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儿童][童话][成语][寓言][哲理][幽默][百姓][校园][历史][口述][创业][科幻][民间][惊险][侦破][恐怖][法制][情感]【优生】[怀孕][妊娠][新生][婴儿][幼儿][学前]
早教】[为什么][第一时间][科普][游戏][笑话][童言][心理][托幼]【家教】[家教][亲子][家园][家长][误区][合作][家庭][专家]【管理】[目标][制度][园长][经验][法规]
保育】[安全][防治][疾病][营养][发育][保健][护理][用药]【教案】[大班][中班][小班][托班]【总结】[小班][中班][大班][托班][幼儿园][教研][后勤][保健][各科][个人][其他]
课程】[早教][智能][蒙氏][感觉][奥尔夫][珠心算][识字]【研究】[探索][特殊][乡村][策略][游戏][心理][音乐][社会][数学][环保][绘画][互动][语言][英语][环境][区域]
资料】[评语][文稿][随笔][案例][说课][成长][演讲][个案][观察][党团]【专题】[衔接][托班][小班][中班][大班][合作][环境][活动][户外][计算机][入园][课改][语言][科学]
您现在的位置: 3edu教育网 >> 幼儿教育 >> 少儿故事大观 >> 侦破故事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为您提供好资源,是我们的快乐!

钻石鹌鹑蛋

分类:侦破故事   更新:2016/4/27   来源:网络

  香港警察刑侦组姚华探长率领几个便衣探员,混在启德机场接机大厅熙攘而嘈杂的人群之中。

  他们是在专门等候一个“客人”——世界知名的华裔钻石鉴赏专家夏东尼。

  夏东尼在美国黑社会中颇为吃得开。因为有几个黑道老大常常有来路不正的名贵钻石进账,而这些黑道老大尽是些打打杀杀、有眼无珠之辈,哪里知道钻石的真假,于是他们把夏东尼奉如神明,依靠他来鉴别钻石的真假。

  难道是香港警察局有了钻石需要鉴别吗?不是,香港警方接到国际刑警组织的通报,说夏东尼此次突然而莫名其妙地从美国飞往香港,可能与去年轰动全美的大钻石“西方之星”失窃案有关。

  姚华探长奉上司之命调查此事。

  一架波音747在启德机场徐徐而落。

  “目标出现了?”女探员杜丽在姚探长的耳边轻轻地说。她与姚探长装扮成一对相依相偎的情侣,注视着大厅中的人群。当一个满脸络腮胡须、大腹便便的大胖子推着行李车步出通道后,她的手掌心微微沁出了细汗,紧紧地抓住了探长的风衣。

  这个胖子正是国际刑警组织传真照片中的那个夏东尼。

  “河马进港了?”姚探长微微垂下头,左手掩住口,嘴对着插在衬衫口袋里的圆珠笔笔头低声地说道,那笔头是一个微型对讲器,散布在机场各要道上的便衣探员们都听到了探长的声音,他们立即打足了精神,准备下一步的行动。

  夏东尼并未与什么可疑的人物碰头,一家五星级酒店驻机场的职员微笑着将他领上了一辆豪华奔驰轿车,为他关好车门并摆手再见,汽车扬长而去。

  夏东尼下榻在尖东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内,除了一日三餐在酒店的餐厅进食外,三天三夜他都独自一人闷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酒店的服务生按时进房清扫卫生和整理床铺,那块“请勿打扰”的牌子一直挂在门外的把手上。

  姚探长和杜丽就住在隔壁。

  监视他几天了,不见对方有任何动静,杜丽有些不耐烦了,她说:“这个肥佬不知在搞什么鬼?呆在房间里一动也不动。”

  姚探长悠闲地将烟斗中的最后一口清烟吸入肚中,又从口中长长地吐出,然后轻轻地将烟斗中的灰烬磕进玻璃烟灰缸内,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以为大钻石是谁想见就能见吗?他在等待别人的指示。”

  果然,一天晚上七点半的时候,夏东尼房间里的电话响了,姚探长和杜丽马上在电话监听器上进行监听。

  那电话极为短暂,末了,冷冰冰地抛下七个字:“海涛酒楼黄何蛋”,便挂了机。

  杜丽一脸的迷惑,这七个字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姚探长也不明白这七个字的真实含意,不过他觉着这七个字一定和大钻石“西方之星”有直接的联系,看来蛰伏了几天的夏东尼要行动了。他把搁在椅子上的风衣穿上,对杜丽说道:“跟上他,会找到答案的。”

  这时,隐藏在姚探长耳管里的微型接听器响了:“河马出游了?”这是化装成大堂服务生的探员传上来的。

  “大家注意,大家注意,河马要下海,交替紧盯,别让他逃脱?”姚探长命令道,他与杜丽也匆匆地乘电梯下了楼。

  夜色中,谁都不会发现川流不息的街道中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一辆TAXI在海涛酒楼前停了下来,一个肥胖的身躯从车内钻了出来,此人正是夏东尼。他望望四周,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便迈步上了台阶。

  酒楼门口,一张红布上镶着几个金字。

  “黄阿明何淑静新婚大喜”

  夏东尼似乎对门口的这几个字很感兴趣,他盯着看了好半天,然后往里走。

  餐厅里正举行一场婚宴,人声鼎沸,食客如云,大家尽是些互不相识的客人,见了面呵呵一笑,找一个座位坐下,各吃各的。

  姚探长和杜丽脸上挂满了笑意,不过他们的眼睛一直没有放过那个肥胖的身影,夏东尼臂下夹着一个皮手袋,在餐厅里游来荡去不知该坐在什么地方。

  这时,一个身材矮瘦的酒楼侍者走到夏东尼的身边,两人低低地嘟囔了几句,侍者指了指靠近厨房的那张桌子,示意他坐过去。

[1] [2]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