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背叛

背叛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背叛

现在是21:38分。
  一天到晚,这条街上的人总是稀稀疏疏的,热闹不起来。一种叫做郁闷的东西,开始让我觉得喘不过气。
  街角有一个名为“假如”的咖啡屋。这是个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名字,无尽的联想……
  这是我和小络的咖啡屋。
  一年半前,我来到这个城市念大学,和高中年代的挚友小络相遇。那次我们去喝了咖啡,背叛了53元血汗钱之后,我们发誓要开一个咖啡屋:门面不一定大,但周围的噪音一定要小;东西不一定多,但装饰一定要巧;种类不一定全,但味道一定要好……可实际操作起来,却并不是那么理想化。还好有小络的姐姐秋薇帮忙打理,要不然我和小络忙到焦头烂额也不会有多少成效。
  于是,眼前最重要的是:去“假如”喝一杯“摩卡”
  一进门,就有扑面而来的咖啡的醇香。怀旧的音乐在空中飘着,飘着。渐渐地,你就会被感动。接着,回忆会从四面八方赶来,不断地轻轻叩着你的心门,叩得你痒痒的。而当你推开心门,看到铺了一地的点滴回忆,却一时不知该从哪里拾起。只有等到那个正好的人,在正好的时间,以正好的心情来到你的面前,静静地听你的故事,分享你的亦喜亦悲的感情。无论是谁,无论有什么样的故事,只要坐在那里,就会感到一种幸福,简单的幸福。
  屋里人不多,秋薇正杵在吧台上专心地写着什么。我悄悄地凑过去,等待着看她被吓着的样子。没想到她看到我之后异常兴奋,摇着我的肩膀说:“希月你来得正好,我这边有急事要出去,你先顶一下啊,11点小络就来帮你关店。”言毕,抓起右手边的手袋大步流星迈出店门。
  想想我来帮忙的时间的确少得可怜,总共不过四个月,而店已经开了近两年了。
  22:00整。
  一个男青年推门而入。牛仔裤加薄呢蓝格子衬衫,充满活力的样子。
  他径直走到吧台前,看到我时愣了一下。我隐隐察觉到了他活力十足的外表下,透出的些许疲倦。
  “这店,盘给你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噢,这店是我和一个同学合开的。”我微笑。
  “你?和……同学?”
  也许是一时无法把我和小络30多岁的姐姐用“同龄”这两个字联系起来 ,他显得很惊讶。
  “我替她的姐姐顶一会儿。”我还是微笑。他不好意思地也笑了一下,然后将整好的纸币放在吧台上,缓缓地推给我。
  “一杯摩卡。”他的声音很温柔,流水一般。
  我有一副自己的手套,十分轻薄、柔软,使得我有机会“售人咖啡,手有余香”。一想到今天的好心情,我不禁多加了几颗咖啡豆,打算也给自己开开胃。
  这次的摩卡我调得十分用心,甚至胜过曾经给自己调的那些。
  我把咖啡放在一个绘着复古图案的圆托盘上,缓缓地从台上推给他。
  “请慢用。”我微笑着说。
  “谢谢。”他接过盘子,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小络来了,一副累得要死,困得要命的懒相,用6.3秒的时间蹭到我眼前,开始耍嘴皮子。
  “稀客呀!用不着看着你的‘宝马’, 到这儿来闲打发白金光阴?”
  “他现在正在新加坡谈合同呢。”
  “怪不得呢,唉~你们也不抓紧啊!”然后她就瞄上了那杯我刚刚为自己精心调制的摩卡。果然不出三秒,她就笑得花枝乱颤地说,我说怎么觉着这儿这么香,我可是真渴啊!“渴”字发出的时候,还夹杂着液体流过喉咙的声音。
  “我真不渴。”我这样对自己说。                  
  22:55时,店里只剩下“蓝格子”一个人,仍是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起身准备去提醒他注意时间,却被小络拉了回来。
  “他马上就走了。”小络悄声说。
  话音未落,他已经向门口走去,推门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冲我们笑笑,说“今天的MOCHA~很特别。”
  “他每天都来?”我奇怪小络对此如此了解。
  小络撇撇嘴:“可不是嘛,总是一个人,一杯摩卡,坐一个小时。八成是被人甩了难以释怀啊!”
  我看看表:23:00整。
  那以后我常来店里帮忙。小络当然看出了端倪,我心里同样很清楚是怎么回事,至于符浩——从他那辆宝马在“假如”门前停的次数越来越多就可以看出他也察觉了有回事。
  我不明白为什么符浩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难道……我的身边真的有他的眼睛?
  至于“蓝格子”,自从符浩来的第一天起,就没出现了。
  他,怎么了?
