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画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画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你是我心中最美的画

在电教室的宣传栏上写好启事,梁渝把粉笔放好站在一边,望着黑板上的字迹,连他自己也忍不住露出欣赏的微笑。他的字龙飞凤舞,遒劲有力,的确很有架势。
  傍晚,初夏的夕阳和晚风一样温煦而多情。但梁渝的心头却焦躁一片,他看看表,还有几分钟就六点了,那个由麦川介绍的来给宣传启事着画的人还没有来。梁渝在心里嘟哝:“这个麦川搞什么鬼名堂,郑重其事地要我来给晚会写启事,自己分派的帮手却迟迟不来,真是的。再晚一会食堂的饭都要卖完了。”想到晚饭,梁渝的肚子不争气地抗议了几声。在写好启事之后,梁渝已经在台阶来回走了半个小时。等会回到宿舍一定好好地教训一下麦川,要他作出补偿。梁渝心里忿忿地想着,准备收拾东西走人。这时,身后响起急促的呼吸声。梁渝转过身,看到一个额头汗渍淋淋的女孩,她的脸颊因一路的短跑而泛起潮红。女孩的喘息还没有平息,说:“你好,我叫周玟。对不起,我来晚了。”
  梁渝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说:“不如明天再来,我要去吃饭了。”
  周玟面对梁渝的冷淡也不动怒,擦了擦额上的汗,说:“那你告诉我要怎样的画面配合吧,我画好后再走。”
  梁渝将自己的构思讲述了一番。周玟一直淡淡地笑着,说:“谢谢,我知道了。”
  梁渝走了几步又折身回来,看着周玟认真地作画。她的手指在黑板上下灵活地滑动,长长的发端在她那纤巧的腰姿随着她的动作微微地摇摆,不一会,黑板上现出一个淡雅的轮廓。梁渝不禁暗暗叫好,这个女孩的绘画还真有几分功底。
  可能太过用力,周玟的粉笔断了,她弯腰去捡的时候看到梁渝还没有走,眉角又泛起淡淡的微笑。
  “你怎么还不走?饭就要卖完了哦!”周玟的声线很脆,却又很轻柔,所以显得很动听。
  “那你呢?你不怕晚餐没着落吗?”可能是周玟的画太过传神,梁渝无端地对周玟生出了好感,他已经忘记刚才在等她的时候对她切齿的愤怒。
  “不怕!”周玟俏皮地一笑,说,“难道你不知道很多女孩子为了保持苗条的身材经常不吃晚饭的吗?”
  梁渝愣了一下,随即呵呵地笑了起来:“真的吗?呵呵,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内幕呢!”
  说话间,周玟已经画好了,说:“你看看是否满意,觉得不行的话我再修改。”
  周玟的画和他的字相得益彰,梁渝想挑出毛病也是不能,就微笑着点头。
  “既然已经通过了梁大才子的审阅,那我就先行一步了。”
  周玟边说边拍拍手准备走人,却被梁渝拦住:“你怎么知道我姓梁的?”
  “如果连我们学校文学社风流潇洒大名鼎鼎的梁社长都不认识,我还有脸在学校混吗?”周玟边说边俏皮地眨着眼睛。
  梁渝无地自容地红了脸,周玟已经掉头走了人。梁渝见她往学校外的方向走,忙骑上单车追上她,说:“你的身材也是节食而来的吗?”
  周玟说:“我没有必要节食。”
  “那你怎么不去食堂?”
  “一定要去食堂吃饭吗?”
  “看来我认识了一位富家小姐呢!”
