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无法感动

无法感动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无法感动

素每次到教室找缙时,虽然步态轻盈,可人刚到门口,一股浓浓的香水味便在这个炎热的夏季弥漫开来,于是有人抬起头来,开始嚷道:缙,你老乡来了。
  那时缙正忙的晕头转向的做毕业设计,素是学外语的,很清闲,西安的夏天虽说很闷,但素总是喜欢出去游玩,每次叫缙出去逛逛,缙都拒绝了。
  你总是很忙。素说。
  没办法,习惯了。
  然后素就搬过凳子靠近缙坐下,缙正对着图纸一笔一画的画着,素一个人说话:嗨,告诉你,昨天我同学去了加拿大,我们全班都去送了,我们主任今天要从美国回来,晚上我们要去接他,还要给上次给我写信的英国人回信。素交际很广,常听她说认识很多人,包括在缙他们学校遇见陌生的老师,素都认识。
  素正说着话时,缙发现削好的几支铅笔尖又秃了,缙抬头望了一眼素:帮我削几支铅笔?
  素眼皮正用指甲剪修着指甲,头也没抬一下:你自己削吧!我正忙着。
  缙刚拿起笔要削,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和缙分在一个组里搞同一个设计题目的女孩叶,叶手里正拿着东西。帮我把计算完的东西抄在本子上,好吗?我字不好。
  可我正削铅笔呐!
  我帮你吧。
  然后叶静静的站在缙的身旁,削着铅笔,不一会儿,当叶把铅笔全部削尖放在桌子上时,缙已经抄好了。
  你老乡呢?叶问,素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走了。
  没什麽。
  那时缙真的感觉没什麽,只想早点作完毕业设计,早点毕业。几天之后,素一如既往的来找缙,两人仍旧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素不是缙的女朋友,两人连手都没牵过,缙也没有女朋友,对素,缙始终找不到一种叫感觉的东西。
  如火的七月之后,缙和同宿舍的一个叫辉的哥们去了遥远的新疆,一上班就去了野外,没有素的日子虽说少了点什麽,忙碌的工作使缙点起了希望,日子也就充实多了,缙一直没给素打电话,缙想:也许该慢慢忘掉素了。
  缙没想到素会在国庆节来到新疆,她提前没通知缙,坐了两天的火车和一天汽车,当达到那个叫克拉玛依的地方时,缙正在日夜加班的赶工程进度,辉接待了她,缙知道消息从工地上赶回来时,第二天,素就要走了了。推开门时,缙闻到一股浓重的香烟味熏满整个房间,素正悠闲的吐着烟圈,手里拿着半截点燃的香烟,徐徐升起的缕缕青烟象干枯的手指,正深情的环在她的发间,虽然缙曾告诉素不介意女孩抽烟,但见到素抽烟的样子,还是皱了一下眉头,辉出去买东西了。
  怎麽不打个电话?
  想给你一个惊喜。素深情的望着缙。
  工地正忙着呐!
  那我明天就走。
  住两天吧。
  又恢复了往日的左一句右一句,只是素没提学校和班里的事,只是告诉缙:我已经签了一家乌鲁木齐的外贸单位。
  那好啊!缙淡淡笑了一下,便没了下文。
  第二天,素要走时,缙没去送,因为夜里工地突然打电话要一份资料,很急用。缙说:实在对不起,再玩两天吧?!
  不了,你忙吧,我也该走了,素看着缙安慰道。有机会我还会来看你的。说着话时,素的眼里噙满了泪。
  当缙再一次从工地返回时,领导特意放了几天假,而素走了,是辉送的,辉一见缙,便骂开了:你小子也太没良心,别人千里迢迢来看你,你倒好,扔下不管了,看人家对你多好,在学校同学们都羡慕你,你要珍惜,否则,咱哥们就不玩了。
  那晚辉和缙两人在房子里不停的喝酒,谈着素,辉一直不停的劝缙:素是流着泪走的,临走时只请辉告诉缙她非常爱他,这点作为室友的辉理解,以前都是素找缙,而缙从来没找过素,整整三年。直到缙很感动,且信誓旦旦的对辉发誓保证对素好时,辉和缙的眼神都有些呆滞了那些天缙的脸上整天挂满了笑容,缙隔三差五给素打电话,然而没过几天,缙在辉的面前抱怨也多起来:素开始给我算旧帐了,说我在学校如何不理她,连叶给我削铅笔的事也不放过。
  没事,女孩都是要哄的。
  缙便不在吱声。
  然而当缙又一次打完电话后径直冲到房子里时,满脸怒容与通红,对辉说:这次彻底完了。
  怎麽完?辉一脸疑惑。
  我实在受不了这样长此下去,她不信我对她好,我觉得我们不合适,都好好想想,给彼此一年时间,再说,这种旧帐能算一辈子?
  辉没说话,也没再劝。
  半年后,缙听说素没去新疆上班,一直还在西安,而缙,随公司来到了青海西宁。
  当缙在西宁霓虹闪烁的灯下履行一年前的诺言时,缙想:也许素已经嫁人了。素的母亲接的电话,老人知道是缙时,开始埋怨缙为什麽一年不打电话,素在家里,接到电话,还没说话,已呜呜的哭了起来,缙望着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人群,对素说:一个礼拜之后我来找你。
  缙在打电话时,手里拿着一张特快车票,素拿起电话就问:你有什麽事?
  没事,就是想你。
  我有甚麽好想的,没事我挂了。
  缙的心里掠过一阵寒意,那时缙已在玉树海拔4500米的工地上忙的不可开交,到八十公里之外的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时,距许诺的日子正好七天。
  缙又把电话打了过去,五分钟之后,素才接。
  你烦不烦?
  那我不烦你了!搁下电话,缙狠狠的撕碎了车票,一阵冷风吹过,碎纸片象散开的花,飘飘洒洒。
                 
