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侦破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百万资源,完全免费,无需注册,天天更新!

仙婚的疑云

分类:侦破故事   更新:2015/6/12   来源:本站原创

  明朝永乐年间,有位担任镇江盐道史的官员名叫秦龙。这一日,他因公务前往高邮,路经一座小庙,遂进内歇息。庙正中奉着女娲像,旁边立着几座侍女像,其中一座红衣仕女像雕琢得摇曳生姿宛若西子,看得秦龙心旷神怡,直叹道:“人生在世,若得此仙为妻,死而无憾。”话一出口,旁边便有人大笑道:“这有何难?”

  说话之人叫玄远,是云游的道士,与秦龙在路上邂逅,两人相谈甚欢,于是结伴而行。

  在秦龙苦求下,玄远决定施法为其求婚。他取黄纸一张,画符其上,令秦龙割下一绺前额毛发,连同符纸置于红衣像前,取火焚之。而后玄远趺坐闭目,过了半晌,面露喜色地道:“恭喜居士,仙子已应允,但仙子乃仙府中人,不知居士肯否入赘仙府?”秦龙毅然道:“若能与仙子厮守,俗世繁华又算什么?”玄远大笑,对秦龙说,半月之后,仙府将派人前去秦府接应。

  秦龙回到家后,辞却官职,遣散各房姨太,坐等佳音。半月光阴倏过,这天月上梢头时分,府外突然锣鼓喧天,笙管齐鸣。秦龙迎出门去,见门口停着数辆马车,为首一辆驷马金顶,透过垂帘,内中隐约显出一人影,风姿绰约美不胜收。两旁站着华仆,手擎彩旌。如此声势,早引得巷内旁邻探首观看,议论纷纷。

  见秦龙出来,一领头模样的青衣官袍老汉上前深深一揖,恭敬道:“这位便是姑爷吧,请上车。”

  秦龙大喜,遂命家仆将聘礼放于后面车辆,乐滋滋地上了金顶马车。在旁邻的引颈叹观中,车队渐渐远去,消逝在黑夜中。

  秦龙入赘仙府之事很快便沸扬全城。这日正午,镇江府衙来了一人,自称何良。何良乃当朝左都御史,为人刚直不阿。镇江知府毕懋闻听此人骤至,大吃一惊,连忙整衣迎接。

  落座后,何良劈头问起秦龙之事,毕懋遂一五一十说与他听。何良透露,朝廷已接到秦龙贪污的奏报,是以派他前来调查,没想到秦龙居然匆匆辞官,还闹出如此奇谲之事。

  何良乃雷厉风行之人,午后旋即展开调查。据目击者说,当夜雾气甚浓,只隐约见迎亲车马行至江边,而后就消失了。听闻此仙子乃江神之女,故进了江中洞府。

  何良怒道:“我看是借雾渡江逃逸了,秦龙祖籍哪里?”

  毕懋回道:“湖广人士,祖居长沙。”

  何良立即派人往长沙调查。十天后,探子归来报告,说他们刚到长沙,还未来得及进秦宅搜查,秦宅就起了一场大火,无人逃生。“据附近百姓讲,宅内居住的是秦龙的胞弟秦虎,此人欠了赌坊上万两银子,赌坊催债未果,盛怒之下放火。”

  “有人见到秦龙吗?”

  “这倒没有。”

  毕懋小心翼翼进言道:“何大人,据下官所知,秦龙同袍之情颇厚,他若果真回了家,必不会眼看着弟弟因欠赌债而丧命!再者,仙神之事也绝非虚无,我朝太祖之母陈氏梦神授药,吞后诞下太祖,及产当日红光满室,天有五彩祥云,这亦是仙神之兆。”

  何良沉思了—下,吩咐毕懋派人去找那个替秦龙施法牵线的玄远道士。毕懋有些为难:“玄远行踪飘忽不定。”何良态度很坚决:“此人乃本案关键,若秦龙果是入赘仙府,那玄远便是有通天达神之能,应荐于朝廷效命。”

  毕懋派出衙内半数差役在镇江府及周边日夜打探,过了数日,依旧消息全无。

  这天晚上,何良正欲宽衣歇息,油灯一闪,一柄小刀透过窗子钉在墙上。他大吃一惊,只见那小刀上钉着一张字条,字条上书着:欲寻玄远,请只身速往野荒坡义庄,切勿惊动他人!