  “我没有在学校住,我在亲戚的家住,离学校才三站路。我今天之所以错过了麦川约定的时间,是因为我下课后发现我的单车被偷了,我在车棚找了半天。现在呢,我要去车站等公车。所以,”周玟突然停下脚步,梁渝没有防备,差点撞到了她。周玟迎着梁渝的目光,接着说:“所以呢,请你不要跟着我。”
  “从学校走到车站有好远一段路程呢。这样吧,反正我是住校生,我把单车借给你。”梁渝从车上下来,很慷慨地把车推到周玟的面前。
  周玟没有拒绝,笑说:“那我却之不恭了。”骑上单车甩下一串银铃的笑声与梁渝作别了。
  在回宿舍的路上,梁渝的心情一片愉悦。周玟的背影早已不可见,而她清脆的笑声仍在他的耳边荡漾,对麦川的恼怒早已抛到九霄云外。                  
  一大早,宿舍的人被电话的铃声吵醒,却都缩在被子里没人起身接。梁渝的睡意被电话赶走,草草地梳洗过后,梁渝向北图书馆的方向小跑而去。
  初夏的清晨,校园内绿树扶疏,空气清幽,迎着初升的太阳,梁渝满心的轻快。记得只在刚上大学的头一年才会起早床,所以今天能呼吸到如此清新的空气,全是电话铃声的赐予。北图书馆在校北的荷塘边,风景绝佳,学校有好几个图书馆,但三年多来梁渝只到这里。
  荷塘边有许多早读的学生。梁渝的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些学生不是新生就是毕业班的,一个是贪图新鲜(或者是兴趣使然),一个是为形势所逼(再不努力可能无法通过毕业的考试或答辩),想当年,他梁渝也是他们中的一份子。
  梁渝忙于打量身边的风景,却没有注意前面的路,差点被一辆单车绊倒,正要破口开叫,发现单车很眼熟,再仔细地看,不就是自己的单车么。于是又朝荷塘的方向细细张望,在不远处,梁渝看到一个让他眼热的背影,于是快步走了过去。
  周玟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画夹上,她在描摹荷塘的风景,刚现出大致的轮廓,但已叫梁渝敬誉不已了。
  “你画得好漂亮啊!”梁渝在周玟身后由衷地赞叹说。
  周玟一惊,回头见是他,微微地笑说:“是你啊,站在别人的背后窥探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哦!”
  梁渝的脸窘得变成猪肝色,呐呐地说:“我……我是在操场上看到我的单车,然后看到你在这里练笔,所以想过来看看。怪就怪你的画画得太好了!”
  周玟扑哧一笑:“你吓到了我是因为我的缘故?你是要我责怪自己吗?”
  “我没这个意思……”平日里才思敏捷口若悬河的梁渝在周玟面前竟笨嘴笨舌,说话都不连贯了。
  “我跟你开玩笑呢。我画了一个多小时,正想与人聊聊天。”
  初阳撒在周玟姣好的脸上,周玟涩涩地转过脸看了梁渝一眼,说:“今天周末,你有什么活动?”
  梁渝说:“哪有活动,本来准备去图书馆看书的!你呢?”
  周玟说:“我等一会去白云洞写生,如果你没事的话和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白云洞梁渝和麦川一起去玩过一次,那时是冬天,山上树木萧瑟,洞内冷气沁人,让梁渝根本提不起游玩的兴致。不过今天阳光和煦,而且是陪伴佳人,梁渝的心境自然和当日不同,所以在载周玟去目的地的路上,一颗心鼓胀胀的,充盈着莫名的兴奋。
  到了白云洞,梁渝存了单车买好门票。公园内游人如织,满山开遍粉色的挑花,二人找个落红满地的山坡席地坐下,周玟摊开画架,准备开始写生。梁渝说:“你未免也太认真了吧,先欣赏一下风景再画也不迟啊!”周玟微微一笑,说:“每个周末我都会找个地方写生,这是我唯一的爱好,如果你觉得闷的话可以去逛逛,等会再来这里找我。”梁渝说:“既然你这么喜欢绘画,当初怎么不报考美术学院呢?”周玟的微笑淡去,撇过脸不做声了。梁渝的心一紧,周玟突现的忧伤仿佛一根刺刺在他的心上。梁渝关切地问:“怎么啦?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周玟摇摇头,脸上的笑是那么苦涩:“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家境不是很好,虽然心底对艺术怀着热爱,但不能不顾及家境啊。”周玟说得很含蓄,但梁渝已然明了了一切,说:“你现在仍坚持自己的爱好,朝着理想的目标不懈努力,真的很让人钦佩,我就没有你的毅力了。”周玟哧地笑出声:“学校倾慕你的女生一大片,你还在这里谦虚。其实,我画画的水平一直都没有长足的进步,毕竟是我独自摸索,自己买一些书看看,却没有人给我指导。”
  梁渝的心蓦地一动,想说什么,但见周玟已经开始动笔,就没有说出口。见周玟的包边有一叠画稿,就拿过来翻看。翻了几张,梁渝被一张画吸引了。满头银发的母亲一手牵着牛一手拿着镰刀走在铺满落日余晖的田埂,她脚下田埂的两边是大片金黄的稻田。母亲显然是刚刚劳作收工,额上挂着几颗晶亮的汗珠,发鬓上还粘着几粒饱满的稻子……母亲的神态灿烂而恬静,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她是我母亲,去年暑假我在家画的,是我最心爱的一幅画……”周玟不知何时停了笔,幽幽地说,“我母亲她身体不大好!”
