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烟花祭

烟花祭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烟花祭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桥上的人少了很多,他觉得这桥比之从前寂寥许多,走在桥上迎合了他的心情。桥下赣江水在将暗未暗中有一股深邃的黝黑,仿佛过不多久便要将整座八一桥吞没。然后桥上的灯便亮了,桥上的路灯连绵到尽头,极远,极亮,甚至可以看到江水的暗波涌动。
  一段爱在这开始过,随着桥下的暗波,一段爱在这消逝了。
  他翻过人行道上的护栏到了车行道上,桥上的车辆在他身旁呼啸而过。他突然有了一种冲动,一定要到对面去,而且就从车行道上跑过去。他找准间隙,冲了过去,在爬上护栏时,啊明显地感觉到了身后汽车疾驰卷起的风,他有种胜利的错觉,有种劫后余生式的幸福,他明白原来他此刻的生活需要一种极限的刺激,生命的延续要有痛苦与刺激暧昧地相随。
  没有车停下来,甚至没有多少人看他,风将他的白色棉衬衣吹起,让他有种再跑一次的冲动,但跑到路中间时,他停了下来,并迅速地向后转了过去,而两边的车相互交叉开过,等他再回头时,对面什么都没有了。他落魄似地抓住护栏慢慢地爬过去,一根钢丝扯住他的白色衬衫,差点扯破。他确信他刚才看到的是她还有她现在的男人。
  他记起她最后和他说过的话,“你是那种寻求幸福的人,而我却只是需要钱,一味地需要,我太现实了,所以我只有选他。”他想或许他们的相遇只是上天一时的疏忽,让两个原本不该在一起的人结下了一段尘缘,但他却在这段错误的尘缘中沉溺的太深,想自拔时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
  对于上天的事,他原来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而对于自己的事,他却根本无法有抗争的念头,挥之不去的只是原有的情丝。也许他注定是一个多情的男子,这次是用情太深。
  他成了一个漂泊的灵魂,游荡着找不到回家的路。                  
  回大家时,夜已经很深了,他打开电脑,先是习惯性地打开邮箱,然后去管理着他的论坛。他有个很不错的网名,叫风月无边,他真名就叫风,他做的是广告性网页,论坛上也都是一些有关广告的帖子,一般情况下论坛上人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在白天上,只是他习惯了在晚上一个帖子一个帖子地点开,一句一句地回复,等到第三根烟烧完之后他便可以倒头睡觉了。
  但一会他便发现了一个问题,他每次回复的帖子都被人提到最前面去了,他看了一下论坛上的人,原来还有一个人留在网上,和他一样在这看帖回帖。好奇心下他看了一下对方的资料。资料简单到了只有几个字,“信子,22岁,无业。”然后就是大段大段的空白,最后他又看到详细说明里的话,“这家伙不懒,还留下一点点。”他笑了起来,这是他OICQ里的说明,她引用了他的话,他瞬时觉得她是一个可爱的女人,可爱地接近天真。
  他在论坛上写了一个帖子,也只有几个字,“信子,请进。”一会他便看到了信子的回话,果真和他想的一样,信子是一个天真的女人,和她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类型。她太过于精明,任何事都在她计算之内,天真地未曾有过一丝污染,还带着刚出校园的那种书卷与稚气,甚至跟他谈论易卜生,卡耐基等。不可否认,信子讲得很好,甚至比某些专门研究的人讲得还好,他一直静静地看着,偶尔敲出几个字。
  拉开灯时,他看到了地上的烟头,记起他原是痛苦的,曾在桥上游走爱与痛的边缘。但现在却归于沉寂,这一件本应在痛苦的事化为了一丝微笑,他想,信子的确是一个可爱的女人,天真,风趣。
  上天在收回一段爱恋的同时,必定会赐予他另一样东西予以弥补,上苍是公平的。
  “你是风一样的男子,因为你的名字就叫风,所以你很快就会随风而逝,他有点担心。”办公室里,彤对风说道,她的眼神有点捉摸不透的迷离,有种不可阻却的爱恋,也有种让人疑惑又像是不相信的神色。
  彤是一个很热烈很直爽的女子,长得很好。喜欢穿一双白色球鞋,常年的牛仔,风在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知道他们之间一定会有点什么事发生的。那个时候,他是公司里的主管,负责招收新员工,看到彤的眼睛时他便决定留下这个女人,他想他喜欢里面包含着的妩媚,还有一种沸腾,他想用不着多长时间那里便会达到沸点,他一直在等待。
  等待有如枫叶,不经意间,绿尽了,黄了,红了,枯了,飘落了。
  “你的女朋友终于还是走了。”彤靠在他桌子边,半笑着说。