  何良决定前往义庄一探究竟。野荒坡义庄在城东,距离他落脚的镇江府衙约二十里路程。他骑上一匹快马,半炷香时间便到了地点。何良将马拴在树旁,点亮灯笼,迈进暗沉沉的义庄大门。

  黑暗之中,一个个棺材藏匿其中,如择人而噬的野兽。何良抬高灯笼,喊道:“我已到了,阁下还不现身?”

  “咯吱”一声,东南角一个棺材中发出轻微动静,何良腾地转身,只见那棺木抖动一下,棺盖缓缓移开,从内中站出一人来。借着昏暝的灯光望去,却是名长发红衣女子,脸色苍白,目光空洞。

  女子不语,一步一步逼近,突地伸出尖利的红指甲向何良脖颈间划去。何良大吃一惊,正欲闪躲,可身子竟无法动弹,顿时,一阵冰凉彻骨的刺痛从脖颈传向周身。何良拼却力气,使劲往后一扬,“砰”一声,醒转过来,这才发觉是噩梦一场。窗纸透白,已是拂晓了。

  何良抹去额头虚汗,唤丫环伺候更衣。丫环进来瞧了何良一眼,惊道:“大人,您的脖子怎么了?”

  何良一摸脖子,触手湿腻,竟是血渍。何良疑窦丛生,赶往义庄查看。果然,在东南角的棺木中找到一具红衣女尸,瞧那容颜,俨然梦中所见。

  差役当中有秦龙的邻居,顿时颤声道:“她……她就是秦龙娶的仙子!”

  众人哗然。

  经仵作验尸查证,女子是被勒住喉咙窒息而死。

  随后接连几日,镇江府连降暴雨,何良被困在房内,心情烦躁。初五,天终于放晴。毕懋来报,说城外三里处山上的生圹中发现了两具尸体。

  生圹乃人活着时为自己修建的墓穴,多是有钱人的作为。众人跳进生圹,见空荡荡的墓室中伏着两具尸体。差役将第一具尸体翻转过来,众人大吃一惊,竟是秦龙!

  待第二具尸体翻转过来时,一向见惯死人的差役们都忍不住腿抖如筛。为何?只见那死者短髯,圆脸,入鬓斜眉,赫然就是左都御史何良。一个差役喊了声“鬼呀”,其他几个差役也疯了一样争先恐后逃窜。一时之间,生圹内只剩下何良、毕懋及地上两具尸首。

  毕懋不由退后两步,犹犹豫豫道:“何大人,你看这……”何良并未理会他,只是瞪着眼望着墓口方向,毕懋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墓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三个人。旁侧两人黑衣打扮,头戴方帽,手持刀戟,阴森肃穆,中间那人披头散发,手脚皆上重锁链,赫然便是秦龙。

  两个何良,两个秦龙!

  只闻那秦龙冷笑:“何大人,几日不见,可想煞下官了。”

  何良脸色大变,颤声道:“你……你不是已经死了?”

  秦龙怪笑道:“我的确已被你害死,只是你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事?”

  “你也已死了五日,为何迟迟不来阴司报到?”

  何良嘶声道:“你胡说什么?”

  秦龙恨道:“何良,五日之前,就在此地,你那一刀刺进了我的胸膛,而我在垂死之前,亦拔刀掷进了你的后心,这座大好的无名生圹,冥冥之中倒像是为我俩准备的。”

  正说着,左侧黑衣人掏出一副锁链扔到何良面前,冷冷道:“何良,我乃阴司差役,奉命抓你回去,还不束手就缚。”

  何良像被蝎子蜇了一下,猛地退后一步。

  秦龙叹道:“你这奸邪伪君子,打着忠正旗号,尽行些谋财害命勾当,不仅想私吞我的财物,还杀人灭口,你这种冷血之辈,生前虽侥幸逃脱,死后也必将受到应有惩治。”秦龙转头向阴司差役问道:“上差大人,像他这种罪过,应受什么刑?”

