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哲理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藏于幸运瓶的缘

藏于幸运瓶的缘

  哲理故事 更新:2007-1-26 阅读:  

藏于幸运瓶的缘

周六给慧慧打了电话,说我要去看她。
  慧慧在电话那端欢呼,让我马上“滚”过去。
  从惠州到惠东,需要走一个小时的路程。旁边一个女孩不断地问,这是哪儿,快到了吗?我只有不断解释,我也是第一次独自前往惠东。
  女孩与我同龄,她说要去见网友,从江西一路赶来。我佩服女孩的勇气的同时,有些为她担心。女孩单纯地一笑,说他也去江西看过她,给她带了巽寮的贝类。女孩扬了扬手腕上的贝壳链子,一脸幸福。
  到站,慧慧已在站台兴奋地呼喊我。围拢于车门的摩托车师傅抢着生意,慧慧从车群中挤了进来,“保卫”我安全离开。走出车站,我看见瘸腿的女孩被一个高大的背影搀扶着远离。
  惠东人民真“热情好客”。我仍为刚才的场面心有余悸。
  哈哈!这是每个来惠东的朋友的深切感受。哎,其实他们也不容易,这年头做什么都难。
  那天,下了小雨,天空阴霾着脸。慧慧把我带到她上班的地方,我们一路泥泞着走去。那是一家规模不大的贸易公司,老板是慧慧的男朋友。
  到惠东之前慧慧就告诉我,她谈恋爱了,可能目前不考虑回惠城。男友是一个长相很普通的男人,在朋友的聚餐上认识的。其实,慧慧家和他家只隔一条街,却在20多年后才知道对方的存在。慧慧信缘。
  我一直想知道慧慧命中注定的男人是如何的精明能干,孰知此行也只是落个愿望。慧慧抱歉地告诉我他在从香港赶回来的路上。
  慧慧问我和萧乾是否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我摇头。
  萧乾是我老乡,我来惠州以后他没少照顾我。萧乾爱我,因为爱所以懂得疏通和我母亲的关系。母亲对素未谋面的萧乾甚是好感,告戒我如果彼此合适就别太挑剔。老实说,和萧乾在一起很开心,他的包容、宽爱滋长了我不少坏脾气。慧慧说如果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感觉很舒服,没有压力也不压抑,他就一定是适合自己的那个人。至于萧乾是否适合我,我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过早地把爱情绑在这个年轻的季节。萧乾也年轻,他给了我爱情,却不一定会给我婚姻,毕竟年候的抉择意味着结果的渺茫。我偶尔会主动和萧乾联系,我习惯在孤单的日子享受萧乾无偿的呵护,就像他习惯我常常让他孤单。
  慧慧责怪我那样很无理、残忍。
  我不再和慧慧去讨论这个问题,她正在享受爱情,她不想预知爱情的结果,她认为过程比结果重要,可我只想爱一次便永恒,而不是随便地付出自己的感情。我在心里暗示:目前萧乾只能是哥哥,我对萧乾的付出到兄妹情的尺度足以。
  慧慧要给萧乾介绍女朋友。我应付着说,好。
  慧慧责怪我不够朋友,好不容易去看她一次,还忙着和别人发短信。
  我解释那是萧乾朋友的朋友,叫建。
  慧慧问我是否见异思迁,让我坦白从宽。
  我敲她的大头,“警告”她再胡思乱想就和她断交,一再申明自己的世界只有朋友。
  慧慧邀请建到惠东作客,建爽朗答应。
  晚饭过后,建开车送我回惠州。天仍下着小雨,天气微凉,我打了个冷颤。
  建突然冒出一句:我担心你!
  我带着疑问的眼神凝视他。
  你今天去惠东的路上说不知道自己到哪儿了,我担心你。我以为你去过惠东。
  是去过,但是以前都是随公司的车去,不曾留意所经过的地方。
  我们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问建,和我在一起会不会觉得闷。
  建说,很多时候他只要感觉对方的存在,心里就塌实,无须多言语。
  我点点头,弄不清楚建心里想什么,他言语间的气息,像萧乾。
  萧乾也常常对我说这样的话。在萧乾面前我会揶揄他油嘴滑舌,然后自己开心得像个傻哈哈。同样的语言出自建的口,我却只有微笑。
  稍晚,萧乾给我电话,问回到惠州了没有,有没有吃饭,胃还疼不疼。
  我说我和建在长堤桂冠咖啡厅,不用担心。萧乾沉沉地回了一声:哦……
  这是建常来的咖啡厅,他喜欢来这里听钢琴曲;喜欢燃烛上的“熏衣草”;喜欢把窗外的景色尽收眼底……
  窗外是一条沿江长堤,平常这时仍有人群漫步,可是天气突然转凉,江边不再有故事,显得有些萧索。弹钢琴的女子舞动着纤细的手指,仿佛小雨舞动变更的季节。
  建不是第一个介绍我喝熏衣草的人,或许是这个原因,当柠檬的酸被熏衣草夹杂着从舌尖往舌根流淌,竟也找不到流沙一样的感觉。
  星期三,慧慧果真领了一女孩和萧乾“相亲”。
  女孩叫丽莎,长相一般,有两个酒窝,笑起来很可爱,像个娃娃。萧乾和丽莎聊得很投缘,慧慧对我坏笑,说他们一定相见恨晚。我盯了萧乾一眼,他装作没看见。