  梁渝涌起一股深深的感动,说:“你母亲一定很慈祥!”                 从白云洞回来和周玟作别,梁渝忽地想起昨天麦川要他写的启事,说:“学生会今晚在礼堂组织舞会,你来不来?”周玟说:“我不会跳舞。”梁渝说:“给麦川捧捧场嘛!”周玟说:“那我们晚上再见。”梁渝见周玟应承了他的约会,兴奋得一路飞奔跑向宿舍,但麦川却不在。问了几个同学都说不知他的去向。梁渝心里忿忿地说:“这家伙,每次找他的时候就不见人影。”想起晚上的约会,梁渝心里甜津津的。心里一动,麦川那家伙该不会在礼堂布置会场吧。
  麦川和梁渝是姑表亲,麦川的父亲是市里有名的书画艺术家麦可。上午在白云洞周玟说苦于无人指导所以绘画的水平无法提高的时候,梁渝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姑父,如果姑父肯答应收周玟为学生,周玟该是何等的欢喜啊。
  麦川果真在礼堂为晚上的舞会忙乎,他见到梁渝,喊:“一整天不见你人影,去哪里了?过来给我帮手啊!”梁渝说:“等会再说,我找你有事!”把麦川拉到走廊说了周玟的事。
  麦川听了连连摆手,说:“表哥你就饶了我吧,我爸那臭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不想自讨没趣!”梁渝说:“我就是知道才来找你帮忙的啊,反正你给我想想办法。”麦川说:“别以为你大我三天拣了个便宜表哥就要我什么事都听你的,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宁愿住校也不住家里。”梁渝说:“学校自由,没人管你啊,你不就是怕人管么!”麦川说:“我是受不了你姑父的臭脾气。”梁渝失望地说:“真的没办法了吗?”麦川嘻嘻笑了起来,说:“你该不会是对周玟动了春心了吧,昨天找你帮忙写启事的时候你还罗嗦个不停,现在该怎样对我表示谢意呢?”梁渝擂了他一拳,说:“去你的,我正烦着呢。你没看过周玟的画,如果有人给她指导的话,她会画得更好。”麦川笑说:“看来你对姓周的已经一往情深了,她长得怎样?气质好不好?”梁渝说:“昨天不是你找她配画的么,你没见过她人吗?”麦川说:“我找书画社的社长,他给我推荐的周玟,我哪里见过?”梁渝说:“幸亏你没见过。”麦川说:“什么意思啊你,难不成我见了她之后也会想你现在这样神魂颠倒?才认识不到两天就这样,真是文人的本性。”梁渝说:“你少罗嗦,明天和我一起去你家。”麦川说:“去干嘛,找你姑父商量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好。我爸会给你面子才怪!”梁渝笑说:“我去看望你妈,行了吧!”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