  又是一个无聊的周末。
  我刚走出校门,手机就急急地响了起来。
  小络说,目标出现。                  
  我赶到“假如”时,小络正和“蓝格子”热火朝天地聊着。而秋薇则在前台忙得脚打后脑勺。
  “这个没良心的!”我心里暗想着,笑吟吟地对秋薇说:“这儿我顶着,你先帮我把小络揪来。”
  秋薇会心地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十分美丽。其实,女性的优点她具备了很多,可过了三十还没结婚,也有点说不过去啊。听小络说,最后一个男友背叛了她之后,她就对爱情失去了信心。真难以想象,外表这么坚强、干练的人,感情却是那么脆弱的。
  小络仍旧是嬉皮笑脸地回到台前,悠悠地说:“他请你过去坐呢,说有东西给你。”
  给我?会是什么?
  我心里突然没了底。                  
  他看着我坐下,笑着说:“你叫希月吧?我是任杰。”
  我突然想起了李清照,但没敢笑,只是点了一下头,表示收到。
  “前些天我回老家一趟……”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嗯,这个是……是刚从家乡带来的土产,很有名的哦,希望,你不要嫌弃!”
  我笑着说怎么会嫌弃,只是为什么要送给我东西?
  “嗯……因为……因为你的那杯摩卡吧!”他憨笑。
  那土产真的很有风味,很好吃的。我有点想去他的老家。
  小络打电话说最近任杰常来,还带了很多东西,有的她见都没见过,叫我快去取。还有符浩也常来,他可真闲,每次都换上服务生的服装,做得还挺像个样子,很有趣。
  我去取东西时,任杰也在,他那双漂亮的眸子里仍是透着疲惫。我坐下与他随便聊聊,他开始讲他的故事。孤儿的童年通常很悲惨,他也不例外,但是现在总算得以有个稳定的工作来维持日常生活了……
  他说完之后,用近乎恳求的目光望着我说:“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如果我们一起努力,也许……”
  也许,我真的厌倦了与符浩在一起的奢侈又乏味的生活,抑或,我的同情心又占了上风……居然鬼使神差地要求他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他听了,那双疲惫又灰暗的眸子忽地闪出了光彩。
  我起来转身要去洗手间,却呆立在了原地——我面对的,正是穿着服务生制服的符浩。
  他的表情,我这辈子也不要再见一次……
  终于,他强笑着打破沉默:“小姐,需要我的帮助吗?”
  系里休假一周,我便把自己关在家里一周,小络每天都来看我,陪我说话,唱我最喜欢的歌。我突然感到自己像一个废人。
  符浩一直没打电话给我。
  小络问我对符浩了解多少,我真的很后悔伤了他的心,但还是不以为然地说:“他?也没什么……除了钱!!”
  “你错了!!他还有情,而且坚深!!”小络的语气很强硬,眼里显出的分明是责备。
  “……你真的没有发觉么……”小络望向别处,有点失望地说。
  我茫然。
  我约任杰出来,问他为什么生活如此,还奢侈地喝咖啡。他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上高中时,有个很擅长做摩卡的女孩子在圣诞节时请我喝了一杯她亲手做的摩卡。在那之前,几乎没有人愿意和我这个贫苦的孤儿分享任何东西!但第二年,她就失去了踪影,留下的,只是摩卡的香醇和洁白飘盈着的雪花……”
  听完他的话,我失神地望着地面,轻轻地说:“我想……我们是不该相遇的……”
  窗外,洁白的雪花又开始飘盈……
  (十)
  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我决定离开这个悲情城市。转学的手续已经办好。如果一切顺利,一周后的这个时候,我应该在天上“飞”了。
  十点,小络打来电话:“你这几天在忙什么呢?都找不到你!”
  “半小时后在‘假如’见面,好吗?”我很平静地说。
  “当然……好啦!”小络的回答有点不知所措,“那么……今天‘假如’放假。”      “我要走了……”我细细品味着小络早已为我准备好的摩卡,对吧台里的她说。
  “什么??”她几乎要跳起来。“你……真的要选择逃避吗?”
  我苦笑着说:“你也都看到了……其实有时候,逃避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啊!”
  “那……你什么时候走?”
  “下周四。”
  沉默。
  ……
  良久,小络怯怯地说:“希月,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
  “真的??和谁呀?你有男友怎么连我都不告诉呢?太‘地下’了吧?”我看上去应该比小络兴奋得多,因为我对于小络的新娘造型是十分期待的,只是遗憾不能做她的伴娘了。
  小络却低下头,缓慢但清晰地吐出三个字:“和符浩。”
  我瞬间被冰封。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