  他嗯了一声,他相信她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她可以在边上冷静地洞察他的一切。然后很不客气地微笑着说出来,让人丝毫不能回击。她年龄也不是很大,却很有城府,稳坐在心里,谁也捉摸不定她诡秘的心思。
  “你看他这样的人可以做你的秘书么?”有一天她说道,不经意地接近无心。轻淡,带过。
  他越来越期望结果的出现。结果究竟是好是坏,他都想知道,其实他是想知道那些结果究竟是否属于他或是说专属于他。当初的那一个决定以及后来长时间的等待对还是错。他知道自己往前踏一步很多事情他都可以看到,往后退一步生活将波澜不惊。
  要追求些什么?想追寻些什么?瞬间成了一片空白。
  恍惚间他经历了数个世纪。
  夜晚他再又上网,如平时一样。信子也是一下便呆到半夜,有时候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有时候说很多很多,该说的,不该说的。每次临睡前他都可以看到房内散落在地的烟头。那是一堆向他炫耀的燃尽的烟头,每一截都足以证明他们之间的进度,以它们渐短的躯体反证感情的拉长。
  然而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或者说是每次对她说着悠闲的话,他未曾对她说过半句有关自身经历过的感情上的事,于她他只是在攫取一段奢侈的仰望的爱情,他曾有过的那些所谓的爱情此刻在键盘前瞬时支离破碎,再无法平和地说下去。
  “会见面么?”他问她。
  “或许会,或许不会,但很多事情他们都无法预先得知。在他们作出一句句决定后,总是会出现很多很多令他们不得不改变主意的事,那时他们总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值与不值,苦与不苦,或许都成了你我无法承担的重量,你说是吧!”信子说了一大段。
  然后沉默,他们之间少有沉默。两个广告爱好者决不会互相觉得无味而缄口不言。
  “可能你是对的,你我其实并不了解谁。只知道在你那个城市有你这样的一个人,或许当有一天你我不经意地相遇,那一刻,我想我决不会有一份愕然。因为这尘世间本就有许多相同的人,或者亲和,或者始终守着那最原始的清高,那时我们一定漠然地擦肩而过。当有一个人回首,也绝不是为了脑中存有另一个人的影象。”许久他承认了,他突然满足了此刻所保持的状况,与她谈得来,想见她却又始终见不着她,思念她便只有晚上敲出几串字符。
  这算是什么?他不知道。
  他把这些跟彤讲了,他相信他与信子之间存有爱情,只是他们的爱情并不包含许多人理解的爱与性的结合。彤绝不会在他面前吃醋,他与她永远都是上司与下级的关系,这也是他为什么要把这些话讲给她听的原因。他一直想知道他与她之间究竟会发生什么,结果却是这般涌现。
  黑夜里,他看到彤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着光亮,白玉一般。
  他知道上面的感觉会是什么样,当他第一次在上面游走的时候,她说她用的是bachel牌子的香水,有淡丹的玫瑰味,光滑如缎。现在她却不再是那种味道了,一股幽香。她不再是一个小秘书了,品味也跟着高了许多。
  提出做的时候,她拒绝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拒绝了。他原谅了,或许根本就不必原谅,谈不上原谅,她并没有欠他什么,但他却略微有点疼痛,那种与人有过关系之后便产生依恋甚至爱上对方的习惯总也摆脱不了。他知道自己在彤面前永远都将屈服着,在人生之中他再次演了一个孤独的角色。
  彤穿好外套走的时候又回复到了她原有的冷漠。
  在他的生命里,他知道自己将再不能闯入她的生活,她将如他原来的女友一般远去了,最后只最后只有在记忆深处翻寻旧时的回忆,或许久了便模糊了,那时谁也将不识得谁,也就无所谓开心与伤痛了。
  彤走后他也出去了。
  从中山路一直走到胜利路,到步行街时他找了个位子坐了下来,向冰店老板要了杯奶茶。隔着玻璃看到来来往往悠闲的人,没有谁是他认识的,在这里他是孤独的。奶茶的味道并不很好,与他刚来的时候有很大的差别,没有喝完他便走了,没有必要再在这耽搁下去了。
  他起身往前走,转出胜利路时,他再次到了八一桥,夜间桥上灯火通明,依然是行人不多,从台阶上上去时,他退缩了一下,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跟了别的男人的女子。走上去时却又没有,虽然有许多双双对对的人。桥下暗波涌动。
  他要去另一个城市,找到信子,她才是唯一一个与他说得来的女人。
  他在飞机上睡了一觉,下了飞机时已经是晚上了。机场外有许多人来兜售夜宵,也有许多人来拉旅馆生意。他找了间网吧,在网吧里一定可以见到信子,他要告诉她他已经到了她那个城市,他需要娶她,这一次,他是认真的。
  信子上来的时候,是晚上十二点多,他已经守了四个小时了。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