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逝去

逝去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逝去

我看着旧的杂志,喝着冷掉的咖啡蜷缩在沙发里。这样安静的午后,我喜欢一个人。空气里弥漫着摩卡的味道,麻痹着神经,嗅觉格外灵敏。
  小莫回来的时候,我可能已经睡着了。我听到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声音,只有她才会把厨房弄出这么大声响。这种久违的感觉把我刺醒。
  我轻唤她一声,小莫。
  小莫转过身的时候,黑藻般的长发遮住她半个脸,看不清她的脸,但她嘴角的笑意却清晰可见,她一把抱住我,北北,我好想你。我闻到她身上淡淡的烟味和她身上独有的清香。
  小莫,你在吸烟?我语气中有不悦,我不想让那种虚张声势的玩意亵渎了她。
  她淡笑,烟和咖啡一样,北北。
  我无语。
  小莫身上带着一点姑苏味道,宛如画中人。清冷。她一向就是焦点。她从江南回来,我们已经两年没见面。
  北北,我有点累了。她把头发束起,脸上的疲态一览无余。
  快去睡,我给你煮饭。我把她推进房间。                  
  小莫是我继父的女儿。第一次见面,妈妈牵着我,继父牵着她,四个人面对面坐着,像谈判一样。我低着头,她一脸的厌恶。谁都没有说话。
  坏女人,都是你这个坏女人,不然我妈不会死,你还有脸坐在这里,为什么你不去死。她的话让妈妈的手僵硬,脸色煞白。我走过去,用力把她推倒在地,拿起桌上的水泼在她身上。是你妈自己要死的,活该。我冷眼看着她。继父扶起地上的她,妈妈倒抽一口气,走过来,狠狠甩了我一巴掌,尖叫着,你以后要叫她姐姐的。妈妈脸上挂满泪水,歇斯底里像个泼妇。她走过来插去我眼角的泪水,我叫小莫,你呢?
  北北。
  那一年,小莫八岁,我六岁。
  读大学的时候,小莫是他们系里的系花,追随者一大片。而她,却如一朵空谷幽兰。容不得任何人亲近。一个相貌普通的男生向她表白,小莫斜着眼看他,而后冷笑,她说,你看,地上有只癞蛤蟆。尖酸到刻薄的话,我看着那个男生狼狈的逃开,我说,小莫,小心你的舌头烂掉。她挽住我的肩,笑着说,北北,我饿了,吃饭去。他们说,小莫只有在看到我时,才是个正常的人,她会对我笑,她对我说话会很轻柔。
  我说,太夸张了。
  小莫醒来的时候,我把饭菜已经全部做好。
  她笑着说,北北,你好好,我已经好久没吃到你的菜了。她大口大口地吃着。我说,小莫,你瘦了。
  她的动作停了一下,然后放下筷子,从衣袋里拿出烟,点上。她吐出一个一个烟圈,淡蓝的烟雾。小莫的黯然让我浑身一颤,我过去紧紧抱住她,她的声音冷到了极点,北北,你不会相信吧,我为一个人自杀。我推开她,她伸出手,手腕上有道触目惊心的疤。我说不出话来,小莫忽然把烟头按在那道伤疤上,她的泪流了下来,我挥掉她手中的烟,大叫着,你要死就干脆点,干吗这么折磨自己。她呆楞着,北北。
  我不知道你发生什么事了,你快点吃饭吧,小莫。                  
  继父家有一个小小的庭院,里面种着许多许多的花,继父很喜欢种花养花,他把那些花视为自己的孩子。小莫常常在半夜的时候把那些花拔出来,隔天继父在把花种进去,可怜的花经不起这样的折腾,它是脆弱的。小莫,你恨你爸爸吗?恨。你恨我妈妈吗?很恨。那你恨我吗?不恨。小莫,你真是幼稚的可以,用花来报复吗?小莫看着我,冷冷的说到,北北,你难道不知道吗,他这么喜欢这些花,我就要把它们弄死,让他也知道什么叫痛心。“小莫,我痛心的是你啊。”继父的声音把我们两个都吓住了。然后他把那些花全都拔了出来,疯狂地。“小莫,你满意了吧,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妈,你以为我不自责吗?”你会自责到娶另一个女人?小莫说着。继父浑身一颤,我看到他脸颊上挂满泪水,而后跪在地上,一切在此静止。我牵起小莫的手,小莫,你究竟要闹到什么时候?小莫趴在我肩上哽咽着。
  看到韩萧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他是个不寻常的男人。小莫过生日,大家几个人聚在一起,小莫很兴奋,大声唱着歌。小莫说,他是韩萧,她是北北。我看着眼前这个瘦长的男人,干净的白衬衫。他嘴角上扬,小莫常常提起你。他的牙齿很白,他的笑容有种魔力。我看到小莫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同,我想我知道这个男人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了。小莫喝着啤酒,大口大口,我坐在旁边静静看着她。韩萧坐在小莫的对面,他吸着烟默然的看着,桌上烟的牌子和小莫吸的一样。
