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妈妈说要你晚上来家里吃饭,早点好吗?”向隅握着何思凡的手说。
  “行,我听你的。”何思凡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有这个资格笑,因为她拥有一个难得的男朋友。
  向隅虽然才三十出头,但已经是一间全国重点大学的副教授。他是一位建筑师,经他手设计的大厦在他生活的这个城市里比比皆是,他是他母亲的骄傲,更是何思凡的骄傲。向隅虽然在建筑行业是鼎鼎大名,但他在母亲面前依旧是个孝顺的儿子,在何思凡面前则是一个细心的男朋友。
  向隅其实是个孤儿,他现在的母亲是他的养母,他的养父在他还小的时候已经去世。他的养母一个人养大他,并且供他读上大学考上研究生。现在他终于有了名誉地位和金钱,他便将养母从乡下接了出来,让她能够安享晚年。向隅从没觉得这是养母,他只知道他只有一位母亲,就是这个辛辛苦苦养大他的妈妈。
  何思凡本来是向隅的学生,她爱上了这位比她大八岁的年轻老师。她毕业后去了一间小有名气的建筑公司,专门负责工程预算。
  “思凡,要不我们现在就直接回去算了。”向隅已经养成了每天开车接送何思凡上下班的习惯。
  “向隅,你也不用这么急嘛,还是让我回家洗完澡换件衣服好点。我今天刚下过工地,身上脏得很,等下让你妈看见我身上这么脏多不好。”何思凡虽然不是第一次去向隅家,向隅他妈也已经接受了她,但怎么说她现在的身份还是向隅的女朋友,她还是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向隅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看何思凡说:“你再脏也是这么漂亮可爱,我喜欢我妈就也一样喜欢。”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专心开车,不许再望我。”何思凡轻轻地将向隅的脸推转过去,心里却是甜滋滋的。
  向隅和何思凡到家时,向隅妈已经将饭菜做好摆上桌了。
  “伯母,我们有点事,回来晚了点,下次让我来弄吧,您不要这么辛苦了。”何思凡见到桌上丰盛的菜,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她每次来向隅妈都会煮好多她喜欢吃的,她有时真觉得向隅妈比她自己母亲还好。
  “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事,反正我还能动,这点小事难不到我。你真要煮给我吃呀,还是等你们结了婚再说吧。”老人家笑呵呵地说。
  何思凡的脸红了,虽然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早就定了下来,但是向隅却一直都没向她提出过结婚的事。现在老人家这样一说,她真的不好意思了。
  向隅知道妈妈是想让他早点结婚,但是他这段时间正在和朋友筹办成立公司的事,他正准备辞职开一间建筑设计公司,他想等公司成立后再说。现在见到母亲又再提起这个问题,看来母亲真的是心急了,向隅只能是笑笑,他想还是顺了母亲的意思,把婚事定下来好点。
  吃完饭后,何思凡要帮忙收拾,被向隅妈拦住了。她要向隅陪何思凡坐坐,不让他们插手。向隅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在农村干活习惯了,向隅曾说过请个保姆回来但被他妈拒绝了。
  向隅妈收好厨房就将何思凡叫到了她的房间,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玉镯过来对何思凡说:“这个玉镯是向隅他奶奶在我结婚时给我的,当年她老人家说这个是向家的传家宝,只能给儿媳妇。我现在年纪也大了,我也已经保管了几十年了,也不知还能保管多久。现在趁我还清醒的时候,将它给了你,你就替我好好地保管它,别让它从我手中给断了传人。”老人家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何思凡接过玉镯,觉得沉甸甸的,她看着老人家在抹眼泪,也忍不住想哭了。何思凡拿着玉镯说:“伯母,还是您先保管着吧。您身体还这么好,它不会在您的手中失传的。我答应您,我一定在您身体还健壮时将它从您手中接过来。”
  向隅妈擦干了眼泪说:“我知道我现在身体还好,但是小隅他也不小了,你看他今年都三十二了,他还不结婚的话,等他老了孩子都还没长成人。我不是怕我等不了,只是怕他将来老了还要养小的。再说我们乡下那些与他同龄的现在孩子都已经读书了,我知道你们城里和乡下不同,但是我也想早点抱孙子呀。”
  何思凡听见老人家这样说,她实在不知该怎么回答好了。
  向隅送何思凡回到宿舍,何思凡将向隅妈说的事对向隅说了。向隅听了就说:“思凡,妈说得对,我也不小了,我们结婚吧。”
  何思凡笑着说:“你就这样向我求婚呀?花都没一朵,戒指也没一个。”
  向隅这个乡下出来的孩子,书读得虽然多,但对这些事可不那么懂,他听见何思凡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现在带你去买。”
  “傻瓜,这么晚了上哪买呀。等结婚的时候再别忘了就行了。”何思凡轻轻捶了向隅一下。
  向隅妈听到两人婚事定下来的消息顿时眉开眼笑了,她说只要你俩结婚就行,想怎么搞都行。向隅妈觉得心中的一块石头放了下来。
  但是向隅妈的笑容保持了一年多之后,她脸上又开始有了乌云。
  何思凡婚后搬了过来和向隅妈一起住,老人家还是象以前对她那么好,家务活几乎都不用何思凡插手。何思凡想帮手都被向隅妈拒绝了,她总说何思凡上班回来也累了,回到家该休息一下,家务活她能应付就不让何思凡插手。何思凡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有一个体贴自己的老公,还有一个疼爱自己的婆婆。
  但是现在何思凡发觉婆婆的脸上少了笑容,她晚上对向隅说:“向隅,你看妈最近好象有心事似的,你知道是什么事吗?”
