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寂寞转身

寂寞转身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寂寞转身

她坐在我对面,手里不停的扶着那个盛满橙汁的杯子,表情有点忧郁。           半个小时前,她打电话给我说想见我一面。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穿上外套,走了出去。外面刮着很冷的风,雨夹在风里打在脸上,有一点痛。我打着伞,走在大街上有行走时感觉有一点艰难。她说过她在街角的一家冷饮店等我。记得她以前说过,在冷的天喝冷饮,是她一向的习惯。我的胃不好,就算是在大夏天也不能够喝太凉的东西,至于在冷天里喝冷饮的滋味,我想我是没有机会可以尝到的。               进了冷饮店的门,在靠窗户的那个座位看到了她。她穿着一件深红色的毛衣,刚刚做过的卷发庸懒的散在肩上。她抬头看到我的时候,目光里有一点惊喜,但是转瞬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落莫。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她的声音让我想起了秋天里狂风扫荡过之后的树林。       我什么也没有说,把伞收好,在她对面坐了下来。这个位置很熟悉,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第一次陪她来吃冷饮,就是坐在这里。当时,她叫了一盘刨冰,我点了一杯橙汁。         “要吃点什么?”她问我的时候终于看着了我的眼睛。
  “橙汁。”我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笑了。
  “一盘草莓刨冰,两坏橙汁。”她点完之后,把头转向我,会心地笑了,那种感觉好像是放下了一个背负了很久的担子。有时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交流,并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往往是一个眼神,就可以释解所有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心结。
  “我要出国了,临走前想来看看你。”她一边优雅地的戳着刨冰上的草莓,一边对我说。
  “出国?什么地方?”                 
  “加拿大,我想在那里再学习几年,我想那个地方也许比较适合我。”           我用吸管轻轻地吸了一口饮料。加拿大也许真的很适合她吧。
  “华知道吗?”我问她。
  “我们刚刚见过面了,他什么也没有说,你说的对,我们在一起,是没有未来的。”她垂下了睫毛,我看不清她的眼睛。
  来这个城市的第一天,搬进那个二居室的套间的时候,也是一个绵绵地下着雨的日子。房东告诉我,在我之前,已经有个女孩搬进来了。我拖着箱子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四楼的时候,给我开门的女孩长得很漂亮。是那种青春却又不张扬的美。于是便认识了她,我在这个城市的第一个朋友及室友。                  
  她并不是很爱说话,我想年龄应该和我差不多,但却显得比我老成。而且,好像对我有一种戒心。虽然她并没有说过多的话,但是那种感觉,总是能够让我很灵敏的捕捉到,而且怪怪的。                  
  差不多一个月,她都不怎么和我说话,在家里看到的时候,只是点头微笑。在客厅看电视的时候,她总是斜靠在沙发上,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电视屏幕,有时候给我的错觉总是以为她入定了。我不看电视,下班回家之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玩电脑。我玩BBS,偶尔也在上面发表一些小文章,打发寂寞无聊的时光。很奇怪的是,我好像每次回家都能够看到她,她好像并没有上班,或者说可能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无意去打探别人的隐私,尤其是一个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对自己有敌意的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女人。                  
  那天晚上,我照例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上网。客厅里的电视机声音吵得我两只耳朵都快要震聋。我很气愤,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走出房门。我把耳机戴上,把音乐声放到最大,这样才稍微静一点心来。不知道过了多久,音乐终于完了,我听到客厅里的喧嚣声好像少了。接着,我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我听到了那个男人在叫宝贝。然后便听到了她的声音。我叹了一口气,重新戴上了耳机。
  不同的生活方式,有不同的理解方法,既然同居一室,就要学会互相迁就与包容。我如是对自己说。                  
  一阵很闹的声音把我从我的世界里惊醒。我取下耳机。仔细一听,好像是摔东西的声音,然后,我便听到了她的哭声。接着听到了他哄她的声音,然后还是她的哭声,最后便是他的脚步声以及重重的关门声。                  
  我有点意外,突然间想到是不是应该出去安慰一下她。我打开门,她正伏在沙发上哭,地上有摔破的玻璃杯以及残留的液体,有一股浓浓的酒味。我站在她面前,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她抬起头,一脸的泪痕。                  