  阴司差役一字一句道:“刀山火海,油锅沸鼎。”

  何良身子一震,突然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哀求道:“上差大人,小人已知罪,饶命啊。”

  阴司鬼差道:“你知什么罪?”

  何良道:“小人千不该万不该,为了钱财谋害秦龙和他的女人……”

  右侧阴司差役丢下一纸供词,道:“既已知罪,速速画押随我归案。”

  何良此刻已乱了方寸,忙不迭地在供词上画了押。阴司差役收了供词,手一挥,只见门口一个人在众人簇拥下走了进来,数盏灯笼将墓室照亮了。毕懋和秦龙立刻跪地拜倒,躺在地上的“秦龙”与“何良”也一骨碌站了起来。

  见到那人,何良恍然大悟,瘫软在地,恨声道:“原来是你在捣鬼?”

  来人叫马成祖,位居右部御史,乃何良在朝中的头号政敌。

  事情要从秦龙开始讲起。秦龙借任职便利,鲸吞国家财物,收受盐帮贿赂,此事被言官上奏朝廷。秦龙得知自己被弹劾后,非常惶恐。

  说来也巧,秦龙在前往高邮办理公务时碰到了玄远。这玄远本是邪道士,是高邮附近一伙绿林土匪的军师,对秦龙的家财觊觎已久。闻听秦龙前往高邮,便假意在路上与之邂逅,得以同行。玄远见秦龙在女娲庙中对红衣侍女像恋恋不舍,便灵机一动,编出入赘仙府的谎言,想以此骗取秦龙的财物。

  秦龙虽然好色,却是聪明之人,深知鬼神这事不可信,但他认为此事正是自己金蝉脱壳的好机会,是以将计就计,配合玄远上演了一出入赘仙府的荒唐事。

  入赘那夜的迎亲队伍全是玄远的同伙,那位青衣官袍老汉,就是匪首张大虬,而坐在金顶马车中的“仙子”,是玄远从邻县妓院买来的青楼女子,名叫湘红,与女娲神庙的红衣侍女有几分相似。秦龙带上家产随张大虬来至江边,弃车登船。船行至江中心,张大虬一帮人欲谋害秦龙,秦龙早有防备,寻机跳入江中。张大虬聚在内舱,喝酒吃肉庆贺。没想到,秦龙早已在酒中下了毒,一帮匪类皆在醉梦中死去。

  秦龙水性极好,跳入江中后,悄悄搭在船后,一路尾随,见匪类中毒,便悄悄爬上了船,他见湘红貌美,色心大动,用解药将其救下,而后悄悄逃回了长沙祖宅。之后,他便整日与湘红花天酒地。这日两人正在被窝内嬉戏,被何良的人抓了个正着。差役按照何良的密令,纵了一把大火将秦宅烧个精光。

  原来这何良貌似忠厚,实则凶狠贪婪,他料想秦龙大有油水可榨,是以令人将秦龙秘密带回镇江,想将秦龙所有钱物全部挤出后再行灭口,最后只须向朝廷奏报“仙府入赘事件属实”即可。

  熬了几天之后,秦龙终于招认,另有价值30万两的钱物藏在镇江城外一座隐秘的生圹之中。何良命他带路去寻,秦龙料想何良可能会杀人灭口,所以要求只可何良与他二人单独前去,如此,届时就算扭打起来,他也有一半胜算。

  两人趁黑夜来到生圹,果然寻见了30万两钱物。何良动了杀机,一刀捅在了秦龙的胸膛上。秦龙倒地之后,也拼死拔刀掷向何良,致使他腰部重创。何良强忍疼痛,回到了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