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曾经

曾经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曾经

阴天,修泽一个人坐在海边的广场上。
  七月的大连并没有夏天的迹象,持续的阴天,接连的小雨,整个城市被氤氲的浓雾包围着,看起来有些压抑。
  修泽坐在海边的长椅上,看着阵阵海风中的对岸,迷雾中的海水平静地忘记了汹涌,缓缓地在沿岸的堤坝前流淌着。
  去年春节的时候,修泽也曾经和真希坐在这里,等待着绚丽地烟花在海面上绽放,然而最终,却等到了它们在喧闹中黯然的结束。
  当最后一束花火在明亮的夜空里消失的时候,真希拉起修泽的右手,指向海的对岸,“在那,那里,”真希的眼睛里满是期望,修泽的手在一片茫然中苍白的指向远方。
  东京。真希要去的方向,在海的对岸,那个和这里隔海相望的城市。
  有些人很固执,他们不需要别人的劝告,唯一能够说服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真希说自己就是这样的。
  那年四月,城市的街道里飘满了粉红色的樱花,四散的花瓣杂乱地粘在行人的头发和衣服上,不知道这样无畏的飘散是为了要被记住还是遗忘。
  机场,修泽替真希拿掉了头发上的樱花花瓣,把它们放在她的手心里,他隐约感到这会是他放在她手心里的,最后一份礼物。
  四月清澈的天空,被飞机巨大的轰鸣声覆盖着,修泽定定地看着飞机飞过天空时留下的痕迹,清晰的有些残酷。
  当它们都渐渐消散了,修泽才发觉眼睛酸酸地,接着眼泪流了下来……
  海洋的那一边。
  真希终于亲眼看到了东京铁塔的光芒,璀璨,炫目,比她和修泽一起在海边看到的烟花更灿烂。
  真希每天都会写电子邮件给修泽,那里写满了她的生活,全是喜悦,对未来的憧憬。
  她看中了那些摆在玻璃橱窗里的精致的水晶,她说它们每一颗都会折射出耀眼的光。
  然而她却忘记了,那些光是短暂的,任何轻微的振动都可能将它们彻底粉碎。
  海洋的这一边。
  修泽的生活没有改变。依然会在熟悉的街道遇到熟悉的人,在街角的便利店买泡面和香烟,没有工作的时候,偶尔约朋友到城市的球场去看球赛……
  回到一个人的屋子,没有电视,桌子上有他们那次在海边的合照,背景是满天的烟花,真希的脸上只有喜悦,修泽却很平淡。他们站在一起,却又象是站在各自的世界里。
  时间的界限清晰的横亘在他们之间。
  真希的邮件越来越少,原本约定每两周一次的电话也中断了。每次修泽打过去,真希的手提电话都是关机。再然后,关机变成了停机。
  圣诞节的前一天,修泽收到了从东京寄来的明信片,是矗立在夜空中,明亮的东京铁塔。
  “我现在很好,在这里认识了一个男人,他给了我一个宽敞的住处,而且对我很好,不久,或许我会成为他的妻子,我要留在这里……,圣诞快乐。”
  明信片的背后,修泽看到了曾经熟悉的字迹。
  所有的街灯,在同一瞬间亮了起来,明亮的黑夜。
  “我收到了你的明信片,东京塔很漂亮,在我的意料之中。保重。祝你幸福。”关掉电脑,已经是午夜,透过公寓的窗户,外面依旧是那个熟悉的城市,城市里灯火通明……
  不久,修泽搬了家,一间靠近市郊的房子,从那里到公司要两个小时的车程,但那里每天都可以看见大海,在海的对面有一个曾经熟悉的人和一座陌生城市。
  春节以后不久,修泽设计的广告在某个国际性的大赛上获了奖。
  公司因此多了许多定单,随之而来地,他的生活也开始变的没规律的紧张。
  修泽希望这样,工作可以填补他所有时间上的空白。桌子上摆满了不同创意的策划,和真希的合影被从相框里拿了出来,连同那张明信片一起,被放在不常开启的抽屉里。
  他希望自己彻底地忘记过去。
  修泽常常工作到午夜,关上灯,窗外是漆黑的海面,偶尔有满月挂在天空的时候,可以隐约看见远处的小岛……
  海水,天空,海洋上的小岛,没有了城市里被刻意装点的灯火,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和原始。
  我们的记忆里总是有一些人,无论相距多远,他们永远在那里,贴着你的生命存在着。曾经的某一天,或许你们都承诺放弃,但是却永远无法相互忘记。
