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草草终结

草草终结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草草终结

如果不是那次,我想我与他永远就是这样一种状态,淡淡在网中相看,没有距离,只隔屏幕,也遥不可及,从不涉入现实的生活。
  有几日,未在网中看到他的身形,那个手提是生活大部份的人,突然从网路消失,让我莫明的产生一种跛脚般的失重。
  再见他时对他跺脚,任性的发着脾气,没有来由。可是他却说,以后可能会少上网。我习惯了他的存在,突然这么一听,眼眶就直热,却一无办法。
  就在那时,发现自己的情绪,对面的代表着一个男性的ID,默默无声的牵着自己某部份的神经。
  那晚他在语音室中弹钢琴,无休止。
  我说,为什么听着都这么感伤?是在向我告别吗?他继续弹,不发一声。
  那晚的聊天室一直只有我们两个,那没有停止过的钢琴曲流泻了我满心满田。
  没有告诉他,我热热的眼,只是把两人最后的对话粘帖,放在自已的留言本上。没再看就直接删除。
  只是依旧没法深究自己这一连串行为的原出。
  他没离开,又在网中出现。我笑了他一下,心却沉沉,一时拘束。
  初秋,天高气爽,独自跑到中旅,每条线路都让人喜爱,左看右看,发现埃及。然后想到曾经的恋人,已在天堂中的眸子,曾经在金字塔前空空的留影,曾经远远的问过,为什么在这跨过了几个世纪的建筑面前我的身边却依旧没有你?
  那晚在Q中,看到他的身形,我说,我们一起去埃及。
  他说,好。
  热泪盈眶,不知为谁。
  继续原来的生活,一切只当是一种走过,跨步后,便遗落,不再回看,生命的行程,只有前行没有后顾。
  转了一圈归来后,他还在网上,象个立在原地不走的人,一直在我那部份的世界中存在,会去属于我的地方,留察的眼,只是稍稍一小会儿,不多,更不很长。但是却去过。
  如果不是我想行走南方,我想我的网路一定因为有他而呈一种安慰的完美。可是,我偏偏就是要选择南方,那个有他在的城市,成了我和他打结的终站。                 厦门 鼓浪屿我站在城市的大街上,有淡淡的兴奋,一路行来,陌生的人,陌生的话语,无人相识,肆意生存,我想这是对我来说怎么也生不了流言的地方。
  第一天,我逛街,每个城市都有特色,除了景观还有人文,更何况我是女子,逛街购物,天性也。行走一日,在黑幕渐落时,看到一个商务中心。
  上网,看到他。我说,你现在抬头,我就在你面前。那是玩笑,对面却楞了很长时间,是个有些傻的男子,到那时才突然发现。他问,你在哪里?到底跑到哪儿疯了?
  我说,我在你的身边。不知为何,在那一刻心忽的安静,讲这句话时,非常认真。
  他说,一人在外,不要胡言乱语。
  我说,那你来,我想看到你。
  他没有动静。很久,我准备离去,他却开始跳动。
  你在哪里?
  我转头向四周看了看,不知何处。我说,我在厦门,真的。
  我问你到底在厦门的什么地方。
  “假日皇冠”
  我想到我住的酒店。
  他说,等我。
  我说好,然后下线,来到大街,发现不知身处这个城市的哪个角落,一下心急,想象一个男人独自空等寻找的样子,拦了辆出租,催促的往回赶去。
  酒店门口,一个男子,瘦长的身躯,垂头静候。上去问:“远晨?”
  他抬头,互落目光。
  有些人是注定可以在目光视线中相吸的,这样一个平凡的男子,在我的目光中,满眸的温柔落我一身,一时居然呆楞。然后走上去,轻轻的拥抱了他一下,我想在网路中,我一直是个调皮主动的角色,而在现在,该依旧如是。
  他僵僵的,不动,整个身子,连下垂的双臂都在我的怀里。
  好了,小烟。
  我甩手,跑了,没顾他是否追随。
  这样的温和带些木纳的模样,莫明的触了心底某个角落。房间内,他立在中央,不知自处,我躲在台灯阴暗的背光中肆意的打量。不发一言。
  远晨,明天陪我去鼓浪屿。日光岩。
  没有余地,一贯的任性。我想他不可能会答应。曾经,他连我的手机都从不敢打来的。
  但是他答应了,还告诉我,你好好睡,别乱跑,我明天早晨来接你。
  说完,他就道别,晚了,小烟你早睡,一个人,自已当心,别再在外面乱跑。
  我说,好。然后看着他离去。
  异乡的城市,一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携来依靠的温暖。
  日光岩  古避暑洞他来,灰色的毛衣,立领,牛仔长裤,满目年轻。我在房内看着他笑,“变了一个人。”
  他的模样,有些尴尬,“还不是为了陪你?方便服务。”
  倒是还没有忘了网中的调侃。我说,“还好还好。”两人忽见轻松,背上一个包,随在他身后,欢快的出游。
  出得门外,才发现他对游玩一无所知,两人大眼瞪小眼的互看,笑,推了他一下。他的脸,居然煞有介事的红了。最后还是随了酒店的游车一起,他坐在我的身边道对不起,他说,我也是为了工作才来到这里,时间不长,还没空出来玩过。
  就这样,在异乡的城市,开始两人的行程。一路欢笑,看他为我背着包,忙碌的跑来跑去,饮料、门票、餐食、点心,一一细致打点。我轻身跟随,只管寻找喜爱的角度,让他拿着相机按着快门。
  日光岩上,两人立在峰巅圆台,厦鼓风光收尽眼底。稀稀落落的树林中隐约的景点,不禁感叹,身边的远晨,安静的伫立,没有声音。回头相望,那个男子,立在巅峰,目光纯清,手中提满了我的东西,那场景,好似新婚蜜月中的妇夫,一起相伴,在极景处相偎观叹。我走过去,把身体的一半靠在远晨的身上,削瘦的躯体,温暖的肌肤,他的手绕过我的腰与我在侧相握,我抬头,他垂目。满身覆了温情,生得象千古相伴的依偎。
  后又去龙头山寨,跑到"古避暑洞"时,我拉起他的手,夺过相机送给身边游人,请他人为我们合影,远晨却抽身离去,告诉我,还是我来替你拍吧,为什么要烦别人呢?