  缙再一次没想到素会辗转几次车来到这高寒缺氧的牧区,时值七月,七彩花竟相开放,清清的流水正育肥牛羊,素是一个下午收工时到达的,所有人都伸出头望着这位高原上唯一的汉家女。
  工地的夜晚是寂寥和单调,素坐在缙的身旁和一群人说话,缙抱着书看,素很健谈,依然是关于英国、加拿大或者巴西等永远在她看来都是有趣和新鲜的话题,然后就是她有一个有钱帅气的男朋友正要去美国,这时,有人插了一句:那麽缙呢?她是你甚麽?
  我们是老乡,缙赶紧插话,素一下子满脸通红,无语。
  没那麽简单吧?
  人群中发出善意的笑声,素站起身来去拿洗脸盆,端过炉子上的水壶,倒了一些水,然后拿过缙手中的香烟,放在嘴边。缙给我洗洗袜子吧?素轻盈而微笑的说。
  缙合上书本,径自走出门时,身后发出一阵惊魂未定的响声。
  第二天出工的时候,素已经起床了,她要和缙一块去工地看看,缙答应了。
  高原的气候总是有些冷,刮着清风,每逢经过工人干活的地方,素便紧紧的挽住缙的胳膊,俨然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但没走几步,缙便甩开素的手,一个人朝前走着,环视工程进展情况。
  一群西安人在休息,缙走过去,微笑着跟他们打招呼,当人们眼睛掠过缙身旁素的身影时,缙发现全都带着诧异和尴尬,极不自然的打这招呼。
  天边一片黑云慢慢压了过来,又刮起满是灰尘的冷风。素说有些冷,便一个人走回到值班车里,脸有些苍白。
  缙,她是你对象吗?几个人悄悄把缙拉到身旁。
  不是,是老乡,真的。
  那好,我们都认识她,经常在西安大世界见过。
  她还坐过我的台呐!
  缙一下子懵了,一片空白,随即又恢复过来。
  别胡说。
  真的,我们骗你干嘛!几个人一脸真诚。敢发毒誓?
  敢!
  雨劈劈啪啪的斜刺下来,缙不知怎麽跑回了值班车,素正一根接一根的抽着香烟,车内,烟雾缭绕,缙刚想打开车窗,素的一只手伸到缙的后背上,贴着肉,素的手很冰,也很凉。
  缙,我们回吧,我想喝酒。
  缙没说话,抽出一支烟,很命的抽,又烦躁的拿开素那只在他身上游走的手。
  素说过两天就走,缙没挽留。
  那天已是上午十点多。发往西宁的班车就到了,缙催促素到路旁等车,素正慢慢的数着缙递给她的两千元钱:这钱还不够我在西宁呆两天呢,让车来了等我。
  素走了,缙送上车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几天以后,缙的工友告诉缙:素一直在打听缙的工资,同时,工地上都在议论缙的老乡是个不正经的女孩。
  缙心里烦透了。
  冬天很快到来,冬休的日子,缙回了老家。
  一天下午,缙感冒躺在床上,朦胧中,家里来了客人,母亲正在招呼:闺女,你坐,我给你倒水。
  你知不知道你儿子买了房子,他工资很高,可都不给你,一连串的声音很熟悉,是素。
  缙 “腾”的站起来,疾步走出卧室,见到缙,素先是一愣,然后微笑:你回来了。
  你知道西安大世界吗?缙没看素 .知道。素的脸由红变白:知道,我去玩玩还不行吗?
  滚!缙愤怒的拍起桌子。
  素显然被吓坏了,没敢说一句话,小步溜出房子,惊的母亲愣愣的站在那儿。
  缙看着母亲,安慰道:妈,没事。
                 
  辉给缙打电话时,辉叫着要喜糖吃。
  吃个屁!你知道她是甚麽人吗?
  对你很好啊但她实在无法让我感动!
  缙说到这儿时,已开始伸出手去摸那支正放在桌上正点燃的香烟,袅袅青烟正在慢慢上升、缭绕。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