  萧乾请吃饭。我找了个借口推辞,慧慧说她也没什么胃口。我明白慧慧的用意。
  慧慧很得意地问我是不是吃醋。
  吃谁的醋?萧乾?如果他真的爱我,就会立场坚定,不会因为另外一个女子的出现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如果丽莎很快就代替了我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只能说丽莎比我更值得他去付出。更何况,我已经告诉自己N遍了,萧乾是哥哥。哥哥快乐,我有吃醋的理由?
  你死倔!慧慧轻轻捏了我的指掌,心里竟微微发痛。
  慧慧带我去网吧,她说在网吧玩游戏很刺激,她教我玩。我跟不上慧慧的“军事思维”,她把我这个“眼不疾手不快的笨人”丢到联众去玩“低级智能游戏”。在那“喊打喊杀”、“硝烟弥漫”的小空间,我开始沉静,沉静到一个人的世界里。不知何时,建从我的QQ上冒了出来……
  还在公司?
  网吧。
  怎么去那么危险的场所?
  喜欢。
  碰到什么烦心事?
  没有。
  那好吧,别玩太晚了,我下了。心情不好的话,别忘了我的手机24小时开机。
  我给建挤了个微笑的脸谱,心里觉得有些梗塞。我回头,看见慧慧已经和周围的男孩玩成一片。
  萧乾开始谈恋爱,和丽莎。和我的联系渐少,甚至慢慢地敷衍我、不接电话。我在电话里告诉母亲。
  母亲说,自己不稀罕别人就有机会争取,这很正常。
  但是他是哥哥,不能因为谈恋爱而忽略我的存在。他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关心我、照顾我。
  那你关心过他,照顾过他吗?
  我无语。
  我发誓不再打扰萧乾,也不稀罕他还关不关心我,我要把这个说变就变的男人从心里驱除到爪哇国去。想想母亲之前建议我到国外去学习几年,现在似乎比较有心情去考虑这件事。我化“悲愤”为学习动力,8小时外猛啃英语
  建帮我找了一个外籍老师,强化培训我的英语口语。很快,我的英语表达能力突飞猛进。慧慧买了可乐到我的住处为我庆贺,丽莎也来。
  我们坐在铺满儿童拼板的客厅神侃。我把自己决定考托福的想法告诉她们,她们异口同声地问,萧乾是否知道。
  我差点儿把可乐喷了出来,我都快一个月没见萧乾了。他决定的事情没告诉我,我自己的前途也要和他商量吗?晕死!
  丽莎瞅了瞅我,没再吱声。
  丽莎,你说你和萧乾究竟是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当时把萧乾介绍给你认识,我们都说好了,是想让娅楠这个呆瓜有点竞争意识,你怎么夺人所爱?
  喜欢了就喜欢了,爱了就爱了,如果爱情能由自己控制还叫爱情吗?丽莎满眼委屈。
  我也没有责怪丽莎,反正就是自己不够好!我决定考托福和丽莎无关,和萧乾无关。
  玻璃窗外,风吹得呼呼作响,我们都觉得这个冬天来得有点早。
  二月中旬结束了考试,两个月后我便可以拿英文成绩去申请大学。我一直希望萧乾在我考前给我一点肯定和支持,可是他一直坚持着不来看我。或许是证明他对丽莎的专一,或许是我之前的无理取闹、忽冷忽热更让他明白目前的爱才真正值得自己珍惜。
  街角传来《寂寞让我如此美丽》这支歌,蓦然间,隐隐觉得这种美丽是如此让人心痛。明天就是我的生日,我想送自己一份礼物。走着走着,又到了水门街的那家卖金鱼的小铺。去年,萧乾承诺他要把大鱼缸和鱼缸里的金鱼送作为今年的生日礼物送给我。看着嬉戏的鱼儿,我突然想哭,我想萧乾……忽然,一条黑金鱼从水面一直往下尘,它的身体仿佛一页纸,一直飘到底层,不再冒泡泡。
  我买了死去的黑金鱼,离开小铺的时候,回头恋恋地看了一眼鱼缸。
  晚上,建带我去吃客家菜。他说我可以把黑金鱼埋在菜馆附近的一个小鱼塘,那样黑金鱼就不会孤单了。
  我感激建。
  如果有一天我不存在了,你会来给我上一把土吗?我问建。
  不许说那样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不快乐的事情,我相信你都会坚强地面对,你还有一大帮关心你的朋友在身边。至少……至少还有我。
  我的眼泪一颗一颗地滴落在埋葬黑金鱼的泥土上,我告诉自己,从今以后把所有的感伤都埋掉,珍惜和祝福生命里的每一个人。
  吃饭的时候我和建调侃,如果他没有结婚,会不会喜欢我。
  我会爱上你,建说。
  我哈哈大笑。
  慧慧邀请了一帮或陌生或熟悉的朋友到酒吧为我庆祝生日。那晚丽莎没有来,我知道萧乾也不会来。我喝了很多酒,疯狂地喝。慧慧也喝高了,醉得不醒人事。我扯着慧慧往家走,开门的时候慧慧没站牢……
哲理故事相关子栏目
本站最新幼儿教育
本站推荐幼儿教育
网友热评幼儿教育
百度搜索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版权申明 | 关于我们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