  我说,我们合影。
  他低下头,不发一声。
  日光岩下风情万种的鼓浪屿,我立在高处静眺,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地方,我的身边会有一个静静的落满温柔的男人。
  他是别人的丈夫,不肯与我合影。
  菽庄花园  壬秋阁如果不是来到壬秋阁,如果不是我想停下,如果不是这一面背陆一面水的幽景,我想我还会和远晨平淡的走下去,然后在离开时去体会一些他的细浅温柔,可是我们在那里坐下,我们开始聊天,不存介蒂,我向他描述画笔,还有画笔下、金字塔前独立的爱人,那悄悄遗失的人儿让我的心境无比凄迷。
  安静后我靠在他的肩上,美景和相依,静坐。
  我问,远晨,你的生活好吗?
  远晨说,她很美,贤惠爱家超甚一切,只是,不可以牵涉到我的家人、以及任何其他异性,那样她的表现就找不到情理。
  我笑,牵起他的手,站起说,走吧。
  这样温存的一个男子,却被爱沉重的压抑。
  那晚回去,远晨照例要离去,我却不让,请他稍等。不知自己想要做什么,独自冲至大街,跑到麦当劳,提了两份套餐再气喘吁吁的奔到远晨面前,他还立在室中发呆,我把快餐放在桌上,然后把他按到沙发快速的剥开袋子,“远晨,我请你晚餐。”
  我想与他共进晚餐,我不知道与这样一个男人共享美味会是什么样的感受,我说,我本意想要为你亲自下厨,可是这是饭店你也知道。说完自已笑起,远晨却一直没有声音。
  我问,“远晨?吃呀,你怎么了?不爱吃?”
  他却站起,人跟着一声“对不起”一起离开。空余我一人立在室中。
  等思想回到脑中,我冲至走廊,他正立在电梯口,我叫,远晨,为什么?
  他还是那声“对不起”。
  我把手中的汉堡疯狂的向他扔去,然后折回屋内。很想哭,却流不出眼泪,只是无法自控。过了很久,听到轻轻的敲门声音,远晨进来,轻轻的将我搂抱。
  钻在他的怀中,不舍离开。
  第二日他依旧来,还是那个样子,为我做所有的事,卸去我所有的背负。我跟在他的身后,百无聊懒。一个人在景点中横冲直撞。他一直相随,无限忍耐。
  这样的状态一直延续到我差不多游完了厦门大大小小的景点为止。             音乐厅 钢琴那晚回去的早,远晨还跟在身侧,我依旧原样,任性的不管不顾的在大街上乱悠,就这样抬头后看到了音乐厅,很多人在排队卖票,很兴奋,感觉自己有最好的运气可以正好碰上有演出。
  两张票捏在手中,快乐的站在远晨面前,前仇尽弃,“远晨,一起听音乐会?”
  他又出现那种神态,温柔的目光,还有些隐约的不自在。我又拉起了还傻楞的他的手。感觉握住了千年的誓盟。这个男人一直可以勾动我的回忆,让我无法翻身来独立自行。
  是个钢琴独奏会,我对音乐界一无所知,我对钢琴也一窍不通,我只是喜爱那琴键上滚落的声音,它可以让我沉醉,可以让我忘却,可以让我笑,让我乐,它比酒精更能抚慰我的心灵。我快乐的坐着,不停的问远晨这是什么曲,那是什么调,他一一诉来,这是个热爱音乐,痴迷钢琴的男人,他对曲调如数家珍。他现在的样子,如痴如醉,脸上的线条无比的柔和静谧,身上流淌出一种可以包宽一切的力量,这样的纯净。
  我把头靠上他的肩,他修长的为我弹琴的手搂着我的身体,他的发轻软如他的人一般,我抬头就可以用唇亲吻他的肌肤。可是我僵着,我害怕自己又会破坏一份才出现的得到。但是远晨低下了头,他的唇温爱的落在我的前额,他在钢琴的流泻中对我说:小烟,谢谢你!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