  都是那个坏女人,那个坏女人抢走我爸爸,还把我妈妈坏死,为什么,那个坏女人不去死,这么贱的女人怎么不去死。小莫喝着啤酒,显然有点醉了,旁边的人劝着。北北,你说你妈妈是不是很该死啊,坏女人,破坏人家家庭。我被吵地有点头痛。“小莫,你不要喝了。”旁人劝着,而韩萧却坐在一边,什么都不说,像在看小丑一样。小莫边哭边喝着酒,大家被她弄的有点不知所措。我拿起桌上的水泼向她,小莫,你够了没,那点破事你要每个人都知道吗。气氛有点尴尬,小莫睁大着眼睛,然后泪扑簌簌的流了下来。韩萧走过去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拎起来抱在怀里,小莫,你乖一点。小莫在他怀里,哽咽着说,北北,对不起,你知道我每年都会发次疯的。是啊,今天是小莫的生日也是她妈妈的祭日,多么讽刺。我颓然坐在沙发上,韩萧看着我,他轻轻说着我的名字,北北。
  小莫写着一些很黑暗的文字,吸着烟,一根一根。
  我看着一些很旧的杂志,喝着冷咖啡,一口一口。
  韩萧果然不寻常,小莫说,没有一个女人会不喜欢这种男人。
  我想起那个穿着白衬衫有魔力笑容的男人。或许,我会背叛小莫。但是,不可能。
  韩萧来找小莫,我说,小莫刚出去。
  不,我来找你的。我抬头,看到他倚在桌子边缘,吸着烟,依旧是白衬衫。
  找我有事?我给他泡了一杯摩卡。我说,我们这里只有咖啡,希望你喝得惯。
  咖啡只会让人更清醒,活得这么现实不累吗?他玩弄着咖啡杯的杯口。
  你什么意思?
  他笑着说,北北,你不笨。
  小莫手腕上的那到伤疤是怎么回事?我淡淡开口。
  是她自己划开的,我只是问她,你的血是冷的还是热的。她说不知道,就自己划开了。他又点起一根烟,屋子里弥漫咖啡和烟的味道。
  小莫真是笨地可以,她以为这样我就会喜欢她了。他冷笑。
  韩萧,求求你喜欢小莫,她是个需要爱的人。我跪在地上。他望住我,我竟不解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是在为小莫乞爱吗?但是我知道,小莫在乎他。每个晚上,她都会哭着醒来,叫着,韩萧,韩萧。
  他扣住我的手腕,你呢?你为什么不求我让我喜欢你呢?
  我看着他,他的话让我怔住。
  他拉起我,你就没一点自尊吗?随随便便给人下跪。他的话中带着不屑。
  我愤然甩开他的手,刮了他一巴掌,你以为我愿意给你跪,这是我欠小莫的。我的泪流了很多很多。
  你真要这样吗?我懂了。
  北北,是妈妈对不起小莫的妈妈,所以你以后不可以跟小莫争,这是你欠她的。这是妈妈死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小莫,韩萧他喜欢你吗?
  不,他不可能喜欢任何一个人,他是个冷血的男人。小莫说。               我在一家报社工作,靠手中的笔湖口度日。在往南京采摘报道的时候,碰到了韩萧,距离那天,我和他有一年多没见面了。他依旧穿白衬衫,烟不离嘴。头发长及肩。他陪着我在南京玩了三天,而我却觉得自己像个贼,在窃取别人的东西。
  在上火车的时候,韩萧从他的脖子上取出一根项链,套在我的脖子上。他说,北北,这辈子我们没缘分,下辈子你记得带着这条项链来找我,我会给你幸福。说完,他转身,毫无留恋地走出站台。
  他高大的背影模糊了我的眼睛。
  我知道,我和我妈一样,专门窃取别人的幸福。
  晚上回家的时候,小莫已经做好晚饭。她说,北北,韩萧说要娶我,下个月。
  什么?我怀疑我听错了。
  韩萧昨天打电话来说要娶我。我答应了。小莫摆着碗筷,像是没什么事一样。
  小莫,他不喜欢你不是吗?
  有我喜欢他就够了。她嘲讽着,我像我妈。
  小莫的话让我心碎。
  夜风习习,小莫躺在床上安静地睡着,清清冷冷,小莫,她只是个贪爱的孩子。韩萧是她的劫,也是我的劫。
  我想起小莫的话,她说,北北,如果我不幸福,那么你也不会幸福,因为这是你和你妈欠我的。这是小莫对我说过的最刻薄的一句话,却让我无法反驳。
  我拿起挂在胸前的项链,是一个小小的坠子,一个小小的字,“北”。银色金属,暗淡光泽,我不会在去留恋任何人,包括小莫。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