  “我最近在忙公司的事,没怎么注意,你明天帮我问问,别不是我们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吧。”向隅的公司成立了,但是刚成立不久有许多事务要处理,他虽然在建筑设计方面是专家,但在这些方面可是门外汉。所以他这段时间对家里的事很少在意,只能是靠妻子多点照顾母亲了。
  何思凡第二天主动找到婆婆说:“妈,您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呀?”
  “唉,前几天乡下有人打电话来,说向隅他的侄子小孩满月了,问我回不回去。”向隅妈叹了口气说。
  “妈,您想家里了是吧,那我抽空陪您回去一趟。向隅可能会忙点,等我和他商量一下,我想他也能抽点时间出来的。”何思凡想着自己回单位请两天假没什么问题。
  “唉,我不想回去,回去没意思。”向隅妈还在叹气。
  “妈,您是担心我们没空是吧。没关系的,我工作不忙,再说您出来这么久了,也该回去看看了。向隅那边等我和他说,我一定会让他抽出时间来的。”何思凡不想婆婆继续不开心,她下定决心要陪婆婆回乡下一趟。
  “小凡呀,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看向隅他侄子今年才二十三,比我们向隅还小十岁,但他的孩子都满月了。我都快七十的人了,连孙子的影子也没见到,我不好意思回去,怕别人问起我来我不好说呀。”向隅妈握住何思凡的手终于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原来她想抱孙子了。
  何思凡这才知道婆婆的心思,她其实在刚结婚时已经和向隅商量过小孩子的问题。向隅的意见是等他的公司稳定下来再考虑,最多也就再等两年,反正大家都还年轻,再等两年向隅才三十五,何思凡也才二十七。她当时没想到婆婆这方面去,现在婆婆提出来了,何思凡也不想逆老人家的意。
  “妈,我们本来是想等向隅的公司搞好再要小孩,想等一切稳定下来,到时生了小孩也能给他一个好的环境。”何思凡只好向老人家解释一下,希望她能理解。
  “你们现在的条件不是很好了吗?还等什么?再说,你们现在将孩子生下来,我还能帮你们带,再等的话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我看不到自己的孙子不说,你们也少了个人帮。其实你们俩都不小了,再迟到时没得生更麻烦。”向隅妈听见何思凡这么说,她开始紧张了。
  “妈,我们也不是要等很久,想着最多再等两年,两年后不管向隅的公司怎么样我们都会要的了。”何思凡见婆婆这么紧张,便想安顿一下她的心。
  “还等两年?你们能等,可我不能等呀。我都过了六十了,转眼就七十,我还能等多少个两年?唉!”向隅妈叹了口气不再说,转身回房间了。
  这是何思凡结婚后第一次下厨房煮饭,婆婆心情不好在房间里躺着不肯出来,连饭也不吃了。
  “向隅,我看我们还是答应妈吧,不要再等了。你看妈多不高兴。”何思凡将婆婆的意思转告了给向隅。
  “行,老婆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们两个高兴就行,我没意见。”向隅的心中家里两个女人比什么都重要,如果她们不开心,他的公司再怎么红火他也高兴不起来。
  老人家一听说他们决定要小孩了,又精神起来了。从此她每天都给何思凡买好吃的,餐餐都是鸡和鱼。照她的说法是要帮何思凡养好身体,到时就可以生个大胖小子。
  何思凡见到老人家忙里忙外地为她张罗,她觉得很过意不去,但又不敢拒绝老人家的这份心意。
  向隅公司的业务是在蒸蒸日上,但是向隅的心情却是越来越差。当初公司刚成立时,他和何思凡想着等两年再要小孩,但是当答应母亲之后,他便开始想要小孩了,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何思凡的肚子一点迹象也没有。他开始意识到两人之中肯定有人有问题,但他不敢说出来,他怕会影响他和妻子的感情,他是那么爱何思凡,他不想有任何事让她不开心,让她心烦。
  向隅妈也多次暗示向隅,看是否何思凡不能生育。但向隅都含糊其词地应付过去,他不知怎么对母亲说,他总是希望过一段时间会好的,希望有一天妻子会给他一个惊喜。
  何思凡也觉得心烦了,她看着自己每个月的月经都是那么准时正常地来,她现在也好想能有自己的小孩子了。每当看见街上的小孩她就觉得心里有点隐隐地痛。婆婆对她的态度变了好多,虽然还是没要她做家务,但是已不再煮什么好吃的给她了。何思凡看着婆婆态度的转变,心里更加难受。
  “向隅,我们改天去医院看看吧。”晚上何思凡躺在向隅的手臂上说。
  “看什么?你不舒服吗?”向隅有点心不在焉。
  “我这么久都没有怀孕,我怕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想去医院检查一下。”何思凡也没在意向隅的心不在焉。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