  又是一年的四月,街道上又开始有樱花盛开。
  路过街心花园的时候,修泽看到许多小孩子在那里放风筝,他们紧紧抓住手中的线,不敢放风筝到更高的地方。修泽看着他们脸上满足的神情,知道他们一定很快乐。
  想起很多人喜欢用风筝比喻莫测的爱情,说是手中的线放的越远,爱情迷失的也就越远,直到不知不觉风吹断了手中的线,风筝不见了……
  很突然,修泽收到真希的邮件,“外面的樱花已经开了,回来的时候在镜子里看见了头发上的花瓣,再也没有人替我摘下它们放在我的手心里了…… 我要回去了,我根本不属于这里。”
  夜里,修泽梦见了真希,她正在从一幢大房子里向外拖行李,一个男人站在门口冷冷地看她,院子里落满破碎的樱花,她哭着说她要回来,她说她要离开那里……
  修泽给真希发去电子邮件,“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机场接你,我们仍是朋友。”
  朋友,残留在他们之间唯一的关系。
  修泽从抽屉里拿出那张明信片和合影,它们依然那么清晰,连同那些岁月,如同一卷电影胶片在脑海中翻滚,他猛然发现,说过的忘记不过是在欺骗自己,他其实什么都没有忘记,相反地现在看来一切都更加清晰。
  春天很快就过去了,真希没有告诉修泽她什么时候回来。
  六月,天气开始变得有些炎热,修泽在公司的设计室里赶一份平面广告是设计。秘书敲门进来,说有个叫真希的女孩挂电话找他。修泽拿过电话,对面的声音有些陌生,“修泽,你好吗?”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修泽放下手里的工作,在椅子上坐下。
  “我回来了,现在正在找工作,不过不太好找。”电话里声音有点沮丧,“要帮忙吗?”修泽打开面前的名片簿想找到适合真希的工作。
  “不,不必了,我只想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真希的拒绝并不令修泽感到意外,她很现实,但却不轻易接受别人的帮助。
  “还好,每天都上班,偶尔也会到外地出差,没有什么变化。”修泽笑笑说。
  “你有女朋友了吧,听说你的设计获了奖,名利双收,一定有很多人追吧。”真希也笑,笑声里透着现实的试探。
  “别说我了,你怎么样,现在住在那里?还回去吗?”修泽不知道如何回答真希的问题,他时刻提醒自己,他们只是朋友,他无意说出任何暧昧的答案。
  “我租了一间公寓,就在你原来公寓的对面,原本这样以为可以看见你,但后来才知道你搬了家。我对以后没有什么打算,可能留下,也可能离开,我不知道,但我不会回去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小孩子的哭声,真希放下了电话,“你还在吗?”不久,真希又拿起了听筒。
  “刚才的哭声是……”
  “我的孩子。”真希毫不避讳。“他没有父亲,坦白说,我是被赶回来的,我拖着行李出门的时候孩子还没有出世,那个男人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我们。我想杀了他,但是我没有,我放弃了,我居然放弃了……”电话那头,真希冷冷地笑。
  修泽很久没有说话,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真希的声音渐渐变成空白,然后是盲音……
  放下电话,修泽在那里坐了许久,耳边是真希的笑声,冷冷地透着凄凉。
  修泽从来不愿刻意地伤害别人,他太理智,会把每件事情都拿来权衡,他始终坚信人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有某种他们认为值得的理由。
  然而最终他伤害了自己。
  完成了最后一份设计,修泽递交了辞呈。
  他要离开这座城市,这里太熟悉,每走一步都会想起曾经的过往,想起一个叫真希的女子。曾经他们相恋了五年,曾经她满怀欣喜地去了对面的城市,曾经他们在一夜之间断了思念,曾经她又带着遗憾回来……
  “曾经”,修泽坐在海边的长椅上,越发觉得自己可笑,为什么现在能够想起的都是那些曾经固执地要忘记的“曾经”……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