅导课的最后一天。我和林森翘了课去买花盆。昨天他赶过来帮我收拾残局弄到很晚,我很是过意不去。我和他说,你上课吧,不用管我。做事要有始有终,最后一天一定要坚持的。他笑笑。
  不是凡事都要求一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的。关键是你在乎什么。他摆弄花盆,好象很随便地说。
  可是,我在乎这个结局啊!我很重很重地回答他。
  你本来是不在乎的。是你自己强迫自己在乎。
  也许。但是林森,我们总是要为自己所欲求的付出代价。不要试图拯救我。
  重新种好我的仙人掌,我坚持顶着中午十一点的烈焰去听完最后半小时的课。路上塞车,我们象两条热狗般被夹在汗流浃背的人群里,又象面团一样被揉来搓去。赶到会堂,却是刚刚下课,受了十几天折磨的考研大军象沸腾的岩浆般喷涌而出。我静静地站在那里,逐渐空出的礼堂还回响着滑稽且不和谐的华尔兹舞曲。我脑海中不知为什么看到自己站在台上一个人旋转而舞的样子。四周空无一人。一圈,两圈,我想笑,然后摔了下去。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梦见自己从很远的地方坐飞机回家,有个男人来接我,他挽着我走过很长很长的路,经过我熟悉的街道,房屋和河流。我对他说,我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说。我靠近他,脸上满是笑容。
  这时,有人焦急地叫,小宝,小宝!我只好睁眼,然后看到南行。他脸上有疲惫的神情。他说,不是说了不让你一个人在南京的吗?你为什么从来就不听话?!
  我紧紧掐住自己不让眼泪让他看见。是我想回来的吗?我心里说。我痛得说不出话,浑身战抖。南行。你到我身边来。我知道你不会和那个女孩子分手,可是现在你到我身边来了。我知道你不是不爱我。他说,为什么你这样任性呢。他的泪水滴在我的手背上。悄无声息。如同窗外冰凉的雨,那是南京夏天最凉爽的一场雨。
  林森接我出院。我跟他说,谢谢你找他来。他沉默,突然问,那你为什么放弃这个机会?我想了想,说,因为我已经知道了故事的答案。
  我直接回了家。妈很诧异,问,你想通了?我很干脆地说,当然,那么好的机会我为什么不要?!我想,我已经被幻觉左右了很久。现在清醒过来,不再做不负责任的疯子,但仍然感觉轻松。
  在家等签证的日子很无聊,只有林森仍每天在网上和我扯。
  今天玩联众输得很惨。郁闷!不如一起去挑CS?
  胡说!我从不玩那种血腥游戏!
  敢情你是个淑女?
  呵呵!当然,我的目标是傍上威廉王子!
  哇!追求那么高?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我对着屏幕微笑。大概他不知道我早就看到他在公交车椅背上刻的小字。他说,我喜欢这个坐在后排总是发呆的女孩子。不过,他一定早就知道,这也只是他幻觉里一个人的华尔兹。繁华和奢侈的风景。
  我也喜欢你,林森。然后我大声地咯咯地笑。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