  “你,没事吧。”我一下子有点语无伦次,有点像一个偷窥别人秘密的小偷,突然被人发现了一样的感觉。                  
  她的眼光里有一种叫恨的东西,让我寒颤。但是我明白,那种恨不是因我而生。那是一种因为爱到了极限而产生的恨,恨得切。                  
  “你能够陪我出去喝点东西吗?”她迟疑了一下,好像对我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当然可以。”我没有理由说不,女人的眼泪,有时候不止会让男人无法拒绝,对于女人来说,也是一样。                  
  于是,便和她来到了街角那家冷饮店,挑了个临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我很奇怪,在这样冷风冷裂的日子里,她竟然会挑了一家冷饮店。她叫了一盘草莓刨冰,低下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我要了两杯橙汁,一杯放在她的面前,一杯端在手里,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她终于抬起了头,看我的眼神竟然流露出一点温柔。她说:“谢谢你,这么晚肯陪我出来。”                  
  “没事。反正大家都住在一起,都是朋友了。你,今天没有事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泪水顺着她的脸慢慢地滑了下来。我有点心慌,没有想到我的一句话又把她给弄哭了。    “我的故事,你愿意听吗?”她迷漫着泪水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我。我知道,她此时需要的,是一个听众。做一个好听众,我还是会的。于是,我便点了点头。               “我没有上过大学你知道吗?所以,我一看到那些自以为是,一副清高孤傲的女孩,我心里就有一种抵触感。”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了一下我。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地颤了一下。
  “高三那年,我爱上了华,华一个大我十岁。他可以给我我想要的一切,包括一个女孩的虚荣。很自然的结果,我没有考上大学。父亲气得要与我断绝父女关系,妈妈气得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跟了他。不要以为我是因为家庭的原因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的家庭出身很好,至少说是很干静的。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音乐教师,从小,他们都对我管得很严,他们只有我一个孩子,望女成凤,我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她说到她的家庭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一点骄傲,但是马上又被一种愧疚的表情所替代。                 “妈妈要我再复读一届,要我离开华,他们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爸爸却不能够忍受他的女儿跟一个叔叔级的男人混在一起,一直都不肯原谅我。我一气之下,就离开了家,搬到了华那里。华很疼我,什么都不要我做。他很忙,但是每周都会抽出几天的时间来陪我。我很闲,有时候也想利用这些时间来学点东西,但是心却始终也静不下来。后来,我就对华说我要上班,华就在他朋友的公司给我安排了一个小职位,专门整理文件的那种。开始的时候,我还做得很开心,但是后来我慢慢地发觉,华的那个朋友每次看我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让我觉得心里很不舒服。一次上班的时候,他悄悄地走到我的背后,竟然从背后搂住了我的腰。我很生气,用力地挣扎。他的笑声很狰狞,他说,你又不止是跟我一个,怕什么。我低下头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他痛得马上把手缩了回去,我流着泪逃了出来,跑回了华给我找的那套两居室的房子。我哭着把这件事告诉华的时候,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结果他却只是搂着我说没事,下次小心一点就好了。当时,我的心很冷。”她诉说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她抬起头,我看见又有泪光在闪动。                  
  “那一次之后,我没有再去上班。后来我学会了喝酒,抽烟。华也好像越来越忙,下班之后也很少看到他的踪影。无聊的日子,我开始去泡酒吧,去跳舞。你也知道,在那些地方认识的人,都很会体贴人的。我过得很快乐,我长得很漂亮你也知道,每天围着我打转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其中比华长的帅比华有钱的也不少,可是我就是无法不去想华。每天夜里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面对寂寞的空屋,我就一个人坐在地上哭泣。两室一厅的房子,你也许会认为少,可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一个在午夜里害怕孤独的女人来说,是多么的空荡。”她用手紧紧地握着那杯橙汁,泪水顺着脸颊流进了杯子里。我一句话也不敢说。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